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能造成多大的不方便?”二十出头你不以为意,但随着年纪的增长,你会发现单身者的身份在生活里没有半点容身之地:保险、储蓄、老年长照等等,都是为了有家庭、伴侣的对象量身打造,有一个人的专案吗?抱歉我们目前没有这样的规划。卡比小姐的单身专栏带你看单身者人生规划的难处。(同场加映:一句话惹毛单身男女:你到底什么时候要结婚?

孑然一身的女子,不能只是望天打卦天生天养,还需要更多难以想像的未雨绸缪。

“小姐您好,我们是××银行的业务推广部,本公司最近有一款‘升学储蓄投资计画’,可以让你的小孩的未来更有保障,费用便宜,只要……”只要我有小孩,可是我没有耶!

“将来有这方面的需要吗?”也许有,要是你能先介绍个男友给我认识?

“哦哦不好意思打扰了。”电话急急被挂掉。

从那细腻的声音和不够细腻的推销伎俩推算,大概是二十岁出头的新鲜人,她先入为主认定我这个年龄层的女子,必然已是深谋远虑的贤妻良母,也不过是巿场部的数据演算结果——或许是看穿了,我极可能是那种未婚怀孕因此小孩更需要金钱保障的旁徨客户。这算甚么冒犯呢?比起有些男人语带羞辱地劝我早点“上岸”、“埋街食井水”善良多了,恰如别人常常夸我有“母亲做的爱心便当”,不知道我早就是个自生自灭的孤儿一样。

为何要为异于常人的人生感到抱歉呢?我的单独存在本身,怎么成了一种脱序的行径,让其他有所谓“人生规划”的人措手不及?每念及此,总觉得身体某个破洞突然被掀开,有风穿过,呼呼作响。

无巧不成书,第二天我和旧同学到庭园意大利餐厅吃早午餐,三对新手夫妇带上三个婴儿,我帮忙提包推婴儿车,差点儿被侍应认作保母。饭后经过展览馆,促销婚照套装的拍摄公司排山倒海,发着“婚照——怀孕照——婴儿照”一条龙服务传单的小姐逮着我了,连珠炮发地游说。(推荐你看:【赌城单身女子周记】社会对幸福的标准,是对单身者的拷问

我不需要,我还没小孩。“和老公商量一下吧。”我还未结婚。

“没关系和男友参考看看嘛。”我没男友。

“那带上父母来拍金婚纪念照也不错哦。”真是锲而不舍。我反问有没有给单身者拍的艺术照。

她很错愕:“这个市场我们还未打算开发。”

当天晚上,保险经纪打来推销,我耐着性子听了半晌。为下一代谋幸福的保险储蓄概念,不能满足单身人士的需要,他们渴望的是能顾及长寿、医疗、长期看护需要的人生规划。孑然一身的女子,不能只是望天打卦天生天养,还需要更多难以想像的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