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士托音乐节曾带起摇滚乐爱与和平的理念,音乐节遍地开花,从 Fuji Rock 到 Summer Sonic,从 Glastonbury 到 Lollapalooza....台湾也有各式特色音乐节,从 2008 年开始的爱爱摇滚,来到 2016 听听他们谈,音乐,就是回到爱。(推荐阅读:

2008:这个世界,除了“爱”与“摇滚”,还有什么能让我们值得期待的?

实况是,我们都写不出“爱”这个字。

你在深夜问自己:“撑下去,有用吗!?”这个世代,没有人会告诉你答案、也没有人能担保自己走上的是甚么路,是不是在暗夜拖着疲累的脚步摸索,就能通往另一个幻想中名叫“成功”的净地,以为从此能获得了救赎。(同场加映:

“成功”早就不知道在甚么时候被巨大的后现代怪兽嚼的一干二净,剩下拉出来名叫“虚空”的一坨屎,我们只求能够存活,不被生活的速度吞噬、不被运转不息的全球市场强暴、半夜三点响个不停的讯息铃声霸凌,更不想成为那一坨屎。

我们挣扎、尝试在世界中抓住一点点的真实,“活得像个人”不是卑微的渴望,而是愤怒的宣告。什么时候开始,看似以人为出发点的工具,成为了宰制我们的武器。

顽强的血液仍带领我们往前,最终发现,世界夺不走的,仍是灵魂相互激荡的瞬间,于是音乐成为了我们的信仰,爱成为了唯一的活路,虽然不知道路的终点是甚么,但重要的是,有人一路相伴。

2008年第一届爱爱摇滚是为了一个简单的信念而产生的:回到人跟人最简单的接触。在自然的环境中舍弃对时间、空间的控制,有别于以往热血冲撞的音乐节,我们想在摇滚乐里面注入比较多爱的精神,让人们试着敞开自己,单纯让音乐充满我们,与我们相爱的家人、朋友、恋人,即使他们从没参加过音乐节──但是我们因为音乐而相聚,音乐是有着这样的力量,在听与歌唱中,在旋律及歌词里,把数个寂寞的个体连结在一起了。

2016:爱,可以让我们在一起。

八年过去了,世界变化之遽,我们依然脆弱、不敢轻易交出自己,而同时我们又是如此的渴望、需要彼此,太多滥情、粗糙廉价、过度包装的爱冒出来了,用不同的面貌向我们招手,不禁心想,在“我”与“我们”之间,相爱的路上为什么总是颠簸不平?(推荐阅读:

2016 的爱爱摇滚,承接第一届的信念,仍坚持回归人与人、人与自然单纯的关系,少了一点血气、多了一点柔情,我们不想轻易说爱,因为真实世界并非总是美丽,因为“爱”这个字说出口其实并不容易,但我们想试着让人们更勇敢一点点,拥抱脆弱的自己、拥抱在生命中相伴的彼此。

发现原来,喜欢音乐除了是一种美的感动、理解世界与自己以外, 更喜欢的是,音乐让我们在一起,而爱让我们看到那一丝真实。

爱,可以让我们在一起。

申援爱与和平,现在就购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