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勒心理学,其实世界上可能没有“命中注定”这回事!与其想着自己是不是遇不上那个“对的人”了,不如把注意力放在每天的际遇。

命中注定的人?根本没这回事

哲学家:不可以站着不动,再往前一步吧。今天一开始,在关于教育的讨论中,我提到了两件“无法强求的事”。

年轻人:⋯⋯是尊敬与爱,对吧?

哲学家:对。不论是怎样的独裁者,都不能强迫我尊敬他。在尊敬的关系中,只能由我主动先寄予尊敬。至于结果,不管对方展现什么样的态度,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那样。前面我是这么说的。

年轻人:然后,爱也是一样吗?

哲学家:是的。爱也是无法强求。

年轻人:可是老师,您还没回答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使是我,也有想去爱别人的心;不骗您,我真的有。先不提对爱的恐惧,我对爱是有渴望的。那么,我又为什么不向爱跨出那一步呢?重点就是,因为我还没有遇上“应该爱的人”哪!因为没有遇上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才无法实现我的爱呀!关于恋爱最大的难题,就是“邂逅”!(推荐你看:爱情的信仰: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只为遇见你

哲学家:你说,真正的爱是由命中注定的邂逅开始?

年轻人:当然啰。因为那是要让我献上自己的人生,甚至改变人生“主词”的对象。要随随便便对某个人奉献我的一切,这我可做不到!

哲学家:这么说来,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做是“命中注定的人”?也就是要如何才能察知命运?

年轻人:我不知道⋯⋯当“那一刻”到来的时候,一定就会知道吧。这对我来说是未知的领域。

哲学家:原来如此。那么首先,我以阿德勒的基本立场来回答你吧。恋爱也好,这整个人生也罢,阿德勒一概不承认有“命中注定的人”。

年轻人:我们没有“命中注定的人”?!

哲学家:没有。

年轻人:⋯⋯等一下,这段话可不能这样听听就算了!

哲学家:为什么大多数人在恋爱中会寻求“命中注定的人”?为什么会对结婚对象抱持浪漫的想像?

关于这些事,阿德勒断言:“是为了排除所有的可能人选。”

年轻人:排除可能人选?

哲学家:像你这样叹着气说“没遇到对象”的人,事实上每天都会遇到一些人。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状况的话,没有人会一整年连半个人都没遇上⋯⋯你应该也遇见很多人了吧?

年轻人:如果连那种出现在同一个场合的情况也算的话。

哲学家:只是,要将那种淡淡的“邂逅”发展成某种“关系”,需要一定的勇气,需要主动和对方聊聊,或是写写信什么的。

年轻人:喔,那是当然的。不只是一定的勇气,是需要最大的勇气。

哲学家:在这里,“进入关系的勇气”受挫的人,该怎么办?他会死命缠住“命中注定的人”这样的幻想⋯⋯现在的你就像这样。

眼前明明就有应该去爱的人,却编派了一大堆理由,表示“不是这个人”而拒绝,只是低着头,想着“应该有更理想、更完美、更命中注定的对象”,完全不愿意踏入进一步的关系,亲手排除一切可能的人选。(推荐你看:真爱的模样:遇见让你灵魂震动的那个人

年轻人:不、这⋯⋯

哲学家:藉由提出这种过高且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理想,回避与眼前活生生的人们有所瓜葛。请你务必认识到,那就是大叹“没有邂逅”的人的真面目。

年轻人:我在逃离“关系”?

哲学家:并且活在可能性之中。你认为幸福会主动找上门来,“虽然眼前幸福还未到来,但只要遇上命中注定的人,一切应该都会顺利发展。”

年轻人:⋯⋯太可恶了!啊啊,这样的洞察真令人憎厌!

哲学家:的确是,这种说法听了并不好受吧。但是想想追求“命中注定的人”的“目的”,我们的讨论自然在这里有了定论。

爱是“决断”

年轻人:那么请问您,假设“命中注定的人”并不存在,我们要以什么来衡量、决定结婚这件事?所谓的结婚,是从这广大的世界里选择唯一的“这个人”对吧?难不成就是以外貌、财力、地位这些“条件”去选择?

哲学家:所谓的结婚,并不是选择“对象”,是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年轻人:选择生活方式?!那您的意思是,不论“对象”是谁都可以吗?

哲学家:说得极端一点就是那样吧。

年轻人:别、别开玩笑了!!这种说法谁会同意啊!请您收回去,现在立刻收回去!!

哲学家:我承认,这个说法会遭受许多反弹。但无论是怎样的人,我们都有办法去爱。

年轻人:怎么可能!这么说,难道您可以在路上随便找一位来历不明的女性爱上她,还跟她结婚吗?

哲学家:如果我决心要那么做的话。

年轻人:决心?!

哲学家:当然,感觉到与某人相遇是“命运安排”,之后顺着这种直觉决定结婚的人很多。不过那并不是早已命定的命运,只是他本人决定“相信这是命运”而已。

弗洛姆留下了这段话:“爱上某人,并不单单只是激烈的情感。那是一种决心、决断、还有约定。”

邂逅形式之类的怎样都好。如果下定决心要以它为起点去建构真正的爱,正面迎接“两个人共同完成的课题”,不管是什么样的对象都能去爱。

年轻人:⋯⋯您注意到了吗?老师您现在正在对自己的婚姻吐口水!说自己的太太其实并不是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不论对方是谁都无所谓!!您敢在家人面前那样说吗?!如果敢的话,那您实在是个令人难以想像的虚无主义者!!

哲学家:不是虚无主义,是现实主义。阿德勒心理学否定所有的决定论,也不接受宿命论。我们的生命中既没有“命中注定的人”,也不可以等待那个人出现。只是等待,什么也不会改变。这个原则我完全不打算退让。

不过,当你回头看看与夥伴一起走过的漫长岁月时,其中还是会有些事物让你感觉好像“某种命运般的安排”。那种情况下的“命运”既非早已命定的,也不是偶然降临,应该是两个人努力打造的结果。(推荐你看:爱情明明是两个人,为什么我永远只有一个人?

年轻人:⋯⋯什么意思?

哲学家:你已经明白了吧?所谓的“命运”,是要用自己的手去打造的。

年轻人:⋯⋯!!

哲学家:我们不可以成为命运的仆人,必须是命运的主人;不是追求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而是打造足以称为命运的关系。

年轻人:但具体来说,要怎么做?!

哲学家:舞动起来。不去考虑未知的将来,也不考虑应该不存在的命运,就只是一心一意与眼前的夥伴舞动于“当下”。

阿德勒认为这样的舞动是“两个人参与共同事业的一种游戏”,他也鼓励孩子们如此去做。爱与结婚,正像是两个人一起共舞。不考虑要往哪里去,手牵着手,正视并专注于今天的幸福、当下的这一瞬间,一圈又一圈跳着舞。而你们长年以来舞动的轨迹,人们便称它为“命运”。

年轻人:爱与结婚,是两个人一起跳的舞⋯⋯

哲学家:眼前,你正站在人生这座舞池的墙边,从旁看着那些跳舞的人。你认定“应该没有人愿意和这样的我一起跳舞”,内心深处却焦急等待着那个“命中注定的人”向自己伸出手来。为了不想有更惨痛的遭遇、不想讨厌自己,正咬紧牙根、使尽全力在守护自己。

应该去做的事,其实只有一件。牵起身旁那个人的手,以现在的自己尽可能去跳跳看。命运,就从那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