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婚姻平权修法现场,一位母亲与同志的对话,究竟“我们没有歧视,但我们反对你们的存在”意味什么?让我们理解社会,持续对话。

撰文/洪任贤(台师大美术所学生)

撰文日期/西元2016年11月14日

以爱之名,行恨之实!

2016 年 11 月 13 日 14:30—17:30,我离开性平圈的同温层,站在第一线,踏入由下一代幸福联盟主办的反同婚运动:“婚姻家庭,全民决定”。他们企求将婚姻平权法案诉诸公投。现场亦有支持婚姻平权的团体举着标语,为人权发声。

过程中,不仅有基督徒指着这些团体谩骂:“你们跟猪狗一样,都是畜生!”、“一群变态!”甚至,当他们的活动接近尾声时,我站在凯达格兰大道和中山南路的交叉路口举着标语:“歧视会杀人,你们都是凶手。”也遭反同婚者攻击。(推荐阅读:

有一位基督徒女士对我说:“我们没有歧视同志,我们对事不对人,我们只是不愿意让同志婚姻的法案通过。”

‘为什么?’

“因为你们不能生小孩。”

‘可是很多异性恋也没办法生小孩啊!况且现在很多异性恋不生小孩是因为没钱养小孩,无关婚姻平权,这是台湾整体社会结构的问题。’

“你讲的那些异性恋的状况不一样。”

‘对!每个人的状况都不一样,我们就是应该要尊重不一样的生命。’

不知为何,她突然暴怒对我大吼:“你们侵害我们的权力!”、“你们欺人太甚!”、“你们少数霸凌多数!”

我也不客气地回应:‘我们结婚到底干你们什么事!’

活动结束后,我非常难过,在独自走回家的路上,一方面自责自己在沟通的过程中被愤怒控制,一方面向神说:“主啊!祢看到这样的冲突与分裂一定很难受吧!我知道祢就是爱,可是我们没有活出祢的荣耀,我们彼此对立。”

神反对同性恋,却支持奴隶制度?

我离开教会将近一年又四个月了,离开的原因是当我向教会的牧者出柜后,他积极想把我送到社团法人台湾走出埃及辅导协会(简称,出埃及协会)做“性向治疗”。纵使我清楚理解上帝爱我,他爱我本来的样子,但在害怕之际,我选择离开教会。把我推离教会的是“人”不是“神”!

教会人士不赞成同性婚姻,因为他们认为圣经在多处指责同性恋,上帝不喜悦同性恋者。

  •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利未记18:22)”
  • “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利未记20:13)”
  •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马书1:26─27)”
  •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哥林多前书6:9─10)”

但我困惑的是,神在圣经中默许奴隶制度,难道奴隶制度是正确的吗?如果要贯彻圣经的思想,我们是不是应该要恢复奴隶制度?

  • “你们作仆人的,要凡事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总要存心诚实敬畏主。(歌罗西书3:22)”
  • “凡在轭下作仆人的,当以自己主人配受十分的恭敬,免得神的名和道理被人亵渎。(提摩太前书6:1)”
  • “劝仆人要顺服自己的主人,凡事讨他的喜欢,不可顶撞他。(提多书2:9)”
  • “你们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服主人;不但顺服那善良温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顺服。(彼得前书2:18)”
  • “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以弗所书6:5)”
  • “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路加福音12:47)”
  • “至于你的奴仆、婢女,可以从你四围的国中买。并且那寄居在你们中间的外人和他们的家属,在你们地上所生的,你们也可以从其中买人;他们要作你们的产业。你们要将他们遗留给你们的子孙为产业,要永远从他们中间拣出奴仆;只是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你们不可严严地辖管。(利未记25:44─46)”

每当我向教会人士提出奴隶制度的疑虑时,他们总说“那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事情。”依教会人士所言,我反思:“神若真的不喜悦同性恋者,那也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事情。”如果奴隶制度是错的,为什么神会默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没有人可以真正瞭解整本圣经,我们的理解都非常有限,敬畏上帝的基督徒不能妄称神的旨意。当我们用属世(人)的眼光去诠释属神(圣经)的话语时,就会形成一本圣经各自表述的现象,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同派别的教会与体系存在于世。

歧视会杀人,你们都是凶手!

当我们戴上有色镜片看世界时,我们会对他人产生歧视、偏见、不理解、不认同,对立、仇恨、攻击就会接续发生。2000 年 04 月 20 日发生的叶永鋕事件与 2011 年 10 月 30 日发生的杨允承事件,均是“歧视会杀人,你们都是凶手”的实例。(延伸阅读:

教会人士正是基于这样的歧视与不理解,才希望将婚姻平权法案诉诸公投,让全民决定。但我有一个较激进的反思:“你结婚,有经过我同意吗?你们异性恋结婚,有问过同性恋的意见吗?”又或,“婚姻家庭,全民决定,那以后每个人结婚都来全民公投?”

2016 年 11 月 10 日,一群异性恋家长站出来挺婚姻平权:“爱不应分性别”。家长许博任表示:“作为一个敬畏上帝的基督徒,我们其实没有办法妄称说,到底上帝喜不喜悦同性恋,跟同性恋的婚姻,任何这样子代替上帝发言都是危险的,我们要用以爱彼此相待,而不是用歧视,而不是用恐惧。”

神就是爱。整本圣经谈的也是爱。当我们遇到与自己不同的少数时,应该以爱相待,尊重并接纳不一样的个体,而不是歧视与恐惧。真挚地期望台湾能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让相爱的人能拥有彼此相爱的权力。

在此,献上一位虔诚的基督徒母亲的感情告白:

“同性恋是一种不可饶恕的原罪,同性恋者被判死后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如果他们希望改变,他们可以被治愈,远离邪恶之路。如果他们愿意远离诱惑,他们会再次变得正常。如果没有用,他们就应该更努力,这些是我发现我的儿子是同性恋的时候,对他所说的话。当他告诉我,他是同性恋时,我的世界天崩地裂。我尽我所能,想要治愈他的疾病。

八个月前,我的儿子跳下一座大桥自杀了,我深深地后悔自己对同性恋知识的缺乏。现在我明白我所受的教育都只是固执、偏见、缺乏人性。如果我曾经多去瞭解,而不是墨守成规,如果当初,在我儿子对我坦诚相见的时候,我能认真听他说,我今天就不会站在这里,心中充满悔恨之情。

我相信,上帝为巴比的善良友爱而高兴,在上帝的眼中,善良和爱才是一切。我不知道,当我每次重复着对同性恋的永世诅咒,每一次在说巴比是病态、堕落、威胁着孩子们的安全时,他的自尊,他的价值观都被我摧毁。

最终,我对他的伤害无法补救,巴比翻过人行栅栏,跳向一辆卡车,当场死亡。那不是上帝的旨意,巴比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家长的漠视,他们对同性恋的恐惧。他想要成为一名作家,他的希望和梦想本不应该被剥夺,但被我们剥夺了。有些像巴比一样的孩子,坐在你们的教堂中,与你们互不相识,但当你们念出阿们时,他们会聆听。

他们也许将不再祷告,不再向上帝祈祷理解、接纳和爱。你们的厌恶、恐惧和对同性恋的漠视,会让他们放弃祷告。所以,当你在家中或在教堂念出阿们之前,先想一想,请记住,一个孩子正在聆听。”──改编自真实故事的电影《为巴比祈祷》(2009)。

教会除了反对同志,还剩下什么?

我走过在教会的总总困惑后,现在更是一个行动者。性平团体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将来、幸福而努力,我们在争取的是希望一群被法律忽视的人,可以回到法律的怀抱,真正落实平等权,让下一代可以更自由公平的生长在这片土地上。

这不仅仅是我们的人生,亦包刮别人的人生。除此之外,在其他社会议题上,如 2016 年的华航罢工事件、2014 年的太阳花学运等,我们都可以看到同志族群纷纷站出来,声援社会重要的改革议题。同志族群为社会的付出并没有比别人少。

反观下一代幸福联盟、护家盟、信望盟等教会团体,我们却很少看见他们为社会福祉的议题出声。只有当别人要结婚,别人要成家的时候,他们才会动用所有的人脉与金脉,阻挡别人应获得的爱与幸福。

从辅仁大学校牧室向全校师生发送反同志公开信,到亲子天下部落客 Eliza S Tseng 在脸书上公开批评性平教育与同性恋。当教会人士为自以为是的真理征战时,难道没有看见自己正践踏着他人流下的血与泪吗?我们还需要牺牲多少人,才能够让教会人士看见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人都是特别的?(延伸阅读:

【同场加映】

性别暴力不遥远,我们想邀请你停下脚步看一看。藉由承认性别暴力的现况,我们希望唤醒大众意识,进而透过具体而为的行动产生改变,走在这条路上,我们希望邀请你参与《性别暴力解码计画》,从现在起,你的行动、你的发声都可能翻转现况,你就是“活在更好世界”的星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