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单身女子周记,在赌城的单身女子书写一个人在城市里华丽的生活。尽管说着独立坚强、宁缺勿滥,但有时候总不那么愿意落单,一个人对抗这个世界,有点孤单。这周她和朋友一块到啤酒节现场,为了遇见朋友的前任,来个甜蜜复仇。却开始感慨年过三十的女人,踏进酒吧落单不得。“毕竟我们要保持头脑清醒,才能和消极的潮流抗衡,才能为追求真正的快乐和平等奋不顾身。”最后她这么说。(同场加映:【赌城单身女子周记】敬我的不合群恋爱品味

   

毕竟我们要保持头脑清醒,才能和消极的潮流抗衡,才能为追求真正的快乐和平等奋不顾身。

听乐队唱罢 Pink Floyd 的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我和利亚离开嘈杂亢奋的美高梅德国啤酒节现场。那里的男男女女互相打量,空气中充满酒精、疯狂与荷尔蒙的气息。

我其实很讨厌夜场,充满了赤裸裸的竞技,露出来的每寸肌肤都在提醒着物竞天择这个真理。利亚拉我去的原因很简单,她去年在那里结识了前男友,或严格来说,只是床上好友。她带着近乎必须重返案发现场指认凶手的决心,准备在纷乱中与他重逢,然后装作视若无睹,或许会大发慈悲给他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这就是我认识的强悍利亚。

过去两个小时,我要了斯巴登德国啤酒,利亚点了教士小麦啤酒。不远处有人不断敲打铁饼比试臂力,初出茅庐的庞克少女引人注意放浪尖叫。搭讪的人自然是有的,我们却提不起劲。利亚的前炮友也没有出现。

“我能想到在澳门最孤独的事,就是一个人来啤酒节。我们这种没结婚没小孩的人,过了三十岁还没有进入所谓‘人生胜利组’,能做的只是珍惜身边的酒友了。就连古希腊神话里的酒神戴奥尼索斯,出场喝酒也要有性欲旺盛的萨弟儿,和优雅性感的水仙陪伴在侧,方能开怀大喝醉态酩酊。喝酒为何必须呼朋引伴?回来亚洲后,我一直觉得有种奇怪的压力,好像一个女生到酒吧喝酒就是鲁蛇,要不就是另有盘算。女生独自买醉还是一件自讨苦吃的事情,就像性侵受害者老是被指责穿得暴露引人犯罪。”(推荐你看:好莱坞女星裸照外流的反思:“妳穿太少,才会被强暴”的年代,其实并未远离

利亚是消极的抱怨者,西方国家又何尝不是这样?她拉我来啤酒节,也说明了她不得不入乡随俗。擅长演偏执狂的美国演员杰克 · 尼克逊由香烟转抽雪茄时说过:“唯一能助你戒除坏习惯的方法,就是用一个比较好的习惯代替它。”我送利亚回家,帮她泡了一杯参茶。(同场加映:单身日记:我偏要做任盈盈,去爱放不下前任的人

“好啦好啦,别再做某某的炮友,也别再做戴奥尼索斯的酒友好吗?”毕竟我们要保持头脑清醒,才能和消极的潮流抗衡,才能为追求真正的快乐和平等奋不顾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