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贩卖部开张,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里的小店,贩卖着人们的各种情绪、与向往的特质。如果,“感觉”是可以钱买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匮乏,你想买些什么?当别人的赞赏开始让你感到快乐的同时,也记得问问自己:“这是我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吗?”(同场加映:【情绪贩卖部】你需要的不是自信,而是好好拥抱自己

回想第一天上班,我满怀欣喜地去,结果只见到一公尺宽的铁卷门前沉放着一袋约五公斤重的麻布袋,里头塞满各式颜色的药水,上面贴有“雨水的忧愁”、“密契般的喜悦”、“不受外界影响的坚定”等等,每一瓶都有明确的标价与服用指示,唯独其中一瓶深黑色的“与潜意识相遇”印有红色骷颅头标志,没有任何说明,可能是不能卖吧,我心想。

拉开铁卷门,里头的摆设温馨简单,漆成米色的三面墙壁很干净,五坪长的空间里放有一把木纹椅、一张木纹桌和一个像是卖高 X 鲜奶的展示柜,同样漆成木纹色,前头摆着一块木板写着“贩卖部”。

“然后呢?”我心想,从来没看过这家店,且没有半点宣传广告的店家,老板你要卖什么谁知道?

结果,我从早上五点望着天空,只见一朵云飘过来又飘回去,另一朵云飘过来想靠近它,它不知所措,干脆追着太阳跑,接着太阳升起,横扫前头阻碍的东西,晴空万里。和我的店铺一样,半个人都没有。

下午三点,一位阿公提着空菜篮走回家,“今天生意很好喔哈哈哈!”他满是笑容的数着手上的钞票,我对他笑了笑:“ %^#$%#$^#^^%# ... 恭喜你喔。”我有点沮丧地走回椅子上坐着,暗自埋怨起老板说我会满意这份工作,甚至真有钱付我薪水吗?

“哈啰,有人吗?”一个声音慵懒的女生对着店内瞧,我半梦半醒间喊着:“有!哈啰哈啰!你需要什么呢?”

“你们是卖情绪的对吧?”

“你怎么知道?”

“之前有听说过,原来现在搬到这里了。”

“…… 对 …… 其实我第一天上班,你好像知道的比我多 ……”

“哈,你们有卖很多维持一小时的药水,需要哪一种拿给客人就对了,记得要和他们讲使用说明喔。”

“好喔……那你今天需要什么?”

“我想买‘遗忘’。”她声音沉了下来。

“好,我找找。”看她脸色不太好,我也正经起来,认真翻翻使用手册,“这罐昏灰色的药水,半小时喝一次,分两次喝完。”

她迳自在一旁石阶坐下,我也跟着坐着,好奇什么样的人会来买这些药水:“我想问 … 什么原因让你来购买‘遗忘’呢?”

“唉……生活太累,”她看了我一眼,“想要忘记他人的闲言闲语……”

她是 Mason,想要忘记的事情太多,多到自己都数不清了。这变成一种极其烦躁的感受,并非只是想遗忘单一事件或特定的人,而是想让自己归零,回到最初没有烦恼、没有重担的日子。

“从小到大总是看着他人脸色过着日子,小时候被教导要乖要遵守礼节,蒙蒙懂懂的我也只知道照做就能获得奖赏,获得他人的关注,莫大的成就感就此而生,长大后却发现,为了要保持这种‘遵守一切’的习惯,尽了全力让他人喜欢我,家长喜爱我读书拿高分,亲戚朋友喜欢听我讲好听话,朋友之间不停的搞小团体,前前后后想让大家喜欢我,结果吃亏的却是自己 ……”她饮下一大口药水。(同场加映:人生的路在前方,不在别人的期待里

“为了让别人喜欢你,你尽了好大的努力,可是也让自己疲惫不堪 ……”我心也一沉,感同身受地说,“似乎那份‘成就感’变成最大的驱力,开始在意别人怎么看你,然后就愈做愈多、也愈来愈在意。”

“嗯 …… 一直到现在,听到他人在评论我,不管好坏,我都会不停揣摩别人的想法,好累 … 真的好累 … 多么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和陌生的或能够信任的人讲话有这个好处,能够尚且不避讳那个人的眼光,将一切倾倒,再回归日常生活中。

这也让我感受到两个截然不同的 Mason,从刚开始遇到她,和现在坐在这里的是不同的两个人。前面那个戴着厚重的面具,是微笑、是努力、是发愤向上、是人见人爱,是博取众人目光的焦点。但她有很多秘密,不为人知,也不愿让任何人知晓,在这面具背后藏着多少眼泪和辛酸。

而坐在我旁边的 Mason,是暂时放下压力,离开俗世的纷扰,想要好好大哭一场的小女孩。她不想再竞争了,不想再讨好任何人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哪怕一会儿也好,有个懂她的人在一旁,不必为了对方牺牲奉献。

“或许像你说的,这个世界运作的法则的确很势利。他们不需要像你、像我一样,工作赚钱、维持身材或争取好感。但,每个人肯定有自己的一段路要走,不是这条就是那条,从来没有一条路是轻松的,重点在于,既然你已走在这条先天决定的道路上,你要让自己用什么方式走?且当能拐弯时,你看得见路吗?”(同场加映:职场笔记:寻找放大每一天的快乐,你更好过

“一时的成就感”是包裹着糖衣的毒药,即刻上瘾,却可能花一辈子的时间来戒除。因为自此之后,你会对这种感觉强烈着迷,驱使你更努力、更用力,也更看不清楚走向哪条路才是自己要的。

我们都是。懵懂的孩子总先活在爸妈的期待中,才慢慢找寻自己的期待是什么。过了十年、二十年,这是漫长的过程,有人甚至一生活在他人的期待里。

所以现在想反问你的是,你对自己的期待是什么?需要“每个人”都喜欢你吗?如果需要讨好那些让你戴着面具才会喜欢你的人,那,真正喜欢你的人会不会就看不见你了?

【情绪贩卖部】此刻,你最想购买什么?

如果你也想和我分享,你买了什么?你的故事是什么?又可能蕴含什么意义?我很乐意听你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