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讨厌男人说你可爱吗?可爱,彷佛是一个矛盾词,一面是赞扬、一面又带有许多隐藏的负面意思。可是亲爱的你,为什么惧怕自己的特质?宽容接受你的可爱,就算对方因为“你看起来惹人怜爱”而说了可爱,也不能证明是你软弱无能。拿回你“可爱”的诠释权吧!(推荐阅读:

Jane Su/文

前几天, 我在某间店目睹了极有趣的一幕。当时我在店里闲晃, 两个二十岁左右的时髦女生跃步进到店内,看到里头陈列的夏日洋装,二人同时发出尖声欢呼,在那之后她们只用了“可爱”二字就让对话成立,且持续了大概一分钟。她们是这样说的:

(盯着衣服)
“好可爱♪”(两人同时欢呼)
“可爱吗?”(A少女,以疑问句确认)
“可·爱!”(B少女肯定)
“可—爱—!!!!”(A少女,受到肯定后对自己强调)
“口爱!”(B少女,在细节再次找到新的加分点)☆
“口……可爱爱爱爱爱∼”(A少女,带着兴奋感肯定B少女所发现细节的可爱点)☆☆


以下,可从☆到☆☆重复使用的单字就只有“可爱”,她们光是语尾上扬或下降,以声音表情就可以沟通,简直可媲美用不同吼叫方式跟夥伴交换信息的野生猿猴,或是光用口哨声就可以沟通的异国高山族。“可爱”这个词,年轻女性用来真是相衬,可爱无疑就是属于她们的东西。

翻开辞典,对于“可爱”的解释是:“心情受到小或弱的事物牵引,感到怜爱与想要珍惜。”(《大辞林》第三版)但是,就好比刚刚举的例子,现代女性对于可爱的使用范围,比它本来的意义要宽广许多。当某事物或人物让自己心情雀跃,想要表示肯定评价,女性便会频繁使用“可爱”一词。

这个社会容许“女生到死都喜欢可爱!”这种粗糙的言论存在(或是说无法对这种言论定罪……),这样的社会对某部分女性来说比较容易生存。如今,“可爱”就像正义之剑,被人握着到处挥舞,持剑的主人年龄层也很广,从十几岁到六十几岁都有。

不只女性,男性也会使用“可爱”一词。若注意去听,男生说出来的“可爱”跟女生用的“可爱”,意思有点不大一样。一种是看到小狗小猫、小孩或报气象的年轻主播会说出的,记号性的“可爱”;而另一种是满载个人的喜爱,情感上的“可爱”。在这里,我想要稍稍考察一下情感上的“可爱”。

请容我举一个三十三岁的A君为例子。在失恋数年后,A君再度交了新女友,对她喜欢得不得了。
如果这个女朋友是二十四岁、长得像佐佐木希,那当他到处放闪“哎呀我女朋友超级可爱的……”任何人都只会点头称是。可是呢,该女友是个工作俐落、浑身充满干劲的年长女性。我的意思不是说工作充满活力的女性不可爱哦。只不过,当听他这么说,我内心的声音是:这个女朋友既不年轻也不柔弱啊!

他口中的“可爱”,很明显可以判断和女性的最大公约的可爱是不同之物。这个“可爱”,只限用于恋爱对象,或是抱有好感的对象身上。“昨天她喝多了,整个人变得好可爱”、“她被蚊子叮肿的大腿内侧好可爱”、“卸妆之后就是个欧巴桑啊,但是好可爱”诸如此类,多半是用在描写个人看到的场景,是无法与他人分享、以独自的基准测定出的可爱。男性原本就喜欢那种明显易懂的可爱,但除此之外,当他们发现女性的不同表情时,也会觉得“可爱”。(推荐阅读:

我以前非常讨厌那类型的“可爱”,如果在放松不注意的时候被称赞“好可爱哦”,我会一下子抓狂,心想“别想耍我!”,态度趋为强硬。对他人的玩笑话有所反击,或是觉得被看轻而不悦。如果男性是照“可爱”的原始意义在使用这个词,那等于是把对象看得比他低下。已经是成人的我非常讨厌被人看作是“小的、弱的=较低等的生物”,这个道理很明确。

但残酷的是,在这个社会上,有些女性自幼就因为被双亲或他人认为“这女孩子真可爱”而获得好处(比如得到糖果之类的),有些女性则不。这时,社会在小女孩身上投下的“可爱”的质量,不只与“小”跟“弱”成正比,与外表或行为的童稚程度,抑或视觉上的好恶,也是成正比的。

可爱程度的差距会影响大人对待小孩的方式,也会造成小孩享受好处的机会多寡不一,而这些会让“没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比如说我好了,感到愕然,在幼年期起便很难透过双亲以外的人得到自我肯定。我身上原本就稀少的“幼小”、“柔弱”的资源,随着成长也逐渐枯竭。在资源丰沛的状况中成长的女孩得到的对待,和我所得到的对待,两者的落差越来越大。

在十到十五岁期间,男女观念产生典范转移,此时接受的教育是“男女之间没有能力差距,一切都是平等”,“幼小的”、“柔弱的”、“身为受庇护的对象”等不再保证具有绝对性价值。

透过这样的教育,女孩子获得了“可爱/不可爱”以外的评价主轴,固执如我的女孩子,得到了并非因为身为女性,而是身为超越性别的“一个人”或是“人类”的评价,并试图扭转幼时在可爱预赛中的落败。

当然啦,从小一直被称赞“好可爱”的女孩子当中,也有人会对“可爱=脑筋差”这种不明所以的说法产生反弹,她们会故意做些没品的事情来嘲弄自己,或勉强自己做些努力等等,选择不去利用自身的可爱。少女就这样度过多愁善感的思春期,麻烦女人的意识种子,便以不断回圈的思考为肥料,一点一点地萌芽。

与可爱无缘的女性,眼角瞄着那些手拿“可爱”通关证明轻松通过人生关卡的女性,她们手持的是“人类”评价的通关证明,经过惨烈搏斗而通过人生关卡。作为以一己之力突破难关的人类,她们怀着自信,女生的可爱之类的东西对她们来说等同被贴上弱者的标签。可爱,对她们来说就像字典所定义的,是又小又弱的东西,与她们一点牵连都没有了。(同场加映:

对于一路这样长大的女孩,被他人唐突地投以“好可爱”一词。明明自己已经和可爱斩断关系,抱着身而为人的价值观奋战至今,现在被说可爱,心情就像遭到了愚弄一样。这故事听起来竟让人觉得遗憾。

试着回想小时候,自己应该是希望被说可爱的。我想要的“可爱”,是肯定的印章、善意的表现。小时候那么渴望的东西,长大后居然拒绝它。坚信自己与可爱无缘,拒绝去感受可爱或被认为可爱,结果就是这样。当我怀着恐惧的心情往内在深索,发现希望被称赞可爱的欲望依然残留在我那一直拒绝可爱的成人心中。我想要被肯定,也想接受他人的善意。唉,真是困扰。

烦恼的时候就是要找女性朋友商量。当我问道:“我年过三十才变得想被别人说可爱,很奇怪吗?”有个女性朋友说:“异性当然不用说了,就算被同性称赞可爱我也会觉得被愚弄,我不喜欢这样。

不过,当别人这样说我的时候,我不会没自信,也不会退缩,其实很想要笼罩在幸福的气氛里。”另外有别的女性朋友说:“如果无关紧要的人说我可爱,我会怀疑当中是不是别有企图,觉得恶心,或是觉得‘别想耍我’。可是,如果是自己觉得还不错的人这样说,我会很坦率地感到高兴。”还有人说:“说不定,可爱的形貌,原本就不是由自己决定的。”我提到的这些女性朋友,全都试图宽容地去看待被关系良好的人觉得可爱这件事。我也是这样。

到后来,对于男性说自己“可爱”这件事,我终于能宽容面对。

现在的我,可以承认自己在某些瞬间会想要倚赖男性,那个时候我会心怀感恩地接受宠爱。若要说为什么身段可以变得这么柔软,理由只有一个:我并不会因为那个“不年轻也不柔弱”的自己而退缩,也不觉得自己有不如人之处。人近中年,正确的自尊心终于萌芽了。就算男性自以为是地因为觉得我可爱而“想要保护我”、“想要帮助我”,那也不能证明是我软弱无能,这跟我的能力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是男人的一厢情愿罢了。人们把这叫做“年纪越大脸皮越厚”,我求之不得。

可爱属于谁?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都认为它不属于我属于他人。身上有可爱的东西会让我觉得不舒服,我对“可爱”曾经敬而远之到这种程度。但是后来我下了新的结论,可爱这种感情,经过迂回曲折,会附在自己与人或物的关系性上,即使它指向了自己、即使觉得某样东西可爱,也不用从中硬挑错处加以否定。可爱可以是属于任何人的,若可爱感是从关系性中诞生,那不分年龄或性别,它都适合一切,这一点也都不奇怪。(延伸阅读:

男女的可爱不是同义词,虽然看到招人喜爱、需要人保护的可爱女生我依然会怒火中烧,但我会以“我也有属于我的可爱!”来开导自己。比起最大公约数的可爱,如今藉由从一对一的可爱中找出价值,我已经能取得心情上的平衡。

在踏进四十大关的现在,万一有人说我可爱,我会厚脸皮地大喊:多一点!再说多一点!上了年纪人果然会变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