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的柯震东,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执拗的大男孩,是广告上带着坏笑的魅力角色。因为电影爆红,也因为大麻案,让他瞬间在演艺圈销声匿迹。现在,他以《再见瓦城》里男主角演员之姿入围金马奖,看着萤幕上的身影,我们都知道昔日轻狂的少年不一样了。让我们来听听他的故事。(同场加映:专访《再见瓦城》吴可熙:拥有梦想的人,不安现状

五年前,柯震东一夕爆红,三年后再狠落谷底,他是新生代演员中最令人不胜唏嘘的一名,短短的演艺生涯已享过无限赞捧和唾骂的大起大落;今年,他以演员之姿回归大萤幕,还成了金马准影帝,皮肤因戏晒深了色号,仍是帅哥一个,同样挺拔的身材和漆黑的眼睛里,挟带了一份终与年龄相符的纯真。

采访前其实心情是忐忑的,面对年轻的柯震东,犯过的错究竟能不能成为发问的核心,而我劈头切入的种种问题换得了他的诚实,“其实没有不好,那段时间想了很多,当然时间也多,多到可以一直和自己相处,思考演员这个工作。还是想演,事后只是后悔根本没用。”

沉淀是爆红的他几乎没做过的功课,也是,20 岁出道,立刻取得当年金马最佳新演员奖项,蜂拥而至的赞捧及工作邀约将他推上当代小生的浪尖,超越男孩心智的忙碌加上年少玩心,他很快地成为八卦版面上的常客,吊儿啷当的形象和一部接一部的帅哥戏份,几乎强势的描绘了柯震东的全部,成名得太快也渐渐掩盖表演的初衷,这番不平衡最终倾倒,却意外的成为契机,引领他走回踏实的路。

反璞归真

经过长达一年的筹备和拍摄期,《再见瓦城》确实将柯震东磨练出一丝沉稳。“他能演。”导演赵德胤只是看过柯震东几部电影,就决定不畏流言的钦点他作男主角,将他扔到人生地不熟的泰国工厂打工,每天和当地工人同住同睡,以劳动赚钱换饭吃,电影开拍前,日复一日的准备着自己,不许跟外界连络,不可向朋友透漏,就连在飞机上被空姐询问,也只能拿旅游当作理由。

完全不给时间表的导演利用那段繁杂又无聊的生活,将柯震东的演员傲气点滴消去,直到开拍之际,心中早已毫无波澜,他完全成了《再见瓦城》的男主角阿国,得到国际影评“反璞归真”四字赞誉。

现在的目标是平衡

若要说《再见瓦城》带给柯震东最大的变化,大概是因为在工厂里大把和自己对话的时间,让他学会拨空和自己相处,“以前喜欢往外头跑、接触新鲜事物,现在倒是爱把自己关在家里,看赵导推荐的一堆电影、影集。”不讳言自己过去只爱看商业大片,模仿在家懒散模样的柯震东仍保有大男孩的淘气,促狭地笑着,“我还是敢于尝试,事情做了就知道对或错,错了就知道不行,要从过去汲取教训!”

“现在的目标是平衡,宣传期会忙一点啦!但如果工作能再比现在多一点就更好啰!”不拘泥那个犯错的自己,而是更积极的取回演员身分,柯震东的语气是愉快的,看着他,我们终能发现《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淘气、直率的柯景腾是他、《再见瓦城》中单纯、不怕吃苦的阿国是他、拍摄时嘻嘻闹闹的是他、受访时皱眉头思索不发一语的也是他,如今的柯震东已撕除外貌协会的标签,在低谷中找回自己和作演员的渴望。(推荐你看:写给仰望生活的你:我们也许不聪明,但至少用尽全力

“现在我只想扎扎实实,好好的演戏、当一个演员。”─柯震东

与柯震东面对面《B:侬侬、K:柯震东》

B:听说拍摄《再见瓦城》让你吃了不少苦头?

K:不知道要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是准备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始拍,不知道要拍什么,不知道自己会完成什么样的电影,一切似乎都没有尽头,意志跟好胜心慢慢被磨掉,同时又不停在劳动,脑子里一堆东西在运转,每天都不断思考自己在干嘛,真的特别苦,苦到后来我甚至不用刻意去捕捉角色、找情感的切入点,自然而然的,我就成为他了。(推荐你看:耍坏不装嫩!专访万茜:“我拒绝‘演’,演员要吃透角色”

除此之外,语言是这部片给我最大的挑战,即使肢体表现得再好,一说话都可能破功,所以讲好缅甸云南话非常重要,压力也很大。

B:可以跟我们分享入围的心情?

K: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被看见,只想跟剧组一起完成电影,拍摄的过程很棒也偷学不少就好了,而且每年评审口味都不同,入围这种事真的真的很难说。(话锋一转)但是有入围真的很激动,对我来说是极大的肯定,加上今年的对手都是大大大大前辈,可以在典礼上跟他们坐一排,到时候萤幕上有五个小框框其中一个是我,就足够开心了。(同场加映:纽约生存的演员日常:生活像与海共舞,不稳定是常态

B:这部电影给予你非常特别的经验?

K:意志力被消磨光了,人在他乡,赵导就是唯一的依靠,只能卯足全力拍下去了!(笑)这部片也启发了我另一种演员的形式,常在没有剧本或半丢本的状态下拍摄,导演不喊卡就得继续演,变成演员功课做多少,才能给多少,分秒都是考验。

B:赵德胤导演和其他你合作过的导演有何不同?

K:赵导特别细心,他会渗入每一个细项,亲力亲为的和工作人员一起做到好, 但他让我感觉导演真不是好干的!再来是赵导平时话很多,总会拉着我们讲做菜啊、家人啊什么的,但一开拍就几乎不说话,非常严肃、不刮胡子、穿得超随兴,那时候的他只在乎镜头前跟萤幕里的画面,问拍得如何,就嗯一声,全剧组唯有我敢跟他开玩笑,但一杀青之后就马上变回来,这就是完全的投入吧!

B:在你眼中吴可熙是怎样的演员?

K:她是一位对于表演十分执着且很有天份的演员,笔记上永远都密密麻麻的写满注解,面对角色和每一场戏都能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和她对戏大概只有“自然”可以形容吧!因为前置期我在缅甸和泰国训练,可熙在台湾洗碗,一直到开拍才碰头,遇到她之前,以为自己已经很努力了,但开始工作后,就知道真是落后一大截,得更加努力才追得上。

B:快速窜红的经历加上先前的低潮,有给予你对于“成名”不同的体悟?

K:稳扎稳打。以前有很多想法和想做的事,希望更出名、更多人知道我,但是啪的一声红了,又啪的一声不红,就看清楚了;虽然现在工作少,类型却变多,以前几乎都是学生、高富帅,因为这个转折,开始有不同剧本找上我,不需等到 30、40 岁才能转换形象。(推荐你看:留学长路:培养直视自己灵魂的能力

红的时候,一直有大量的人进入我的世界,低潮时期才有人开始离开,就我而言是不同面向的体验跟观察,过去不曾有过这么强烈的感受,也会开始观察起自己的内心变化,已经发生的事还是会后悔但不会排斥,因为它发生必然有原因,而它带给我的改变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了表演的能量。

B:请用你的角度向我们推荐《再见瓦城》。

K:和我一样喜欢看商业大片的观众,不需要觉得《再见瓦城》像艺术片那般遥远,它在讲述的是一群人面对生活的执着、追求梦想的方式和态度,它很开放式的跟大家讨论、相处,甚至沟通,一定能从中得到只属于你的解释,这段爱情的结局也会因你所想而定;作为这部片的观众,我希望未来自己在每一件事发生时都多想一些、做更多的准备,梦想很重要也很美好,但千万不要为了完成梦想而抛下该有的坚持。(推荐你看:给努力生活的你:人生有一百种苦,但只有一种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