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权,面对这场看似异性恋与同性恋的战争,其实是人类和解的第一步:不害怕差异,接受与你不一样的爱!

文/阮美嬴

早上觉得心情有点复杂,我看着护家盟的直播,觉得自己人生的路其实一度很有潜力往那边走的。

每次都想说一个感人的故事,跟别人说我为什么做同志工作,你知道可能是我有很好的朋友、挚爱的亲人是同志之类的,但在我进到热线之前,我的同志朋友大概五个都算不到,而且也不是多亲近的朋友,所以走到现在可能是比较励志的故事(?)我充其量就是因为念社工,所以多懂了一点反歧视、人权、社会正义之类的词汇,不过这些都跟我的生命经验离得非常远。(推荐阅读:


图片版权为女人迷所有

进到热线只是为了社工实习,那时候还是典型的假友善异性恋,今年游行的假友善语录我不夸张,完全可以代言好多个。

我曾经看着盛夏光年 MV 中的男男画面,转过头跟姐姐说:“我觉得我一点都没有反对同性恋,但他们真的在家里谈恋爱、不要出门,不然看了真的很不舒服。”想跟大家说把衣服穿好、也很想知道大家到底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是同性恋?或是上课时真的发问过:“为什么要剥夺了小孩有爸爸或妈妈?”

可是我真的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很友善,你知道的,反正同性恋可以相爱、那就是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就没事了阿。

所以很多时候其实满理解反同或恐同的人。我知道他们真的不懂,所以会害怕、或是根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非常多时候默默成为伤害别人的那一方。因为同性恋这一切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从来没有人跟他们说过、没有真实的接触过,一切似乎与我无关,所以媒体怎么说、身边的人怎么说或圣经怎么说,这些就塑造了同志的样子。

我就是几乎从零的开始上性别与同志这堂课、还有认识自己。接下来就有了一个同志好朋友到好多个同志好朋友、好多重要的人在这边,所以就走不掉了。也因此我完全无法认同那些反对的人口口声声的说:“我有很多同志朋友、我也爱我的同志朋友,可是…”

因为你如果真的爱、你如果真的倾听、走在他们的生命中,你只会生气这社会对他们怎么可以这么不公平,你只会生气这社会为什么让他们生活的那么辛苦,你绝对不可能反对任何让他们更好的可能。

这几年我听了很多我想都没想过的故事,他们怎么在充满对同志歧视、不友善的环境中长大,没有在外面出柜的他们,每天都要扮演不同的样子,有些人没有长大,死了,像五年前的杨允承,也或许好不容易长大了,可是遍体都是伤,然后这社会一样没有比较好,像是相爱无法成家,或是非得当个好棒棒的正向同性恋才可以。

有时候我会回想当初实习面试时怎么会没被抓到然后筛掉,但又有着无限感恩,谢谢他们让我这样的人也可以在热线好好的长大,他们用生命打开我的眼睛、跟我说很多我原本根本不知道的事情,让我可以开始多做一点点点的事情。

我想到如果我没有走过这一段,很有可能也是站在反对的一方,伤害我现在那么多重要的爱人朋友,我就会一直很想要哭。


图片版权为女人迷所有

所以我深信人真的可以改变,透过认识与不停的对话,因为我就是这样子一路走来,当然一点都不容易,我内心小剧场爆炸过非常多次,到现在也还是热线最保守的妇女,偶尔还是想叫大家衣服穿好,可是我学到不要那么轻易地去评价任何一件事情,先好好听、尝试理解,而当你真的认识后,也变不了你的性倾向,因为那是你自己才有办法感受的事情(如果变了也没关系,因为也一样很美好),而是多认识了非常多美丽的人(这句话有点浮夸,因为也有很多讨人厌的同性恋没错,就跟异性恋有很多讨厌的人一样)。(同场加映:如果同性婚姻不是人权,为什么异性婚姻是?

如果还是不喜欢,我觉得也没关系,但是不要因为不喜欢就去阻碍别人该有基本的权益,这就是尊重。

我也不知道下午到底开会会怎么样,但回到生活中,就算婚权过了,大概还就是有两百件事情要做。

如果可以一起变好,不是很好吗?


图片版权为女人迷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