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女的社会是怎么生成的?先看看存在于人身上的厌女痕迹。作者空心二胡的故事是这样的,从小,她为自己身为女生这件事感到可悲,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妳这么胖没有人要当你男朋友”;“没有人喜欢肥猪”、“没有人要上妳”,她经历过精神暴力、言语霸凌,她以亲身经验分享,这个厌女社会是怎么生成的。(同场加映:

虽然这件事情曾经在一篇名叫《我为什么会仇男》的文章里提过,但是看到这个话题时,我还是难免为我自己的前半生感到可悲,如果要问身为一个人最悲哀的事情是什么?

大概就像自古至今被性侵的女生一样,明明是自己受害,却又因为受到单一舆论环境影响,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罪人,并真心为自己感到“忏悔”的行为一样吧?我当然是没有遭遇过这种事情,但是我的前半生受到男性对我的厌女行为,以及我自己对于自己身为女性以及女性群体的厌恶,让我真真切切感受到,我现在长大能够意识到厌女问题,并且开始脱离厌女的处境,真是我人生的一个万幸。(延伸阅读:

我经历过的厌女症是什么?

我从国小的时候开始就是土肥圆,所以我从国小一入学就经历过很多霸凌和欺凌,特别是男生对待我的态度特别恶劣,孤立、言语羞辱不说,他们对我的举止也经常伴随着大声咆哮、肥胖羞辱甚至是肢体暴力和恐吓威胁。

我在国小的时候,就曾经被男生丢球、被泼水、被威胁钻他胯下,还围堵恐吓吃粉笔,说真的每天经历过这些事情,让我日后对于男生有很不堪的回忆,也因为在小时候没有经历过正常两性相处的经验,所以直到现在我已经长大了,我还是觉得男生很可怕。

到了国中以后已经不太会出现类似国小很强烈的暴力,但是孤立、言语羞辱、大声咆哮、骚扰和差别待遇还是有的,我在国中的时候就经常被隔壁班的男生群嘲恐吓,有次我经过隔壁 A 班的时候,那班的同学还会突然推一个人撞我,然后取笑那个人“很可怜”;不然就是在校外活动的时候,被隔壁B班的男生大力推一下肩膀,并大骂“去你的!”

说真的,我遇到这些事情的当下真的被吓到哭出来,但是我却无能为力。

到了五专以后当然情况是比国中还要轻,但是孤立、羞辱和差别待遇的行为还是有。还记得我五专的时候,我在社团认识一个萝莉控学弟,他对社团其他女生很和善,唯独对我态度非常差,每次我跟他讲话或者是跟大家讲什么都故意无视我,不然就是很激烈的嘲讽和羞辱。比方有一次我说我要扮演胸部大的A角色,他就用很不屑的语气嘲讽我说:“妳出很肥的 B 角色啦!”

还有一次我要设定小说的角色,他看我笔记本的内容,觉得有个角色长得很眼熟,他就问“这是你自创的吗?”,虽然我的确有参考一个角色,但是我因为他的态度很差不想理,我就敷衍的“嗯嗯嗯”三声,接着他又嘲讽说“最好是咧!”还用讥笑的口吻一直问我“妳画大头是什么?”、“囚犯喔?”、“这是囚犯吗?”反正他的发言让我觉得很雷就是了。(推荐阅读:

(为什么我的小说有人物的绘画设定?是因为小说有插图才顺便画人设这样子。)

即使只是无视也很伤人

而我在大学、打工甚至是在博物馆听导览的时候,也会遇到像这个学弟一样的人,不是故意无视我,不然就是故意当着我的面嘲笑我的外表。

我大学注册跑摊子时,有一个学长一看到我,就大呼“怎么来一个这么丑的?”,然后在新生训练带学生时,那个学长也故意拿我的外表,当众羞辱我。

我在补习班打工的时候,打工的所有人里面只有一个男的,当他问所有女生“礼拜五有谁会去打工”的时候,看到只有我一个人举手,就好像一副遇到很惨的事,捂着脸朝天大喊一声长长的“喔”,好像跟我一起工作很悲哀一样。

我甚至在科博馆听导览的时候,看到一个男导览员问大家一个问题,对其他人的回答都有回应,唯独我回答三次都故意装作没听到,我当时觉得非常不舒服,但是我不能说什么。

然而很疑惑的是,这些人如此行为,不但不会被白眼,甚至还很受欢迎。关于那位科博馆的导览人员现实受不受欢迎我不清楚,但是像我上面所说的那个学弟,即使很外貌协会他还是有一个萝莉颜又胸部大的女朋友(我学妹),而那个学长以及跟我同单位的男生,在系上和办公室也很有异性缘。

但是一个女生只要长得胖和丑,别说会不会有异性缘,还要遭受异性的羞辱和嘲讽,甚至还要受到暴力威胁和恐惧,而且你受到这样的羞辱和暴力,不但连同性都不会帮,甚至连同性也会跟着一起嘲笑攻击你。

因此我们能说,处在一个对女性——特别是对丑女有极端敌意的环境里,难道不是身为女性最悲哀的事情吗?然而最悲哀的并不是旁人如何对待妳,而是在这种单一舆论环境下,妳如何看待妳自己。

厌女行为,不是只有男性

关于男性如何对我进行厌女的行为,我在上一段已经大致上谈过一遍。总第来说,就我一个丑女而言,我接受到的厌女,跟一般女生所遭遇到的厌女相比,真的是很血淋淋以及残酷,因为在父权社会的价值观下,男人认为女人一丑她就没有任何价值,而这样的价值观也渗透到女性对自己的看法,也难怪女人相较于男人会更烦恼外表这件事,而男性却不用花多少时间在治装上。

所以我的童年几乎是无论男女都会对我有厌女行为,因为父权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大到连女人都会将男人的感受当作唯一标准,并对女人进行分化甚至揶揄嘲讽攻击,导致有好一阵子我对于我的女性身份感到相当厌恶,我在那段时间一直想试图学习男性的文化以及所有东西,让自己变得跟男性一样,好像这么做,自己就会被男性女性看得起,并且稍微优越一把。

事实上以女人的外表做分类并进行差别待遇,本身就是对女人赤裸裸的物化,但是对于儿童或青少年而言,这种行为是不是物化他们怎么会懂呢?因为他们打从一出身就暴露在父权社会的价值观下,所以即使是女的,也有可能会做出跟男人一起讨论“一个丑肥女值不值得被男人‘宠幸’”的事情,或者是即使一群男的在嘲笑一个丑肥女没有性魅力,不但不会制止,甚至还会出现跟着男人一起嘲讽该丑女的情形。(推荐阅读:

那么在连女人都不会互相协助并且进行分化的情况下,你觉得丑肥女在这样的环境下是过着怎么样的人生?男性可以带头对一个丑肥女进行关系霸凌(孤立;搞小动作);言语霸凌(大声咆哮;恐吓;嘲笑揶揄);人格谋杀(造谣、毁谤、扭曲事实、挖洞给你跳等。有机会再详述。)以及肢体霸凌(殴打泼水等),他们甚至可能因为妳长得很丑,就故意放一支 MV 去嘲讽妳,不管你说什么都要否定妳,甚至还会故意在课堂上当着你的面对妳集体群嘲。

至于女生呢?女生看到也不会制止,甚至也会加入霸凌的行列,并且知道我喜欢班上哪个男生,也会故意当着我的面说她跟那个男生同一组或者是用同样的东西;就连我朋友知道我喜欢哪个男生,班上有人过生日或者办活动,也会故意问“那个男同学有要去,妳要去吗?”

性,是最伤人的利刃

至于男性除了会各种霸凌以外他们还会做什么?他们对于丑肥女最主要的羞辱,几乎离不开“妳有没有性魅力”本身,他们对于你的嘲讽以及贬低几乎离不开“妳这么胖没有人要当你男朋友”;“没有人喜欢肥猪”;“没有人要上妳”这种话,这些话不只对女生来说是羞辱,同时也显示出男性本身的自大,因为你自己本身也不怎么样,怎么有资格对别人说这些呢?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反驳这些言论,因为这个社会太在乎男人的看法,男人的价值观几乎铺天盖地到几乎成为人类的共同价值,既然男人的价值观已经成为所有人类的共感觉,你怎么觉得我有底气去反抗所有人类的价值观呢?

所以我儿童青少年时期经常为自己没有性魅力这一点烦恼,因为我就是因为没有性魅力,所以才会受到男女无差别的嘲讽和攻击,也因为没有性魅力,所以这一点长久以来一直是我被羞辱攻击的把柄。所以我五专以后为了证明我有性魅力做了很多事情,比方试图交男朋友甚至是约炮,但是不但没有成功,甚至还因为我的行为,被一堆男男女女更加嘲笑揶揄,不止取笑我长得又胖又丑,毫无性魅力,甚至还要被贴上“贱”、“不自爱”、“很有自信”、“只会想这种事情”这些标签加以揶揄,而根本不知道我做这些事情的整体脉络到底是什么。

自此以后我才意识到我的价值并不是建立在男性的下半身身上,而是建立在自己对自己的肯定之上,因此约莫到我即将上大学之际,我才突然“清醒”并且不再追求这些东西,但是在此时我厌女情结并没有丝毫减缓,而是进入了更激进的状态,我开始看青年漫画,男性向的东西,并且觉得女性向的事物都很幼稚无知,因为我觉得这些东西根本不了解男性到底是什么,所以我在这段期间几乎只接触男性向的事物,并且彻底贬低女性向的各种东西。(同场加映:

因为那时的我幼稚的认为只有男生的东西是聪明的,女生的东西是愚蠢的,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女性向的东西非常不以为然,而即使我在父权社会祸害这么久,被男性羞辱这么严重,我还是一厢情愿的觉得男人都好,女人都不好。

痛,如何使人觉醒?

那么我是到什么时候才发觉男人本身的劣根性?是我在浏览 PTT、巴哈姆特和 Komica 等大型网站的时候,发现男性对女性的批评非常不堪,整个口吻都用非常悲伤和愤怒的口气,把女人批评的什么都不是,顿时我才开始大动肝火。

并且从这时候开始,我就彻底瞧不起男性这个生物。原因是因为男人这一生都已经享有很多男性福利了,但只是因为正妹不理她,或者是交不到正妹女友,这些人就大动肝火,甚至还不敢对正妹发怒,还地图炮所有女性,然后又继续对正妹献殷情,让我觉得男性这个生物真的非常不堪。

这对于我这种长期被男性以及男性价值观霸凌或揶揄的人来说,我真的不知道我要用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这些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如果男生觉得美女单纯不理你,或者只是不被美女喜欢,交不到女朋友,就对你来说是个侮辱,那么你们对于不喜欢的女生的作为,有没有反省过自己的行为有多伤人?你们同样也会故意无视丑女,甚至你们还会羞辱丑女,那你们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会将心比心?你们真的有像你们所讲的的那么惨吗?没有女朋友与丑肥女要经历的恐惧和羞辱相比,真的是很严重的事吗?(延伸阅读:

然而这些人是不会反省的,因为有更多同性异性会认同他们的困境,并且跟着这些人把女生骂得什么都不是。

想到这里就觉得这个世界很悲哀。

美,人生就不一样?

然而事实上即使是很有性魅力的女性,她们在两性关系上也不一定过的滋润。

记得国中时,我们班一个男生很热烈追求班上一个很性感的女孩子,但是因为这个女生有男朋友,所以在她男友的威胁下,这个男的只好放弃对她的追求,转而开始追求我一个里外兼具的女菁英朋友,而这男的纠缠我朋友很久,即使我朋友已经表明对他没兴趣仍然不肯罢休,后来我朋友忍无可忍最后拒绝他,这男的反而见笑转生气,开始联合班上的男生一起霸凌我朋友,甚至我朋友还一度被那群男生叫嚣去死。

讲到这里,你能说这个社会对女生来说是公平的事情吗?你觉得现在的女性权益高涨到压缩男生的生存空间吗?

恐怕没有。

伤,能使人产生同情?

然而即使拥有性魅力但是却遭受到男性祸害的美女,她们会因为自己遭受过男性祸害就会有同理心帮助其他女性吗?这句话其实很难说。

我曾经遇过一个情史很丰富并为此得意的女人,她曾经说过她被同龄的人奚落她是公车,但是即使如此,当她听说我在五专的求偶焦虑时,她还是用很男性优越的态度,取笑我没有性别观(但是她平常跟男性讲话的时候,却又老是用非常男性沙文主义的角度跟那些厌女沙猪们聊得很开心。)所以一个女人会不会因为自己曾经受了伤就对性别有意识,这并不是很容易说得准的事情。

最悲哀的的,不是不被这个世界善待

打了这么多,我觉得很语无伦次,因为我看到这个话题时,我真心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因为我都被男人羞辱的这么多年,我居然还一厢情愿的觉得男人都好,女人都不好,并且学习男人的文化,否定女人的文化,甚至还因为自己是女性就否定自己身为女人的事实,到底是要多悲哀才会即使都被男人欺负成这样,还觉得男人好棒棒?到底要多悲哀才会让自己由衷的觉得,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却还由内而发的觉得“身为女人,我很抱歉”?

我们何时才会得到真正的解放?

从我真正开始脱离厌女心态,直到现在也才过了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的时间,我才由衷的对身为女人这样的事情感到骄傲,我才由衷的对自己身为女人这件事情感到自豪,但是即使我已经跟我的性别和解,但是我在本质上,早就已经没有身为女人应有的样子,我无论是在创作、写作还是行为举止上,都经常被误认为是个男的,在以前我会为我的男性特质高兴,但现在我却极力想摆脱这些东西,我学习男人的文化大半辈子的时间,直到现在我才努力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女人。

佛教有所谓的轮回之说,如果这世界真的有所谓的轮回转世,我希望我下辈子不要再继续当人,而是当非洲草原上与小伙伴共同奔跑狩猎的鬣狗,或者是在喀拉哈里沙漠中的狐獴,因为这些生物是母系社会,它们不会因为自己的女性身份而受到雄性不公平的对待,也因为这些生物不是人类,所以它们也不用烦恼人类社会在性别中的种种问题。

如果身为一个人类女子,在这个社会所受到的待遇却远远不及非洲野地里的小生物,那么即使身为人类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成为人类女子是这世界最悲哀的事情,那么真心觉得如果人可以选择自己灵魂的居所,还是不要选择继续当人类了吧。

(以上文章于本人豆瓣专栏以不同文章形式进行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