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看《月薪娇妻》,钱买得到婚姻、买不起真心。若婚姻是契约,我们何必认真相爱?比爱情更昂贵的,是一份安稳生活。(推荐阅读:

“如果没有了爱情,却拥有相对等的事物时也是可以满足的。比如说钱啊、安定的生活之类的。但是啊,那份感情有时候也会强烈到难以忍耐的地步。如果一直一直是单方面的期待着、预期着这份感情,那么这段关系迟早会面临结束的一天。”——《月薪娇妻》山先生

森山实栗把主妇的工作当作自己的专业,她以“即使没人看见也要完美达成”的心完成每一份家务事,于是“家务劳动的专业”让她以酬劳为代价、求职正职妻子,一场没有爱情、利益至上的契约关系,与其说是婚姻、更像买卖。比起许多婚姻,他们的交换,似乎更近于两情相悦、让情感劳动都有了价格。

金钱买得到劳动服务、情感服务,对当代不敢结婚的日本民族来说,别有一种经济流动的意思。《下流老人》一书曾讨论“对于日本现代年轻人而言,婚姻、子女已变成一种奢侈品”。除了经济压力,书中也讨论最让年轻人不想结婚的原因,是婚姻的刻板印象无法让人产生憧憬,爸爸妈妈只扮演父亲和母亲,而非男人和女人。

是啊,这些人是不甘愿走入婚姻的,一个人可以享有两人份的生活品质、一个人不必早起为丈夫孩子做早餐、一个人不必做等谁回家的怨妇、一个人的人生不需要两家族的同意、没人能阻止你打 LOL 到天亮。

就是种种没人愿意正视的女性牺牲、与男人避而远之的家庭压力,让婚姻成了牢笼。

所以《月薪娇妻》的契约才有意思,我不爱你,但只要我们各取所需,结婚有什么不好?

倘若婚姻本质能这样思考,结婚会有更多法律外的实质意义,不是相爱磨成相看两瞪眼、不是青春磨成黄脸婆。如果没有等值的报酬,我们为什么要进入婚姻呢?

或许像森山实栗,因为一年能拿到 94 万台币的家务酬劳。从制订拥抱日与新婚旅行,所有爱情的经验都是捏造的。别跟我们谈灵魂伴侣,等待生活稳定后,咱们再来练习相爱吧;直到生命不慌张,才能被爱情动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