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写下,听海苔熊透过荣格心理学解析这部新海诚的热门动画片,电影里的梦与象征有什么意义呢?第二人格、共时性与英雄原型,以下有雷慎入!

《你的名字》挟带着青春制服恋爱与时空穿越的火红元素,还没上映之前就烧遍了亚洲市场,网路上的影评许多是聚焦于唯美的爱情、每张都可以当桌布的画风,或是时空穿越等部分,但我们真的看懂新海诚想说的了吗(以下有雷)?

日夜转换的黄昏“魔幻之时刻”、连结两人的发带组扭、被水环绕的宫水神社遗迹、甚至男女主角在同一时刻留下的无名的眼泪,究竟代表什么意义呢?

如果从荣格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整部动画最有意思的似乎是“梦”及其“象征”,本篇文章尝试以象征的角度来说明我所看到的《你的名字》,其实这个看似浪漫的交换身体故事,背后隐藏着的其实是两个“一半”的人,迈向一个完整的旅程。

三叶和泷:内在的第二人格

“巫女似乎都会有一种能力,在生命某一个时间和一个人交换身体”

女主角三叶的奶奶一叶说(很有趣,她们三代分别是奶奶一叶、妈妈二叶、主角三叶和妹妹四叶,等等,不是这个四叶妹妹)。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交换是一种命中注定,那“为什么”需要这个交换?

“三叶、四叶阿,以后就剩下奶奶和你们一起生活了阿!”

片中出现这句对白时,在电影院的我不禁鼻酸了起来。

三叶(Mitsuha)自幼母亲病逝,父亲伤心欲绝背离神社的传统去选议员,三叶从小就和妹妹倚靠着奶奶生活。在缺乏男性角色中长大的三叶,其实相当渴望一个坚强、稳固、又可以包容她的男性(阳性)角色,变得对自己没自信、走路不敢抬头挺胸、怕被同学看笑话的女孩,这点在很多父亲缺席的家庭中可以看到(冈田尊司,2015),但也因为这样,她拥有一般人不会有的敏感、纤细、依赖与温柔。

相反地,自幼和父亲生活的泷(Taki),被训练成独立自主、会打抱不平(在扮演三叶时,踢桌子表达生气)、赚钱打工,但却对感情和追求恋爱一窍不通,他所缺憾的正是人际关系的柔软。两人彼此渴望,又彼此互补,于是他们的交换,就是一个找到自己“相反性情结”(contrasexual archetype)(Stevens,2006)的过程──在过程中,泷是三叶的阿尼玛斯(Animus,女性所渴望的男性特质),三叶泷的阿尼玛(Anima,男性所渴望的女性特质)(李宗宪,2015李映嫺、潘世毅,2009)(细节请见友站 Pansci 的这篇文章)。

巫女与口嚼酒:每个英雄,原先都是孤儿

“每个英雄,原先都是孤儿。”

孤儿,是许多电影的原型。如果你仔细回想,你就会发现除了三叶和泷之外,很多英雄的出身不是孤儿,就是失亲。从寄住在麻瓜家庭的哈利波特、继承家中巫女的职业的三叶、被大娘养大的李逍遥,几乎每个故事的英雄,都有孤儿的影子。

为什么这些孤儿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变成英雄?Gibson(2016)提供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因为家庭缺了一角的他们,正努力地扛起自己,扛起母亲(或父亲),甚至,扛起整个家。(同场加映:

“内求型的孩子小时候会扮演起救世者的角色,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他人、甚至不惜牺牲。他们的疗愈幻想不外乎‘舍我其谁’的剧本,完全不明白自己在挑战不可能的任务,改变不想改变的人。”──Gibson(2016)《假性孤儿》

这看似辛苦的过程,却也是自性化(individualization)的历程(李宗宪,2015庄砚涵,2015)。《你的名字》泷奋力地跑着,穿越时空想和三叶见上一面,就是为了希望阻止憾事发生;女主角奋力奔跑着,这是她从未做过的事情,两个人在不同的时空卖力着,最后泷终于救了三叶,三叶救了系守镇,但他们真正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让对方活下来了,而是终于藉由这样的活跃,成为更完整的人了。

“当男人第一次救回女人,也才表示他有和女人产生关系的能力”——Jung,1989

许多童话、神话中,都有“英雄救美”的原型(Kast,2004),故事中的主角看似屠了龙、救了公主,其实整个童话都是主角的内心世界:他驯服/接纳了内在野性的一部分,通过这份原先让他惧怕的东西,终于能和内在的柔软、阴性的自己连结(公主)。(同场加映:

当然,这样的转变往往需要一些“魔法”,例如口嚼酒、彗星与逢魔之时。

产灵、绳结与逢魔之时:共时性,将我们编织在一起

“‘产灵/结’是一个土地神,古语叫做‘产灵/结’,这个名称有深远的含义,连接绳线是‘产灵/结’,连接人与人是‘产灵/结’,时间的流动也是‘产灵/结’,全部都是神的力量。我们做的结绳也是神的作品,正是时间流动的体现。聚在一起、成型、扭曲、缠绕,有时又还原、断裂,再次连接,这就是‘产灵/结’,这就是时间。”

祖母一叶说,是整部影片最难解,也最核心的谜。时间无所不在,但又如何把我们连结起来?

“这系守,我戴了三年。好像是一个重要的人送我的……”还记得三叶第一次在电车上遇到泷的时候,临别前把发带组扭交给他吗?那时泷明明不认识三叶,为何还会接下系守,还戴了三年呢?

编织之神,是跨文化的神。不只是日本,希腊神话[1]、北欧神话[1]、甚至我们的泰雅、太鲁阁原民文化中都有“编织之神”。元馨思身心科诊所的精神科医师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结(むすび)”跟荣格的“共时性”现象有关,人跟人的相遇也是互相编织的历程,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编入彼此的生命里。

你有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想哭的经验(像是泷和三叶一样,照镜子时潸然落泪)?或是走到一个地方,突然起鸡皮疙瘩?或者,第一次到某个地方,却觉得好像曾经来过,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惊觉这个场景曾见过的既视感(Déjà vu)?科学上的解释是大脑不正常放电,或是记忆储存混乱,但有没有别的解释的可能?或许,这些也都是某种共时性的显现。

共时性(synchronicity)是指,没有因果关系的、有意义的巧合(Cambray,2012)。

什么?看不懂?没关系我也看不懂(喂~),好啦我的理解比较像是我们所说的“缘份”(杨国枢,1982)。例如电影中,泷和奥寺前辈、同学藤井司(两个完全是来玩乐的家伙)一起去乡间找三叶的,几乎都要无功而返了,却在吃拉面的时候遇见糸守出身的老板[2],泷往圣山的旅途,才得以展开,这就是一种共时性,而陨石坑的遇见,也是一种缘份。

等等,那为什么男女主角可以跨时空相遇呢?黄昏的逢魔之时,又代表什么意思?

“黄昏,是意识阈降低,潜意识的刺激和意象都可以通过,此时,男性的女性面最容易被唤起。”(P.371)(Jung,1989)。

其实,塔罗中的月亮就是黄昏之时,圣经中也有狼狗暮色,这都是指“逢魔が时”[3],在这时刻里,我们开始有机会去触碰内心柔软的地方,和潜意识接触,可能会经历许多奇异的经验等。

“‘他是谁’(Tasokare)是‘黄昏’(tasogare-doki)的语源,傍晚,非日非夜的时段,也是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可以看到非人类的时段……”三叶的老师在课堂上说,薄弱的意识,搓得柔柔的自己(红鲸鱼用语),我们终于有机会和那个一直熟悉、一直想念,却又素未蒙面的自己相遇。

遗忘,是为了再次想起

“从前有一个国王

   忘记了回家的路

  他偶一抬头

  看见满天的星星”──假牙(2016)《感触》

遗忘,是为了再次记取(林耀盛,2016);错过,是希望还有机会相遇。那些拥有与失去、陨落与升起,像是层层叠叠于星空上的绵延,穿过时间、记忆、口嚼酒、咖啡厅、乡间的车站、逢魔的时刻、以及每天上不知道来自谁的凝望,我们依然寻觅者,依然在那长长的彗尾中忘记了对方的名字,却也开始真正记得了,自己真实的样子。(推荐阅读:

注解

[1]感谢郭蕙棻无私分享,以下简单摘要维基百科的描述。

  • 诺伦三女神北欧神话中的命运女神,她们的主要任务织造命运之网、以及从乌尔德之泉中汲水浇灌世界之树,三姊妹不仅掌握了人类的命运,甚至也能预告诸神、巨人以及侏儒的命运。”
  • “摩伊赖希腊神话命运三女神的总称她们通常于三位老妇人的形象出现,整天忙碌着纺织人与神命运的丝线。

[2]感谢Cheka Mirror同意引用。

[3]感谢心理师小P提供的知识,对于魔幻之刻有兴趣的人可以参阅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