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再怎么努力也没用?现在你可以收回这句话了。因为,你该先问自己,你是用尽各种办法,还是重复相同办法?未来的变化会更加快速,一无所有的情况,只会不断出现,所以,你得培养自己,把一无所有变成无中生有。看最经典的“无中生有”案例——Under Armour,如何替自己的梦想买单!(推荐你看:

“一无所有”有很多种形式。很可能你有钱,然而在其他方面却居劣势;你可能是少数民族,想要在几乎都是白人的社区里做生意;你可能是女性,想要在男人主导的企业里面有一番作为;又或者你是个像 Under Armour 这样年轻新进的品牌,想要和像 Nike 及爱迪达这样资金雄厚的超大品牌,在同一个场上竞争;或许你有阅读障碍,在学校时还可以苦读撑过去,但是出社会之后,想要在你的专业领域中表现突出,需要学习的资讯却太庞杂,越来越难以消化吸收。


Under Armour CEO

上帝没给我阅读能力,却使我得到眼界

让我稍微谈一下阅读障碍。我曾在耶鲁阅读障碍与创意中心(Yale Center For Dyslexia and Creativity)演讲,分享阅读障碍在求学过程带来的挣扎,也和专门帮助学习障碍的机构共同合作,建立程式与工具,帮助阅读障碍者在校的学习。

身体有任何障碍,都会迫使你在其他方面更强,像是如果眼睛看不见,嗅觉会更灵敏。以我为例,阅读一直都非常困难,我在学校过得很辛苦,因为我吸收资讯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速度也不一样。我得想出各种补强和学习的方法,必须学得更认真、更聪明、更有效率、更有创意只是为了跟上其他同学。

过去没有人知道阅读障碍是什么,小时候,根本没人想过要带我去医院检查,找出我学习迟缓的原因。现在,我获得一定的成功,能够把阅读障碍视为一种资产。为什么呢?因为它迫使我把事情想透彻,从各种角度去评估同一个状况,然后慢慢思考,直到解决方案变得清晰。

温斯顿邱吉尔、乔治布希、班杰明富兰克林这些伟大的领导人都有阅读障碍。

知名影星琥碧戈柏、杰雷诺(Jay Leno,美国脱口秀主持人)、乔治伯恩斯(George Burns,美国喜剧演员) 这些受欢迎的喜剧艺人,也都有阅读障碍。伟大的发明家和思想家,像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汤玛斯爱迪生、亚历山大格拉汉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贝尔电话公司创办人) 有阅读障碍。亨利福特、理查布兰森(Richard Branson,维珍集团创办人与执行长)、华特迪士尼呃,好啦,你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创智赢家》的六位鲨鱼中,有四位也受阅读障碍之苦,我可不是胡说,因为他们全都公开说过。

重点是,你的面前一定会有某些阻碍,对大多数的人来说,就是钱,但不会仅止于此,一定还有其他的困难。如果创业这么简单,那我们不全都是大富豪了吗?如果替自己争取名声财富都不需要动脑,所有人都有名有利了;但这世界不是这样的。

事实是,只有我们找到方法去除眼前的障碍,成功才会找到我们。我们不能逃开、不能忽视这些困难,而是要努力超越它、做到最好、寻找其他的管道让自己被看见。

你真的用尽各种办法,还是重复相同方法?

感觉自己一无所有,会让你采取不同的方法,达到当初的目标,而你要找出那个方法。

这些方法是什么呢?以我来说,我总是强迫自己用不一样的方式思考。

一开始,是确定我投资的钱,都做了最妥善、最有意义的应用,因为那是我仅有的钱。我们在FUBU用的其中一个办法,是去找那些正在流行歌手的舞群,让他们穿上 FUBU 去拍音乐录影带(有时候,如果方法对了又够幸运,还可以让艺人亲自穿上我们的衣服)。这种方式让我们有得忙了,我们必须准备十几件衣服轮替,而且要在整座城市里奔走,从这个拍摄地点赶到那个拍摄地点,努力说服这些很有发展的舞者穿上我们的衣服入镜。

不过我们一直都慎选对象,这些表演者要和产品形象有连结才行。我们没有雄厚的资本,去赞助这些艺人,但是我们有许多服装可以选择,各种尺寸也都齐全,期盼他们挑中我们的曲棍球球衣或 T 恤,好让 FUBU 这品牌出现在萤光幕前。

还记得凯文普朗克,Under Armour 的执行长吗?有一次我们都得到了置入性行销的机会而且是在同一部电影里!那是一部很棒的足球电影《挑战星期天》(Any Given Sunday),导演是奥利佛史东(Oliver Stone),主要演员是艾尔帕西诺、卡麦蓉狄亚兹,以及其他演员。嘻哈歌手 LL Cool J 也有演出,算是他第一部角色比较重要的电影,而他决定要穿我们家的手染足球球衣,拍摄电影原声带的影片。(同场加映:

FUBU 当时遇到瓶颈,但是因为 LL Cool J 身穿我们的球衣出现在音乐录影带里,加上电影中他戴了一顶没有帽檐的帽子,露出 FUBU 的商标,真的重振了这个品牌,销售额明显增加。

同一时间,凯文那群踢足球的朋友,有些人也在这部电影中当临时演员,于是他用服装设计的名义出现在幕后人员名单中,送一堆衣服过去。过了几天,他接到奥利佛史东办公室打来的电话,想要再多看看其他的产品。他们很喜欢 Under Armour 新潮、现代感的设计,非常符合该片的调性与节奏。

电影上映后,这些露出让我们的品牌都得到很大的利益,因为这是我们光凭自己都买不起的。但有一点要注意:以 FUBU 而言,好莱坞电影只是把我们推回原先就已达到的位置。我必须承认,电影让我们的销售额增加,但幅度并非戏剧化,持续的时间也没有很久。

在《挑战星期天》之前,FUBU 最颠峰时,是个价值两亿美金的品牌。后来这个数字掉下来了,但随着电影上映、音乐录影带推出之后,我们又开始一路往上冲到两亿美金,是我们先前创下过的纪录。

然而电影中的置入性行销,对 Under Armour 来说却是非常大的助力,它让这个品牌的衣服受到注目,“逼”得凯文得不断的加紧脚步推广品牌,最后让 Under Armour 一路成长为三十亿美金的公司,也造就今日的规模。

这个事件的重点是什么呢?在 FUBU,我猜我们已经有点餍饱懒散了,一无所有的力量已经没有在我们的血管里流动。当初那种什么也没有就得创业的紧张,早就没了。

但 Under Armour 不是,他们始终保持渴望、伺机而动,一直保持刚创业者会有的危机感。一无所有的力量?他们感受非常深切,而由此可知,同样的一无所有,当你永保饥渴、奋力前进时,结果会非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