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阅读,我们得以在有限的生命里,拥有宽广无限的想像和智慧。地方的独立书店,拥着独特的灵魂,喂养我们思想和心灵。科技的发达、阅读的习惯渐渐潜移默化,资讯的获得不再只有电视和报章杂志。出版社和独立书的未来在哪呢?透过青鸟书店店长蔡瑞珊的提问,以及老猫的描述,或许书店正悄悄走向一条我们从未想过的路。(同场加映:【阅乐专栏】当阅读作为生活方式,当书店成为媒体

一直以来,我就是《老猫出版侦查课》的忠实读者。老猫很有趣,像是一位产业圈的预言家,早在 5 年前,他接受媒体专访时,就曾说道:“出版社一定要变成科技公司”,或许至今出版社尚未走向这条道路,但现在当科技已经模糊了所有定义里的边界后,媒体、书、出版、网路、作家等,所有角色或许都该重新定义,我们都可以开一间科技公司。

因为“青鸟书店”主办、友善书业合作社、独立书店出版联盟协办,即将于 10 月 31 日展开的独立书店讲座,探讨“阅读将走向何方?”,因此我从独立书店的独立精神、去中介化以及书店存在之必要性三个方向提问老猫,他心目中的出版究竟是什么?

1.独立书店的独立精神?

老猫说“独立精神不包含倒闭的理想”,任何的思考都需有着商业以及财务面的盘算,要维持在 3 年 5 年都能支持下去、并避免走到倒闭的那一天,我心理好奇着:“那么台湾的独立书店每个都看似快要倒闭,这样的悲情模样,能说他们拥有独立精神吗?”老猫突然尴尬的笑了一下,然后谨慎的说:其实任何倒闭只能喊一次。(同场加映:独立书店的初心,够勇敢就有选择

无法喊倒闭,那政府能做什么?关于近日引起辩论的“统一图书定价制度”,老猫以“经济学最核心无法挑战的供需法则!”提出看法,他说:“定价制度对于交易是正面效果还是负面效果?如果是负面效果影响的不只是书店、而是整个产业链、从上游中游下游到读者。因为价钱提高了、需求就会下滑。关于世界各国案例中,法国、德国、韩国、日本是看似成功的样貌,其实在英国就是个失败的例子。韩国的争议是大的,定价制度并没有改善整体产业。”

其实,日本已经 20 年产业持续衰退,有些人反而怪罪是定价制度上。定价制对产业的影响,并无法单独决定产业的正向负向,恐怕还有其他的条件。以美国来说,讨论出有一种一视同仁的方法,但后来也没有持续下去。在现实状态下很难去对抗商业市场。

然而统一图书定价制度,却是目前独立书店都非常支持的,正因为制度的不全影响了书业的生存和后端庞大的生态圈。因此书店存在的必要性呢?我好奇老猫对此的看法。

2.媒体失控的年代,书店定位?

老猫:“这个题目可以从几个面向来讨论”

(1)品牌

独立书店跟很多品牌与有名声的人很像。品牌名声是 1000 公里、2000 公里的时候,才是重点。我是一个有一千公里两千公里品牌声量的地点。

(2)核心力量

我的书店卖什么书?“开书店不能只想社区,要想的是 2000 公里以外的地方”,而区隔本身就会带来力量。

(3)定位

在媒体失控的年代,书店和出版之间的区别越来越不同,出版业会越来越专精在“阅读型的内容”。而“实用型、查询型的内容”将由更好用的媒体科技等辅助工具来协助读者阅读,像是百科全书、字典、维基百科、书一定会附上光碟、地图、食谱,让应用程式化!

我们该深思的是,现今台湾近 400 间独立书店,究竟哪些拥有品牌、核心力量;与明确定位?

纸本 V.S. 网路

媒体让既有的出版和书店失去了竞争对手,对抗的都是科技公司,美国电子书目前市占率约为 30%,其中非常大的比例是阅读型的内容。这个提醒跟冲击该让我们思考的反而是:“当台湾的阅读者习惯改变了,是否会影响纸本和网路?”

之前有做过一项研究关于“两组学生的对照”:纸本比电子易于吸收,阅读效率是胜过萤幕的。人的大脑的阅读记忆,必须要有认知能力,从原始狩猎期时代,一直到现在,我们记忆一件事情,不是只有记得画面本身,而是透过五感六觉共同组合成一团记忆,阅读纸本书给人的大脑有一种物理空间的回馈,对于深度阅读是有效益的。(同场加映:你不是没时间阅读,你只是不愿给阅读时间

但是,翻页书从 1000 年前到现在,读者是很无情的,那个形式不好用,有人发明更好用的,读者毫不留恋的抛弃了旧的。

3.去中介化后,出版社、书店、写作者的角色变化与新机会的产生?

老猫:“中介化的重新定义,过去是产业练、现在是要仰赖讯息来源。”书讯的推荐、在书店现场诞生足够讯息的内容,如果有这么强烈的力量,媒体能力不是一个困难,媒体能力的前提是选书有非常强的魅力,让开书店回到阅读的本质,比方说让书店推荐我看我想看的书,目前因为书太多,错过的机率太高了,所们需要中间角色去整理消化建立。

因此独立书店依旧会存在,然而转型的关键在于:“独立书店应该成为全国藏书量最大的网路书店。”

在现今讯息爆炸,出版爆炸的年代,书店角色只会越来越强化!台湾出版量 2008 左右开始每年超过 100 万种,台湾每年 2010 之前是 4 万。英国第一、美国第二、台湾第三,尚没有被估算多少是数字。

然而书店的未来要思考的是:“如何扩大实体空间到其他空间之外?”网路应该是工具。真正的敌人不是书店,如果全台湾的独立书店集合起来,库存量跟藏书就会超过任何一间实体店,规划好物流存取点,取货付款,成为全国储备量最丰富,而且成为真正可以对抗全世界的重要的独立会员书店。(同场加映:“你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就哪也去不了”日剧《重版出来》的七个职人精神

也许书店成为媒体公司的未来,也即将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