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下半年度最重要的活动来了!带你直击女人迷与卫福部合作《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记者会现场,看见台湾当代性别暴力防治现况,如果你期待更好的世界,现在就加入我们。(推荐阅读:

今年,女人迷与卫福部合作一系列性别暴力防治活动,邀请 Lara 梁心颐及 Esther 梁妍熙姊妹担任性别友善大使共同响应、号召男性及青年族群投入性别暴力防治工作的行列。

卫生部在推动性别暴力防治推动努力已久,这次与女人迷联手以科技为支点,站上推动性别的浪头,期待用《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一齐打破暴力,

尤其在从台湾到国际性别暴力频传的今年,艾玛华森在联合国发表的演说也是这次系列活动的理念。

“只要有一人受害,全世界都该起身反抗。”——Emma Watson(延伸阅读:

女人迷与卫福部齐手打破沈默,这天的记者会现场我们邀请卫生福利部保护服务司林维言副司长、女人迷执行长张玮轩、Lara 梁心颐及 Esther 梁妍熙姊妹一同为性别暴力防治发声,现在,就让我们跟着数据来看台湾性暴力现况。

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众志成城对抗暴力

卫福部副司长林维言说明为性别暴力防治拍摄的街访影片内容:“从影片当中看到不论亲密关系、性骚扰、性侵害,每天都在发生,性别暴力就在我们的周遭,有可能一不小心我们就成为受害者、或是加害者。卫福部透过各种方式宣导让民众认识性别暴力,透过各种管道呼吁全民一起推动性别暴力防治工作已久,我们希望最终有一天,再也没有性别暴力的受害者。”

林维言副司长也说,这次与女人迷合作,是希望结合彼此对于性别认知高度、深度以及广度,因此以《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响起号角:“在卫福部的观察中,我们发现年轻族群对网路很有依赖性,网路的科技特性让性暴力宣染得更快,可能让我们伤害到某个人而不自知。因此我们希望聚焦在年轻族群、网路族群,平时不容易碰触议题的那些人,设计一个跟这些族群对话的机会,我们很高兴跟女人迷这个非常棒的网路平台,共同设计合作,推动《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

林维言副司长进一步说明《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的活动内容,即是把一群人集合在一起,进行四十八小时的脑力激荡,用科技来解决性别暴力问题,结合不同人才共同讨论编写程式。

“我们希望透过这个竞赛活动,让关心议题、或是不理解议题的人能共同对话,透过脑力激荡创造出行动方案,期待有一天,性别暴力防治更能遍地开花,我们不再让彼此受伤。”

性别暴力最频繁的场所:家庭

女人迷创办人张玮轩在现场感谢卫福部长期以来的深耕,也期待在女人迷的第五年举办这一场盛大活动,能更“拥抱多元”的初衷帮助更多人。

张玮轩执行长深信媒体力量能让性别议题触及更广,也恳切需要各界人马的齐心协力:“我非常荣幸今天可以代表女人迷参与这个盛会,我们跟卫生福利部一起揭开这个活动,最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媒体的力量,让大家知道性别暴力防治的重要。”

现场玮轩分享了卫福部研究的惊人数据:“每三人就有一人曾经历过性骚扰、每四人就有一人曾遭遇亲密暴力、亲密暴力中有 20% 的精神暴力。”

她说:“这个数字平常你可能没感觉,但是当它发生在是活生生的人身上时,是非常疼痛的一件事。”玮轩分享小学时身边同学曾遭遇过的性侵案:“那时候她告诉我,她都不敢睡着,因为每次睡着恶魔就会来,隔天早上起来,她就会流血。”当时的玮轩并不知道那意味了什么,现在想起这个记忆,她知道这是生命中沈重的提醒:“当时我跟妈妈说,妈妈跟老师说,老师们开始逼问小朋友,我妈妈知道那是会发生性侵案的家庭,于是告诉我不能去她家、不能跟她玩。”

分享完这段记忆,她哽咽着说:“我们看到性别暴力最常发生的地点,最多的数据是在熟人、家庭内,这件事我们必须要让更多人知道,我们必须一起打破性别暴力的迷思,我们必须要让世界更好。我们一定要做什么,你不知道未来的那个受害者会不会是你的朋友、你的女儿、他会不会就是你?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做点什么,让世界变得更好。”

我们能不能不要再有下一个受害者?女人迷与卫福部共同把这个恳切地质问还给大众,或许,就从这一刻开始行动。

倾听彼此、打破沈默:你欠自己一份勇敢

行动是开始谈论、透过打破沈默来改变现况。一如创立妹妹娃娃多媒体的 Lara 与 Esther,谈起两人创立的初衷,Esther 说是希望女人可以接受自己的生理特质、阴性特质:“不掩盖女性本质,勇敢展现自己的美好。不需要因为怕别人对我们怎么样,而去隐藏自己。”Lara 回应不论性别,我们都该人倾听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勇敢。(同场加映:

Lara 与 Esther 与女人迷、卫福部一同追求平等、拥抱多元,也以 Lara 新作品《阳光》送给这次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作为主题曲,Lara 说在后台听着前台的分享时,因为这样的性别理念激动得想流泪:“我们很荣幸可以一起完成这件事,也希望能用正能量来对抗这些阴暗。”

两人这次最想对《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说的话就是:“倾听自己的声音,捍卫自己的声音,不就是不。”

Esther 分享在国外,一旦说“不”,只要对方在侵犯第二次,绝对就是上新闻案件,不会有“把不误认为好”的文化:“我曾有一个朋友遭受性侵害,很长的时间不敢说出来,我告诉她:‘你遭受性侵害不该觉得自己的错,那晚发生的事、那个男生如何对待你,跟你的穿着外表没有任何关系。’”

Lara 说自己也在学习身体的界线:“我是男性朋友很多的人,要拿捏界线是需要学习的,你必须问自己到哪个地步感觉不舒服、你是不是同意他这么做?而不是屈就自己。我们都是希望气氛融洽的女生、不想变成讨厌的人,所以就让那些男生吃你的豆腐,回去就会责怪自己,为什么我不 say no?”

Lara 也举例自己刚进演艺圈时,面对性别玩笑的疑惑:“当时会有前辈用开玩笑的方式去调侃你的外表或才华,你甚至会怀疑自己、他开这种玩笑,我要跟着笑吗?我们要传递暴力行为是不应该噤声的。尤其是台湾社会文化,我们很容易沈默进而怀疑自己,我们需要更多敢言的力量。”

两人相信性别暴力不只发生在女性身上,任何性别都有被伤害的可能,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勇敢说出来,勇敢说出那一个“不”、做一个懂得拒绝的人。也停止谴责受害者的风气、避免对受害者造成二度伤害。(推荐阅读:

面对性别暴力防治,妹妹娃娃多媒体与女人迷、卫福部,渴望群集更多力量,找到期待一个更好世界的人们,就从现在发现可能的方案,利用两天密集思考与创作的时间,做出第一步实践。

“路很漫长,但是不开始走,永远就不会改变。”

性别暴力防治骇客松 - 性别暴力解码计画,现在启动!邀请你现在就挺身而出,参与这个改变的时代。

现在就报名,性别暴力解码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