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围墙倒下,东西两边文化开始融合,一切正百花齐放。围墙的倒下,代表一个时代的结束,代表自由充满希望的开始,我们有幸在时间滚滚洪流下见证自由的开端。柏林可能没有你想像中的美好舒适,可能有些粗鲁,有些粗糙,但千万别忽略了背后生生不息的活力及历史脉络,当你了解柏林围墙的故事,或许会开始赞叹这座城市的包容又张扬的生命。(同场加映:你也想逃离鬼岛?旅行不在于走多远,而是在哪都能感受美好

文/詹轩宁

1990 年 11 月 9 日,柏林围墙倒塌,如今已又过了 27 年……

1961 年,一席灰衣的万丈巨兽栖身柏林,硬生生地将东德与西德铿锵有力的阻绝于世界的两个极端,钢丝与砖石使其茁壮,恐惧与冷血使其强大。一直到 1989 年,在东德居民的施压下,巨兽被迫腾出一个口让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得以重新接轨;1990 年 6 月,东德政府正式将巨兽驱逐柏林,东德与西德终于回归彼此怀抱......。

这不是勇士驱逐恶龙的冒险故事,更不是王子拯救公主的浪漫故事,而是真真实实在德国上演的沉痛岁月。

二次大战结束后,德国与柏林强行被苏联、美国、英国和法国分区占领。冷战期间,控制东德的苏联为遏止人力资源的庞大损失,长达 167.8 公里的柏林围墙于 1961 年 8 月诞生。它阻绝了高知识份子的大量流失,却阻绝不了渴望自由的灵魂;它虽然比起炮口造成的血流成河更加温和,其中弥漫的冷酷与不安却依然痛心疾首。多少亲友因此而再也不见?多少家庭因此而支离破碎?(推荐你看:当你觉得心碎,代表你的心正要长大

1990 年柏林围墙正式被摧毁,结束了东、西德的分裂统治。

在东德长大的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在柏林围墙倒塌 25 周年纪念日的一段致词中谈到:“我想没有人会忘记那一天,至少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等待所谓的自由已经等了 35 年。这一天,改变了我一生。”

而那一天,正是柏林围墙倒下的日子

而柏林围墙并非像历史一样成为过去式,现在柏林街头仍存了几段柏林围墙的断垣残壁,幸运保存下来的部分至今成了柏林热门的观光景点,现存最长的一段的柏林围墙沿着施普雷河(Spree)绵延 1.3 公里,并邀请了高达百位艺术家涂鸦、创作,人们赋予了它一个全新的名字─“东边画廊(East Side Gallery)”。

说实话,一开始接触柏林的我并不是特别喜欢柏林这城市,除了不怎么干净的杂乱街道和因经济发展而四处耸立的大楼之外,那可恨的阴雨也默默地扣了这城市不少分。因此当我走在柏林街上时,心中总是默想“明明都在德国,还要花 7-8 小时的交通!城市又不怎么美丽,实在不划算呀!下次不来了!”但当我回家后大量阅览柏林围墙以及这城市的相关资料和历史背景后,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敬意。(同场加映:包容东西文化的 德国 柏林围墙

也许它的外表不如慕尼黑古朴而洁净,但它有着自由而奔放的灵魂,以及众多承载着历史印痕的建筑。街头随处可见的涂鸦,凌乱而潇洒,象征着属于柏林的狂放不羁与多元化。对我而言,绵延 1.3 公里的“东边画廊(East Side Gallery)”便是代表城市的最佳缩影。它的本体承载着历史的伤痕,其上的涂鸦则代表着如今的自由。冷酷与热情、漠视与关怀、分化与合作、囚禁与翱翔。你可以想到太多太多的对比来形容柏林围墙的过去与现在,也许,这样冲突的美便是令我刻骨铭心的原因吧!

身为一个浪漫主义且感性风格的旅者,“东边画廊(East Side Gallery)”的涂鸦并不是特别对我的胃,总觉得它们各个诡谲、阴郁且超现实,但这样的画风却也使得城市的性格更加立体。

如欲到此一游的话,值得提醒的是柏林围墙上的涂鸦皆于 2009 年翻新,因此现在我们看到的都不是原作了。以下针对几幅着名的东边画廊的画作介绍:

【Thierry Noir-无标题】

法国艺术家 Thierry Noir 的无标题作品可说是是整座柏林围墙中最跳脱的涂鸦。他的识别标志便是这诙谐逗趣的卡通图样。当他回想起当时参与柏林围墙的共同创作时,他提到:“我自发性地决定在这幅墙面画些什么,纵使有千百个如同“人们想在墙上看到些什么”的问题闪过脑海。因为这是个全新的尝试,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创作在墙上!”。由此可见,能够参与柏林围墙创作对艺术家来说是具有相当殊荣啊!

【Birgit Kinder-测试休息】

此幅画作象征无数欲逃亡绝望的人们,与柏林围墙耸立过后导致近 200 人的伤亡。而车子的牌照是为了纪念柏林围墙的倒塌,为东德人们开放了无数的机会。其实车子穿破围墙,那种想要抛下晦暗过去迎向全新未来的意象在这幅画作中表达的相当淋漓尽致,但画作的命名始终让人无法理解啊!

【Gabriel Heimler-跳墙者】

此幅作品同样深刻的传递了冷战时期的阴影以及浓烈的政治色彩。当年有多少东德人民亟欲摆脱围墙的束缚,迎向更好的世界?但在勇敢尝试之后,倒卧在血泊中才惊觉:原来在围墙另一端等待着他们的,不是美好的未来,而是死亡……。

Dmitri Wrubel-兄弟之吻】

最后一幅介绍的画作是出自 Dmitri Wrubel 的─兄弟之吻,是整片东边画廊最着名的涂鸦。其上标语“上帝啊!将我从这令人窒息的爱中拯救出来吧!”亦是家户喻晓。此幅画作是根据 1979 年苏联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左)和东德领导人昂纳克(右)会面时的照片所绘制而成,象征着苏联与东德得合作关系。

许多柏林围墙的画作是被栏杆所隔绝的,旅客并无法直接碰触到墙面本身,这对意欲拍出无干扰美照的旅客而言十足是个障碍,但反观没有被围栏圈住的作品,其上充斥着各种不属于画作本身的涂鸦、签名,俨然成了公共画布!起初看觉得煞风景,但看久了会觉得......啊!这就是专属柏林的个性啊!(同场加映:感受每个当下的学问:美好的“有效期限”

说实在,看着一幅幅在眼前延展得巨大创作,真得很难想像当初这巨兽带给人们的压抑与恐惧,上百人因为试图翻墙而遭射杀、摔死。而今,我们能够这样毫无负担得欣赏、拍照,其实是相当幸运而真贵的。

提醒自己千万要记得,

我们拜访它,因为它是二次世界大战与冷战的重要标识性建筑;
我们拜访它,因为它的存在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们自由的可贵;
我们拜访它,因为现在的它象征着全新的时代与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