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的孩子,行至人生的末路,你将用什么方式纪念他?摄影师 Andy Whelan 的女儿濒临癌症末期,他想记录下最后一哩路,让更多同样处境的家庭看见, 这些小小斗士需要更多守护、这些家庭还有更长的疗愈之路要走。(推荐阅读:

英国摄影师 Andy Whelan 有一个女儿名叫 Jessica,只有四岁,但是她却已经与癌病 (神经母细胞瘤)战斗了超过 12 个月,而近日已被告知生命终将走到尽头,只剩下数个星期。近日摄影师展示了上图的照片,据其所述,这是他作为父母最无能为力的时间,没有办法去让她感到安舒,那是一份孤独的痛苦,眼泪从她的脸颊流下,血管在她的身上暴现,而且最令他伤痛的,是这种折磨的影像在近日不断反覆出现。

摄影师认为,摄影不只是快乐欢笑的影像,不必然是 FB 上总是阳光的孩子照片,也包括了人生中必然遇到的黑暗一面、真实一面,这影像不单希望让人认识儿童癌症,或可驱使更多人关注甚至为此而做甚么事,让未来的父母减少遇到同样的悲剧。

关于这个孩子的抗癌路,早透过 Facebook 页“Jessica Whelan - A fight against Neuroblastoma”展示出来,而这照片上载后更引起广泛关注,大家可以看到部份照片,了解一位小小癌病斗士的生活影像∶

难得的安眠∶

摄影师与女儿∶

这些触动的影像,甚至使得其募捐网站超标,人们希望能出一点心意,让 Jessica 在最后的日子里过得快乐。

香港也有一个组织名叫“儿童癌病基金”,据其网站资料所指,香港每年约有 170 个儿童患癌,大约每万名儿童有一位患者,虽然不算非常普遍的现象,但那些父母面对的却是相当痛苦的处境,幸运的孩子将会康复,甚至比起他的医生更长寿,而他们与“同路人”的互相扶持,也是非常重要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