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因为害怕贫穷而放弃比财富更加富贵的自由,谁就只好永远做奴隶。”——西塞罗。如果你曾经害怕别人对你的看法、羡慕别人身上的特质,那你可以试着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听听小野用他自己的故事告诉你,唯有把自己还给自己,你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推荐你看:职场笔记:你把拥有自己人生的时间都拿去羡慕别人了

如果你问我,人活着的时候,什么是最珍贵的东西?我的答案很明确,是自由。自由是一种非常抽象、看不见又摸不到的东西,但是却又那么真真实实的存在着,如影随形不离不弃的,从你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叩问你:你自由了吗?你自由了吗?

或许你会举出生命中听起来比“自由”更珍贵的东西,例如健康的身体、足够的财富、美好的亲情和爱情等,但是如果你无法用自由的心来面对健康的身体、足够的财富和丰富的情感生活,这一切一切原本是美好的事物,都将成为你无法承受的沉重包袱。如果你的身体很健康,但是你却被许多烦恼所捆绑,忧郁烦恼不断侵蚀你生存下去的意志,你甚至会希望自己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至少还有人安慰你、照顾你。(推荐你看:【小郁乱入专栏】倾听、陪伴、一起玩,身边的人有忧郁症可以这样做

足够的财富给你带来的不一定是快乐和安全感,你可能要花更多的心神去处理财富消失或增加的忐忑不安。情感也是,它也可能给你带来许多负面的情绪,甚至摧毁你。如果你能真正拥有自由的心,包袱将不再是包袱,反而成了你身体的一部分。你来去自如的背着它,一点也不觉得沉重,甚至因此觉得更壮大。这时候你才真正能够享受到拥有健康、财富、情感的快乐。

我曾经觉得自己是个很压抑、很不自由的人。我曾经非常羡慕一个比我年轻十岁的学者朋友,他一向我行我素口气傲慢,乍看起来是那种被大家讨厌也不在乎的自由之人。他才华洋溢、个子高大、长相俊美、家世良好。也因为在各方面的表现杰出,从来不缺奖项和荣誉,例如杰出校友、杰出青年、杰出贡献等。或许正因为如此,和他聊天时都是听他在抱怨朋友,批评同事,认为这个世界太不公平,连那些不学无术的人都可以当上部长、校长、院长,他似乎拥有我最缺乏的自信。

许多年前我担任一个协会无给职的主席,我四处寻觅可以共事的夥伴,我找上了他。他和我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凭什么当主席?”我没有生气,反而像做错事的小孩向他道歉说:“我也不知道,本来不想做,但是大家都说总是要有人牺牲奉献吧?”在他面前我很自卑。(同场加映:忧郁症男人:自傲又自卑,是不是我还不够好的轮回

他果然展现了他非常自私(而不是自由)的一面,先是要求更改组织和他的职务名称,再谈判年薪,并且要求带助理和祕书,之后便透过老助理和小祕书来和我沟通,企图推翻协会原来一些传统,弄得协会鸡犬不宁。一年之后我终于摆脱了这个有责无权的象征性职务,回归自由之身。而他继续在协会中兴风作浪骂遍所有人,连我也不放过。

最后他终于当上了有薪水的主席,干了两年之后因为财务不清被董事会赶走。他的敌人越来越多,当然他自己也越来越愤怒。恢复自由后的我后来又在一些机缘中回到职场,每次都会接到他的关心电话,信誓旦旦表示愿意追随我,和我一起打拚,我学会敷衍他,挂了电话就忘记他。终于他在电话那端歇斯底里的非要和我见面不可,说要向我请教一些“人生的道理”。

我们就约在我任职的华视附近的咖啡馆,他见面第一句话又是:“你到底凭什么可以坐上这个位子?你到底认识谁?介绍一下给我认识。”我也用相同的话回答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不想上班,我自由惯了。许多人劝我一定要出来收拾这个残局,总要有人牺牲奉献吧?所以我就参加考试,最后我考上了。事情就这么简单,我不属于任何政党。更没有什么靠山和背景。”或许我的话激怒了他,他觉得我句句都在讽刺他。

分手前我很诚恳的告诉他说:“论才能、论外表、论家世、论人脉、论靠山,你都比我强,我一直很羡慕你,直到和你一起工作之后,我终于发现其实你很可怜,你是一个能把快乐的事情弄得不快乐的人。你的心很不自由,因为你被自己强大的野心和欲望所囚禁。你把自己囚禁在自己一手打造的牢笼里自怨自哀。和你在一起的人都会倒霉,因为你会想尽办法把别人拉进你的牢笼里一起哭泣。上次你把我关进你的牢笼里,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这样,你听懂了吗?你要先自救,成为内心自由的人,别人才愿意和你在一起。”他终于痛哭起来,我忽然觉得自己不再自卑。(推荐你看:《打不倒的勇气》阿德勒心理学:接受现在,也原谅过去的自己

你自由了吗?你自由了吗?如果你没有自由的心,世间所有原本幸福美好的事物反而成了你的牢笼,囚禁你一辈子。

而我也正不停奔跑在通往自由的道路上,这是我这辈子都要学习的功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