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由巴基斯坦轮暴受害者的目光,我们进一步思考受害者的形象翻转与行动。性别暴力存在我们的日常,邀请你成为改变的力量。

今年的巴基斯坦时装周很特别。星期二的晚上,在模特儿与设计师簇拥之下,有这么一张在人群里,显得朴素与羞赧的脸孔。

身穿一袭淡绿色的刺绣纱丽,同色系丝巾轻轻缠绕发梢,她的名字是 Mukhtar Mai,今年 44 岁,她曾是轮暴事件受害者,她活了下来。(推荐阅读:

她说自己不曾遗忘,14 年前的那天依然像阴魂不散的恶梦,伤害来得不明不白。

Mukhtar Mai 生在巴基斯坦中部,名为 Meerwala 的村落,某天,部落酋长对她说,你的弟弟和比自己更高种姓的女子通奸,你的家族有罪,于是你得替他受罚,他们判她轮暴之刑。

许多男体强行压上来,扯烂她的衣服,她反覆说不,但没人愿意聆听。长达两个小时的苦难,她挨了下来,闭起眼睛,她听见屋外的围观者大声叫好,拍手称快。轮暴之后,他们要她全裸上街示众,人们指指点点,说她的身体肮脏又邪恶,她哭了许久,始终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错。

14 年后,她带着浅浅的笑,走上伸展台,她说,“如果我前进的每一步,可以帮助到任何相似遭遇的女人,可以让她们重燃希望,那我愿意一直向前。”

那依然是同一个身体,花了许多力气,伤痕累累前行,以一己肉身,愿抚慰更多依然在暗角的受害者。(推荐给你:

面对不公平,不要失去希望

“面对不公平,我们停止哭泣,不要失去希望,我相信有一天正义会来,必须要来。”Mai 说。

在 Mai 的部落,轮暴判决很常见。Mai 遭受轮暴一周前,另一位女子因为不堪被轮暴而选择自杀。Mai 把伤担下来,她知道弟弟被诬告,花了更多力气上诉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她要那些伤害过她的人明白,女人的身体不是游乐场,不是战场,没有一个女人该继续受到如此对待。(推荐给你:

部落里的 14 个男人遭起诉,其中包含强暴者和部落判决长老,但事后皆被无罪释放。

Mai 没有泄气,她争取权益的路走得更远。她设立巴基斯坦的妇女权益基金会,也在家乡 Meerwala 创办女子学校,从教育打下根基,她进而成为争取女权的发声大使,要国际的目光更看见巴基斯坦的女权处境。

当侵犯与伤害来得太稀松平常,Mai 想对活在暗处的巴基斯坦妇女说,“如果你曾遭遇不幸,那不该是你人生的终点。我们并不软弱,即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不要失去对正义的渴望,我就在这里。”

Mai 于 2004 年获时代杂志评选为亚洲英雄人物,看着她,我想所谓的英雄真该是这样,愿以自己的苦难柔软世人,若是受了伤,那就去思考未来其他人不再受伤的行动可能。

世界上,依然有许多人没有活下来

Mukhtar Mai 带着她的故事踏上时装周舞台,增添更多真实人生厚度,我想说的是,我不知道在世界各地,有多少人没能活下来,有多少人正被教育着,如果遭遇性别暴力,那是你自己活该。(同场加映:

我们听过太多这样悲情的、激励人心的、艰难的故事,他们都真切的发生在这世界上,直指背后被长年漠视的性别暴力问题。

性别暴力可能是野蛮的部落裁决,轮暴成为法律判刑,以家族荣誉捆绑个人,以正义之名伤害女体,常见于印度与巴基斯坦等偏远部落。

性别暴力可能是童婚,剥夺女人的童年与受教权,在身体与心灵成熟前,先做了妈,世袭的贫穷,让女人成了银货两讫的货品。

性别暴力可能是因性别气质被嘲笑的玫瑰男孩,可能是被污名化的跨性别认同,可能是从言语到身体的职场性骚扰,可能是夜店捡尸受害者总是承担的一句“你自找的”玩笑。

性别暴力可能发生在他乡,也可能藏在我们的生活里。性别暴力许多时候是揣怀着性别偏见,打压一个人最基本的人权。

性别暴力议题不是“他们”,而是“我们”。

如果更认真看,你会知道,你会发现在台湾,每 3.5 分钟就有一起性别暴力事件发生;每 2 个人就有 1 人经历过性别暴力;每 25 人就有 1 人遭受性侵害,而承受性暴力的多元性别者,甚至多过于生理女与生理男。

如果更认真倾听,会听见那些畏惧说出口的故事。他说面对言语骚扰,因为害怕着更大的伤害,而不敢出声;她说家人拿性侵新闻案例恐吓自己,要她好好“照顾”自己;他说在职场上不敢出柜,怕丢了工作;她说我没有同意,为什么他的手依然伸入我、侵犯我、弄痛我?(同场加映:

性别暴力不遥远,我们想邀请你停下脚步看一看。藉由承认性别暴力的现况,我们希望唤醒大众意识,进而透过具体而为的行动产生改变,走在这条路上,我们希望邀请你参与《性别暴力解码计画》,从现在起,你的行动、你的发声都可能翻转现况,你就是“活在更好世界”的星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