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贩卖部开张,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里的小店,贩卖着人们的各种情绪、与向往的特质。如果,“感觉”是可以钱买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匮乏,你想买些什么?亲爱的,我们活在社交的世界里,为什么无法连结?你需要的,是脱下面具安心做自己的能力。(

贩卖部的生意靠的是口耳相传,虽然这种宣传速度不像市面上的广告迅速,但从朋友那儿听来的消息经常更能说服你去买一瓶试试。所以不论失恋的、失业的、失婚的,都想来尝一口快乐的、自信的、满意的滋味。

一般来说,口耳相传的速度缓慢,但我们听到消息的那一刹那,还是会心想着:“有这么好的东西吗?”。或者更多的是,我们都不太好意思承认自己竟也有这样的情绪,像是感到惶恐、罪恶、愤怒或落下眼泪。因此大都拖了再拖,等到自己承受不住的时刻,才会前来购买名为“自信”、“勇气”或“智慧”等药水。

我思考着,人类世界似乎尚未成为一个群体,他们在表面上连结,但核心价值中最重要的部分仍然四分五裂。

因为我们不知道在人们面前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或说我们不想要展露的原因即出于以为自己独有这些感受,殊不知这是许多人面临困难时共有的情绪。当你愿意踏出一步后,才发现原来不是只有我们拥有这些感受,而是一个生活在同一个家庭的人、同一个社会的人、乃至同一个世代的人都有类似的需要。(延伸阅读:

当经过不同的人事变迁、不同的文化洗礼,每个人也会造就出不一样的人格面具。但事实上,打从心底我们总还是那位刚出生不久,需要被人呵护和听见的婴孩。

就像后来我发现,比起这些情绪的重要性,更重要的是在喝下药水时,有人陪伴在你身旁,度过那充满难过、罪恶、匮乏、自责与凋零的一小时。所以每一瓶药水最后都有一句这样的指示:“寻找一位信任的朋友陪在你身旁使用。”

这句话总让我想起老顾客 EMMA,她是一个聪明人,很懂得在人前摆出“正确”的模样,这也让她广结善缘,到哪边都有朋友照应。但讲到信任的朋友时,就得打个问号了。

她总会挑选没什么人的时候来购买“自信”、“勇气”或“突破”,来了非常多次,也因此让我们不时有些聊天的时间。

聊过最多的那次她说:“在许多人面前我会武装自己,假装‘我很好’,但事实并不是像外表所看到的那样。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迷惘着未来该怎么走?犹豫不决时就会负面思考,也把自己心门关上……”

“好像总容易往坏的方向想去,不然就是干脆不想了。”我说。

“嗯嗯……我其实很想跟身边的朋友诉苦,但觉得每次都让朋友看见消极的自己,我担心他们反感。没有人喜欢跟整天负面情绪很多然后唉声叹气的人过日子,所以我包括自己家人,好友,朋友们都不太主动地诉苦,即使情绪已经不是那么稳定。”她皱起眉头,看向前方空气中的些微光尘。

“听起来无论什么时刻,你还是会想到别人怎么看你自己,很想给他们一种‘好’的形象。”(推荐你看:

“对,只有真的在几个闺蜜面前,隐藏不住眼神被逼问下,顿时就会在闺蜜面前放声大哭、整个歇斯底里的崩溃……”我可以感受到EMMA语气逐渐激动,“虽然一时得到了他们的关心,但回到家一个人还是会开始负面,然后变得消极。”

“似乎宣泄完又回到一个人不知所措的状态,感觉活得很累、一起床就很耗损精神。……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样的状态?”

“其实小时候我是很乐观爱笑的女生,但随着年纪增长经历了许许多多的喜怒哀乐酸甜苦辣,……以前对任何事情都抱着好奇且想冒险尝试的精神也消失了,现在就像戴着无数个面具的人,要知道在什么场合戴上哪一面面具,感觉好累,根本不像自己,过得好别扭好做作……我也希望能像那些自信心十足的人勇于做自己。但我却只敢想,要我突破却好难。或许深怕做了突破与改变会被指指点点的,所以我不敢也不愿意面对。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年纪快逼近三十,看着跟我同龄的女生们都已经有稳定工作收入有些也成家立业,更有些年纪比我小的现在都ㄧㄧ正实现梦想与目标,而我却驻留在原地让任何想帮助、关心我的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让我能振作清醒起来?……大家都为了我而担心烦恼着,而我却像是个局外人,一点都不会对于我的人生感到紧张与负责任,就这样日子过一天算一天,如同丧尸般一样行尸走肉......”

一个人戴上与脱下面具的能力,决定了他在人际关系中的辛苦与否。

在家庭中或社会上的发展过程是这样:一个人尚未拥有任何生存能力之前,我们只能依靠“他者”的给予、按照“他者”的期望,努力博得“他者”的好感。于是我们学会了制造面具的能力,也就是瞭解如何迎合别人,让自己在生理或心理需求上取得更好的资源。

通常这里会遇到第一个难关,“无法戴上面具”。

而在你能够与别人友善相处、或势利一点地说,我们得到足够的资源后,这时不免精疲力竭,因为许多能量都花在上述所说与“他者”的互动当中。我们也想要有能够做自己的空间,且不只是回房间后的小空档,更是在“他者”面前,不论家人、朋友、陌生人都能展现真实自我的一面,因为不断“戴着面具”与“转换面具”好累。

所以这里会遇到第二个难关,“无法脱掉面具”。

这种疲累耗损精神的速度相当快,尤其在你体认到那面具死钉在你脸上,想拔拔不掉的时候,一股焦虑感先是发作,随后郁闷的心情油然而生。你开始觉得“越来越不像自己”、“生活行尸走肉”、“顿时失去人生方向”、甚至“干脆摆烂算了……”。

但如同前面所说,我认为这是一个人正常的发展过程,且代表你有迈向成熟的可能性。因为“面具”是与人互动、和平相处的关键。毕竟若你口无遮拦,见人说鬼话,见鬼说人话,那么你很难与其他人沟通合作、容易起争执。这个前提下,意识到自己有“面具”就是一件很重要的觉察,也是你能脱下面具的开始。

“所以怎么脱下面具呢?”

“意识到不只是你有脆弱的一面,别人也有。只是我们都不甘、或不敢勇于在他人面前展现这部分的自我。或许看看‘真实生活’周遭的人如何生活吧。我指得不是 Facebook 或 Instagram,而是在朋友谈话间听听他们也有的焦虑、在成长团体中听听成员也有的痛苦。”

你会瞭解到我们并不特别,都是受限于某些情绪困扰与生理疾病,而且摆脱不了社交难题与家庭纷争的个体;接着才会意识到,其实我们也很特别,竟然能因着这些分享觉得好过一些,竟然能对自己过去如何牢戴面具进行反思。(你会喜欢:

逐渐的探索之后,或许原先认为那固执的、坚不可摧的自我怀疑会慢慢被解构,于是,你才学到如何勇于自由地脱戴面具、自由地展现自己

【情绪贩卖部】你想买什么?

如果你也想和我分享,你买了什么?你的故事是什么?又可能蕴含什么意义?我很乐意听你述说:)

更多文章,欢迎至脸书专页:标注自由-写给自己的心理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