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辈子的路途,有时候你一个人孤单地走了好久,有时候会有个人陪你走,不论有没有人陪你,一路上有很多惊喜在等着你盛开。来看看《蛋男情人》的导演傅天余和男主角凤小岳的精彩对话,他们谈演员的灵魂,也谈都会爱情,再怎么突出的人,在爱情面前都有可能像孩子一样手足无措,在爱情面前,我们生而平等。(同场加映:专访蔡淑臻:爱自己,成为自己也欣赏的人

聊聊天  新锐女导演和新世代男演员的对话

傅天余(左)

文学底子深厚的新锐女导演,开了一家咖啡馆。曾获得时报文学奖及金钟奖最佳编剧,生活中最疗愈的事是研究和搜集各种清洁打扫用品。电影作品有《带我去远方》、《我的蛋男情人》

凤小岳(右)

兼具明星气质与演技的新世代演员,父亲是英国小提琴手,母亲是台湾“上默剧团”表演艺术家;从小在眷村长大,并随母亲跑遍世界艺术节。生活中维持平衡的方法是打坐、看书和看日出。代表作品有《九降风》、《女朋友。男朋友》

当一位导演遇见让自己有说故事冲动的题材,要如何一步步形塑剧本与丰润角色的生命力。导演傅天余的最新电影创作《我的蛋男情人》,以适婚年龄的都会 OL 追求爱情为主题,邀请心目中最具潜质的凤小岳出饰型男主厨阿始一角,本期聊聊天请到两位畅谈电影、创作与表演,还有关于生活与爱情的想法。

小日子(简称问):请问两位是怎么认识的?

傅天余(简称傅):我认识小岳最早是从电影作品,好多年前,看了他 16 岁拍的第一个短片《神的孩子》。

凤小岳(简称凤):哇,那个超久以前。

傅:那时候就对他很有印象,后来再看他其他作品,就有一种“我一定要跟这个演员合作”的想法。

问:小岳在每一部片子的戏路都不一样,这次是导演主动创造一个合适他的角色?

傅:当导演最过瘾的就是,对于一个很想合作的演员,在他的演出中看到某些潜质,有一天可以把他的那个样子挖掘出来,纳进我的世界。其实很难具体讲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要请小岳演出,我在写剧本时,一边写人物角色,一边想他应该穿什么衣服,住在什么样的房子,小岳的脸就渐渐地浮出来。我平常不太看任何影剧新闻,当我想找他合作的时候,就开始去 Google 一下。

演员本人跟角色一定是不一样的,可是我还蛮相信一件事,就是演员一定有某些个人特质,会被体现在剧中的角色里。我看了一些新闻就觉得他真的非常适合,碰面之后,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想他最大的特质就是很本我。他演的这个“蛋男”厨师阿始,永远只用最新鲜、最好的食材,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

问:自然、本我,不太会修饰。小岳一开始看到这个剧本打动你的点是?

凤:我看到的是很风趣的魔幻写实部分,剧中林依晨演的都会 OL 梅宝,是一个在冷冻食品公司工作的干练女性,她在一直无法找到理想情人下选择先去冻卵,整出戏不断地跟自己的卵子来回对话,我很喜欢这个设计。

因为我也常做白日梦,从梦境回到现实,进进出出之间会觉得:“啊,已经结束了吗?好想再回去那边看一下。”我想其实每个人每天本来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过日子,一下子跟生活的事情有连结,又有一些想法或体会跑出来自我对话,我觉得能把这些看不到却又实际存在的东西给拍出来,就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演出时总是在揣摩剧中的写实跟非写实,叙述故事时,要把它讲出来,还要让大家有共鸣,觉得真有这回事,是蛮有挑战的。然后是主厨的角色,我自己真的很喜欢做菜,吃对我来说,从小到大都是非常重要的环节;就很想要参与这个故事。

问:这部电影的创作动机来自于哪里?

傅:所有创作都是来自生活。导演的工作,其实没有太特别。我一样有工作,爱情以及年纪的烦恼,还有生老病死的各种忧虑。故事的源头是好几年前看到一个很有趣的新闻。在英国有一个 Baby 出生了,这个 Baby 特别的是孩子的父亲在 13 年前得了癌症,做化疗以前,医生帮他把精子冰起来。后来他的病好了,恋爱,结婚,想生小孩,但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所以他就用了那一颗 13 年前的冷冻精子,生出了宝宝。

记得那时候新闻说, 他是全世界最老的 Baby,在他出生以前,已经存在这个世界上 13 年。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文学的状态,一种创作人的雷达开始在跑,一个生命冰了 13 年,我开始想像他在漫长的等待中会不会有感觉?雨天时,他可以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在下雨吗?或者当他的父亲开心时,他是否也觉得开心?各种想像开始延伸。(推荐你看:该不该冻卵?谈谈女人的生育自主权

大约两年前,台湾媒体开始报导有些适婚年龄的女生,会选择先去冻卵,我个人觉得,这是当代科技一个奇妙的发明,好像解决了我们对于时间这件事的焦虑感,让人觉得有更多时间可以去等待和寻找一个对的人。太有趣了,我就上网 Google,找到一家在新竹做冷冻精卵的诊所,联络并且拜访了一个医生。

他带我参观,原来每一位去做冷冻精子跟卵子手术的人,背后都有一个故事,当然最多的就是女生担心过了生育年龄。还有很多是因为生病,特别是男生,想在最健康的状态下留一个种。也有本来是男生要变性为女生,他的父母接受了,不过提出要求:“可不可以不要让我们绝望?”他就去冰了精子。很妙的是,甚至还有远从欧洲、美国、中国、日本来的。

凤:我也是拍电影才知道,原来台湾这方面技术超厉害,连瑞士人都来这边做手术。

傅:其实他们最厉害的技术是,要生男生女或是制造出一个孩子, 达成率可以有 96.9%。人类在某种技术上可以操控生命,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推荐你看:【资讯图表】台湾女性生育自主权大调查!一张图看关于怀孕与婚姻的看法

可是我会觉得即便科技再怎么进步,可以冻卵、冻龄,人还是会想要爱,需要有另一个人的温暖,这种很本质的渴望,永远不会变的,其实这就是蛋男故事的起源与核心,一个等待爱,寻找爱的故事。

问:谈谈“蛋男”阿始的角色,他是大家眼中的理想情人,看似完美,但内心脆弱?

傅:在电影里面,阿始跟梅宝刚开始都不太确定自己要什么,尤其阿始,他是那种爱一个人会先想好,我应该要给她一个什么样的爱,达不到就会很害怕的人。但是我觉得爱是一种互动,没有一定要怎么样才叫做幸福,是透过两个人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后才发生的。小岳对阿始和梅宝的爱情怎么看?(同场加映:《我的蛋男情人》:独立女子不必将就

凤:现代都会的爱情,大家都没有什么时间去真正谈恋爱,梅宝跟阿始,两个人在各自的工作领域都是很突出的人物;我想现实中也是这样,大家被问到工作都很干练,很清楚,可是讲到爱情,都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办。

像阿始他知道种菜需要阳光、水,对于餐厅的灯、椅子和摆设很有想法,或是教导员工洋葱要怎么切,什么都知道的样子,但是一讲到爱情,阿始就像蛋男,呆呆的⋯⋯

傅:无论多才华洋溢,自信十足的男生,当他面对爱情,就是呆掉,有点无辜的样子。

凤:现在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平等,但学校没有教爱情,很多观念可能还是小时候从电影或是电视剧接收来的。我现在觉得爱情是持续地去发现自己,然后慢慢成长,是一段旅程。它没有结果,也没有开始,因为早在觉知之前,就已经开始很久了,是自己要去搭上那条线,在爱情里体验关于爱的祕密。很多访问一直在问,爱情有没有保存期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觉得爱是一辈子去探索的功课,不是找一个答案或结论,就算把东西冰起来了,只是时间变慢,并不是永远的终止。

(完整内容请参阅《小日子》054 期 当城市睡着了 我们还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