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大小小的电影和戏剧中,总能看到林美秀的身影,她演活戏里每个妈妈的角色,一句台词和神情,总能轻易触动我们大笑的神经。她是林美秀,有人说她是绿叶,但她更是自己的红花。尽管有多年的演员经验,每一次的演出都来自她战战兢兢的准备,在萤光幕外的她,其实淡然安静,来看看林美秀怎么看自己的戏剧人生?(同场加映:她就是红花!独家专访林美秀:六十几岁我都还要演戏

TEXT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PHOTO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若说要票选哪个女演员当国民妈妈,想必非美秀姊莫属。笑感动天,亲和力十足,浑身盈满温暖强大的能量。无论银幕大小,只要看见美秀,就保证有好戏。

在台湾,有谁不认识林美秀?她是“为了生活每日都来洗身躯”的贵妃,是“我歹命啦”哭倒长城的孟姜女,是《总铺师》里顶着沈殿霞头、穿紧身衣跳“金骂无ㄤ”的膨风嫂。银幕上的美秀熟悉亲切地就像你认识多年的巷口阿姨,会让人想拍拍她手臂说,“矮额,我看你演那个有够好笑,足三八捏!”

我真的好笑吗?

但镜头外,林美秀桌上的手机正开着宝可梦地图,边吃薯条边缓缓地说,“其实我私底下还蛮安静的,我会跟我熟悉的人打屁,捉弄她们,但其实没事的时候很少讲话,是宅女。大家都认为喜剧演员就是每天开开心心,我跟你讲,不对唉,喜剧演员是不讲话的,我们都是要演,才演得出喜剧的感觉。”

最近林美秀在《销售奇姬》里化身购物专家,和白歆惠上演职场生存战,这个角色平时面无表情,但一场和白白争夺机会的即兴演出,烙法语跳地板动作连十三响都来凑一脚,让人瞬间哑然失笑。银幕上看起来浑然天成的喜感,其实都是喜剧演员烧脑换来的心血,每个角色嘻笑怒骂的程度都需要精准的调配拿捏。(推荐你看:剧场女力姚坤君:温柔爱自己,是饶了那个无法完美你的人

“你知道逗人家笑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逗人家哭很容易,逗人家笑很辛苦啊,不好笑的话就很糗。我常常在想说我这样好笑吗?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想,刚刚那样演好笑吗?不好笑唉,可以重来吗?每天都在想,这样好笑吗?那样好笑吗?有一阵子戏演蛮多的时候真的会担心。”

红花易有,绿叶难求

大概也很难找到像林美秀这么好用的配角了,不管是舞台剧电视剧大银幕都想要她。林美秀心里清楚,当片恰到好处的油亮绿叶才是最难的事,“红花就是放在那边,但是绿叶你要陪衬,去捧人家更难!当你没有火花的时候,再怎么有红花都没有用。今天不管戏份是不是主角,我还是把自己当成绿叶,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宁愿演插花的角色,时不时出来拉一下氛围,就会觉得这个人很可爱,我不想要你连看我十五集,看得很腻。”

自小加入舞团,林美秀向来习惯群体生活,也培养了事事替人设想的个性。接触屏风表演班开始演舞台剧后,更让她明白好戏从来不是一个人可以成就的,“以前舞跳错了可以笑笑就过了,可是演戏,演错了,完了,后面那么多人都会被影响到。所以那时候我才真正学到,在台上全部都是责任感,电视电影都是,没有人要你扛大戏,戏是大家一起扛的。”

“以前看老前辈演电视剧,都很谢谢他们教我很多,不管是四机或是单机这样拍,你跟着他们走,那个氛围准没错,他丢球你接球,不需要去抢。现在小朋友演戏的节奏是你无法想像的,很多演员都太抢了,可是演戏就是演戏,它没有抢,抢戏的话你就去演短剧就好了,”林美秀感慨地说。(同场加映:她就是红花!独家专访林美秀:六十几岁我都还要演戏

“我记得国修老师讲过,就算今天台上有二十个演员,底下两个观众,三个观众,你都要演,如果下面是一万多个观众,你还是一样照演。我觉得这就是演员的本质,不管怎么样,就是把角色演好。”

所以她根本不在乎什么花啊叶的,能够演活每个角色,将正面能量传递到观众心里才是要紧事。

找回小人物的故事

好比吴念真的《人间条件》系列,讲最平凡赤裸的小人物心声,林美秀一路从第二号作品演到第六号,心甘情愿豁出去追随,“演吴 sir 的人间系列真的很累,心里会怕,可以不要演了吗?因为上去又要开始掏心掏肺。但一上戏就像着了迷一样,起乩了,然后下来后会微笑,很辛苦,眼睛很累却很有精神,那一两个小时,比拍三个月的偶像剧来的爽。”

不爱演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角色,因为那不是真实的自己,林美秀更在乎的是戏有没有发挥良好的影响,“本身我们要一直微笑,给人家正面能量,才会很好。我觉得台湾以前很可爱,有很多电影把小人物的故事演得淋漓尽致,我很希望把台湾的可爱再抓回来。期待能出现好剧本,没有启发没关系,至少让我们看到很贴近台湾此时生活的感觉。台湾有很多非常美,非常感动的小故事,慢慢都被磨灭了。不用去看韩国,看好莱坞,他们是用什么钱在砸,我们没有钱,就用实力嘛,用故事来砸也好啊!”

明白自是什么料,然后耐心将自己琢磨发光,是林美秀一路走来的哲学。无论是当舞群从风光到没落的那十年;或是在剧场苦熬,一度穷到身上剩 15 元,从信义国宅走去国家戏剧院排戏的那十年;或是拍了喉糖广告从此大红大紫,开拓喜感戏路成为国民天后的这十年;最内里的她仍然是那个来自兰阳,朴实低调,半辈子为父母奉献,认真认份的林美秀。(同场加映:职场笔记:你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

以《你的眼我的手》夺得金钟迷你剧集最佳女主角的时刻,她流泪说道,“我妈妈跟我说,演戏没拿奖没要紧,下一回再来,但是如果拿到了绝对不能嚣张。我会一辈子记得这句话。”

演遍嘻笑怒骂的人生百态,林美秀的眼神有着理解人间聚散悲欢的温柔,那是岁月一点一滴提炼熬煮出的甘草味,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