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来临前》 Before The Flood 是李奥纳多接下联合国和平大使后,制作的气候变迁纪录片。纪录片中以直白的画面向全人类提问,既然我们已经意识到环境问题存在超过半个世纪,我们为什么还是等闲视之?我们能够在为时已晚之前,采取行动阻止灾难发生吗?文末有《洪水来临前》线上版免费观看连结,直至 11/08 23:59 分有效。(同场加映:

在我小学的时候,学校在我家的后面,我翻个墙就能进入校园里头,有一阵子非常流行抓独角仙,甚至在我后里外婆家附近的杂货店里头,都能看到独角仙被养在盒子里。我记得小学有一天,我总算看到一只独角仙在树干上,开心地捡起来,它乌黑的外壳透着阳光隐隐发亮,然后我心满意足地把它放回树上,它如获大赦般的用力爬到树梢。

但记忆中就仅这一次,之后我再也看不到独角仙了。

长大一点后,因为自己相当幸运,我得以去很多地方旅行,印象最深刻的时候其实是我在印度的时候,我到了一个接近荒凉的地方,睡在杂物堆起来的房间,地上总是会有清不完的黄土,扫把是用不同树枝组合其来的原始东西,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扫把。而我的脚底板总是会有一层无法清理的黄土垢,卡得非常的深,直到我回来后一两个月,还依稀可以见到那片黄色。(推荐给你:

但我在那里的生活是悠闲而惬意的,练功,吃素,坐在黄土上发呆冥想,生活可以过得很简单。我每天需要消费的东西少得可怜,连卫生纸都很少用。唯一我真的需要的现代科技是网路,只是我在哪里的网路慢得可怜,唯一打得开的就是 messenger,追根究底我对网路需求的背后其实也只是我想要和我珍惜的人们保持联系。

生活真的可以很简单。

但人真的很容易分心,也很容易被一些其他的事情给占据了所有的思维。记得我在进大公司之前我不时关注气候议题,那时候相当喜欢加拿大女作家Naomi 的书〈天翻地覆 This change everything〉,对气候变迁造成的影响感到恐惧、愤怒与颤抖。也想过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参加了几场论坛,以为自己好像有参与了,心安理得。

然后我进了大公司。存款的金额多了许多。我每天穿梭在百货公司的地下街,吃着以前可能觉得奢侈的餐点,而现在只是我想三秒要不要买的决定而已。有时候甚至晚上加班的时候会大手大脚花钱买鼎泰丰。我吃着,却也没吃出什么味道,就是这样而已。人太容易分心,也太容易习惯。山珍海味吃久大概也是如此,一切都是习惯的一部份,虽然我距离真正的奢侈还有一段距离,但见叶知秋,我其实好像也不需要追求高级名贵的食物,一切都是被外在环境影响下的结果。我们不需要这么多。

一切我们觉得我们需要的东西,其实都是比较,也都是外在环境加诸在我们身上的想法而已。

开始工作之后,我开始忘掉气候变迁这件事情,完完全全的忘记,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可怕。我才知道人多么容易局限在一些小小的东西上面,而被制造出来的忙碌给填蛮身心,我每天下班后都想着早点回家,郁闷一点的时候去喝几杯酒,哪有什么心思和余力去考虑发生在看似离我很遥远的气候变迁。

我真的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偶尔出门吃东西外带的时候,拿着塑胶袋,看到自己手上的塑胶袋的时候,也只是眉头一皱,但渐渐的,我眉头也不皱了,我看不到我手上拿的塑胶袋了,因为我习以为常。

记得上班前几周被冷气快要冷死的时候一心觉得荒谬,外头热个半死我在办公室被冷个半死,这到底是什么荒谬的情况,一个人为创造出来穿着厚西装吹冷气的专业形象?这就是我追求的东西?但渐渐的,我也不再这么想了,甚至在冷气关掉的时候还很生气地想着,这不是要热死老子我吗?然后我又忘了当初的荒谬感。

我每天在各方面,包含工作上,看到我们人为制造出来一个又一个的困境,这些困境源自于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导致了现在的结果,但我们又不可能去改变,导致只能在原有的框架上面寻求补救,但这样的补救又回头来让这个环境越来越糟糕,我们被自己创造出来的困境给慢慢搞死,真是讽刺。这样的状态岂不是像我们的社会。(推荐阅读:

但这样的改变不是不可行,只是我们都太害怕改变了。我完全明白这样的心情。越长越大我越来越发现一件事情:我变得好懦弱。

想说不能说,想做不能做,许多事情我不说不做,不是因为智慧,也不是因为圆融,而是因为懦弱,因为狡猾市侩所造成的懦弱,因为习惯安于现状而产生的懦弱。最后这样的懦弱终究导致我们毁灭。

现在我再度看到这部影片,我才又终于想起来了,影片里面所说的东西,一年前我都知道,也为此感到不安与惶恐,但是我忘了。现在我终于想起来了。

这部影片有一半的时间是我流着泪看完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流泪,但里面的许多景象,是没有真实看到以前,不能够想像的,它超出我们对灾害的想像能力。

以前我总想着有些事情如果我来做的话应该可以做得更好,进而生出从政的想法。但回头看这真的是相当天真的思维,因为任何激进的改变势必造成既有利益的反扑,你做得越多,权力流失得越快。而我自己论行动力而言,不及我的好朋友 陈凯翔,论对这件事情关注与投入程度,不及我的朋友 Liang-Yi Chang,充其量我也只是一个一般的人而已。

不过我希望我的朋友们,你们能把这支影片看完。我印象深刻是李奥纳多去访问 NASA 的太空员 Dr. Piers,他说:“好吧,我们来正视这件事情,这场灾难不会消失,不会停止,但只要我们愿意正视这个问题,我相信永远会有解决的方法,我知道这个后果有多惨多可怕,但我永远相信我们会有方法。There is always a way out.”

我记得这次去印尼的海边度假,一样原始的小屋里头,各式各样的小虫子爬在我的房间,我觉得回到印度的那段时关,安适而自在,特别印象深刻在夜晚躺在海滩上,看着整片瑰丽璀璨的星空,心头深深的被震撼。我不希望这样的景色消失,不希望这样的海滩消失,我希望我的下一代,还有机会看到一样的景色。

各位,请响应我朋友的活动,以及我们每个人还是能够造成一些影响,改变的你的消费,改变你所吃的东西,试着去影响周遭的人事物,然后不要等待。人是很神奇的生物,一切都只是习惯而已。

我希望有朝一日,还能再看到独角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