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小姐】女人迷全新短文单元,小姐去运动,不为讨好谁,为了取悦自己,渴望一个重新流汗的身体。如果你看了运动小姐几周,还是没有运动的冲动,这次不如来听听村上春树跑步的故事,寻找你自己动起来的理由吧。(推荐阅读:

刚过去的礼拜一放了假,许多人糊里糊涂地迎接连三天假期,配着淡淡秋意,空气里都慵懒起来。

这三天没闲着,上周六是同志大游行,我跟编辑 Ab 早早现场卡位,顺着南段路线走,一边直播,天空飘雨轻轻打在身上,我们没打伞,从凯达格兰大道一路走到大安森林公园。经过许多停下脚步休息的人群,一旁听人碎碎念:“我们这样走,连 1/3 都还没走完啊。”心头一惊,跟 Ab 相视傻笑。(推荐阅读:

还当学生的那几年,觉得自己怎么走路都不会累,跑步也不会喘,于是恣意消耗年轻本钱,后来成了上班族,久坐办公室成了一种很糟的习惯,坐下像入定懒得起来;走几阶楼梯就觉得身体好重;下班觉得身体隐隐约约这酸那痛,一片软烂,不如睡去。

运动大概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像一帖解药那样的,进入许多上班族的日常行程吧,你觉得身体大不如前,很容易累,不知所措,你不知道自己是老了,还是太懒了。

我忍不住觉得,运动还真是生活的解药,运动也该被视为休息的一种。休息不只有睡觉,不只有看美剧,不只有聊天喝下午茶,运动也能是休息,邀你身体力行,找到生活吸与吐之间的最佳节奏。

我印象很深刻,村上春树在《关于跑步,我说的其实是...》里头提到,横跨人生四分之一世纪的路跑回忆里,他记得最清晰的是 1984 年,他和作家约翰厄文在中央公园慢跑。

那时村上春树翻译了厄文的作品《放熊》,想到纽约采访他,厄文的回覆很简要,“我很忙,抽不出时间,但每天早晨我都会在中央公园慢跑,如果你愿意一起跑就可以谈。”

于是那一天,村上春树跟厄文共度并肩跑步的早晨,不能做笔记,无法录音,空气很清爽,记忆清晰地在吸吐之间住了下来。村上春树于是说,“我写小说,有太多都是从晨跑路上学到的。”有时是获得,有时是更自虐式的,村上春树如是说,“一旦跑起来就不能因为累而中途停下,就算用爬的都得想办法回家。”

运动能教会我们的事情,比想像得更多,藉由身体移动,会看见更多观看世界的可能,会知道比你坚持的人还好多好多。

这是做为一个写字人,每当我想偷懒不运动的时候,一直放在心上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