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龟与周周,婚姻平权这条路上,你一定对他们的故事不陌生,我们想带你真实看见,这样一个家庭,岁月静好,幸福的多麽动人。

他们在一起十七年,从还是小毛头爱到了彼此人生第一根白发,后来,两个孩子来到世上了,他们每天被稚嫩的闹声吵醒,下午五点就去接小朋友放学,柴米油盐、哭啼欢笑,你说这不是幸福的结局是什么呢?(同场加映:

可是当事者肯定说还没完呢。这是大龟与周周的故事,他们是一对女同志伴侣,七年前在加拿大进行人工生殖手术,2014 年 8 月大龟周周向士林地方法院声请收养,希望与孩子没有血缘关系的大龟能成为他们法律上的家人,这是全台首件女同志声请收养案件。

在社运、需要发声的现场,少不了他们,大龟说,我不知道我们还要说多久、接受几次专访、经历几次政党轮替,才能等到婚姻平权。

反正你又不爱我,你管我怎么样?

我来到大龟与周周的家,他们一边与我聊天一边设定直播设备,大龟说这是要给中国观众看的,他们喜欢给别人看看,这个家是怎么过的、这里还有人努力挣着,所以暗柜里的人们,并不孤独。

周周从小念女校,跟女孩子走近、喜欢她们这件事从没犹豫过。倒是大龟曾因为自己喜欢女生这件事感到恐惧、觉得自己是怪物,直到有次认识了新朋友,看大龟短发中性的样子,问他:“你 T 唷?”大龟回问:“虾米系 T ?”

朋友丢了当时的地下刊物《女朋友》给大龟,就这样展开了她的女同志生涯。

“你是什么,就是什么,诚实面对你自己。”她们面对自己身份的不一样,不觉得是转变,而是回到真实的自己。

大龟一生出柜不知道多少次了,每天都在跟陌生人出柜:“我们台湾的婆婆妈妈第一句通常会问:花多少钱,再来就说,你们很勇敢内。”

她说台湾民情没有我们想像的糟,周周也说:“像他们现在学校的老师,在我们跟老师沟通时,她说自己在国外也带过这样的孩子。她很认同,只是担心未来,孩子遇到同侪,孩子是不是会遭遇其他小孩父母异样的眼光。她甚至有提议我们,带小孩去国外生活。”

大龟与周周推却这样的好意,她们想在自己的家、自己的台湾,活得理直气壮。(推荐阅读:

大龟说何必在意那些不爱你的人呢?反正你又不爱我,你管我怎么样?

没想到,同性恋也可以把人生过得那么好

两人都鼓励同志出柜,他们相信如果有条件,站出来就会变成好教材。我问起两人的出柜史,皆是长期抗战。

大龟小时候就男孩子气、家里人也渐渐习惯:“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指中性外表),我小时候就这德性,高中时把情书乱丢,妈妈看到情书很傻眼,我爸妈震撼也惊吓,爸爸知道就很愤怒,打了我一巴掌,他从小不打我的。后来我就对自己性向的事比较沈默,一直到后来生小孩,他们也慢慢习惯。”

大龟与周周在一起十七年的日子里,家人看见他们处得好,共同创业共同努力,两人极力让家人知道,无论性别、这个人能给我幸福。过好了两人的日子,他们更想贪心一点,大龟说妈妈去世后,对他的人生带来两个改变:“我开始思考自己能不能拥有一个家,于是想有自己的小孩,我觉得我有能力去过得更幸福。”另外一个,则是当时大龟爸爸因为经历突然性的丧偶,变得更有同理心:“爸爸更能理解我的处境,我记得他对我说‘我没想过你可以把你的人生过得这么好’,那时我听到这句话....”

大龟顿了一下,才说自己高兴,因为这份认同多难得。(同场加映:

过了这关,与“对方的家庭出柜”又是另件事,周周说自己与大龟在一起七年后,才得到妈妈的支持:“家人的帮助润滑很重要,我大嫂一直协助我们沟通,第一次见面时带着我侄子一起,至少场面比较不会失控。之后我妈就是慢慢接受他、认识他,成为很好的朋友。”

大龟回想起与周周妈妈的第一印象还是心有余悸:“我觉得她想宰了我。”那是一个如常载周周回家的日子,骑下她家的下坡,周周妈妈大字形一秒站出来,告诉大龟:“你,不准再跟她往来。”

大龟允了好,却还是持续过着载周周回家的日常。

只要两个人相爱,就可以组成一个家

拥有自己的家,大龟周周从小开始教育孩子:“只要两个人相爱,就可以组成一个家。”

他们厅堂前来拜访的家庭有许多同志父母,孩子对家庭样貌的想像不被局限,周周也制作了试管婴儿故事集,让小朋友理解他们怎么来的。我翻着故事集,那年冬日大雪,大龟周周来到加拿大,气温多冷、但心是暖的。

小孩也会质问大龟:“把鼻,为什么你不穿裙子?”大龟会诚实的告诉小孩:“我这样穿着打扮让我比较自在,我的心理性别比较像男生。”

大龟与周周一致希望家庭教育是完全没有隐瞒的,大龟说:“我带他们出门,人家就会问,小孩混哪里的(孩子是混血儿),我会停下来出柜,即便这个话讲了几千遍,因为我要教育我的孩子,只要正面诚恳把事实说出来,好好展现你的态度就好了。”

“其实我们的家庭跟一般家庭没有什么不一,我们小孩一样很皮、时间到也是要睡觉、要吃喝要玩耍....。”周周听了龟龟的话笑了:“我们小朋友真的很皮。”

大龟打趣就像养了两条黄金猎犬,一家出游抵达目的地,两个小朋友手刀冲刺地奔向外头的样子让他们好气好笑。

我们想理直气壮地告诉孩子:你是正常的

从家庭的精神延伸出来,走上街头、关切法院婚姻平权进度、进行倡议工作,一切都是为了回归一个相等权利的家。

大龟说同志家庭的家长什么不怕,就怕孩子受苦:“我们一直觉得这件事是我们的课题,不该落在小孩身上。婚姻平权通过后,可以保障我们的权利义务。生活中有那么多事,我们不能一一填写保证人,我们必须透过立法告诉我们的孩子,我们是正常的,我们不该被无限期耽误我们的人生。”

我问两位,想像的家与婚姻是什么样子?周周说:“我觉得谈恋爱跟婚姻很不一样,其实我并没有很在乎婚姻那张纸。是后来生了孩子,关于孩子在法律上的种种权利,有两个监护人就有双重保障,才让我觉得应该要结婚。”

大龟也认为婚姻不只是两个人的承诺,而是一个家庭的保证,回到精神面,又是人生的牵绊。“当我体认到如果有一天如果我意外过世,我是不能帮助我的孩子的,因为我在法律上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延伸阅读:

明明从孩子还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看顾着他们,怎么会跟小孩没任何关系?这样悲伤的故事,一直是每个同志家庭的别无选择。

孩子开始会顶嘴,是最大的成就

前路难行,可是他们依旧活得有声有色。两人一同创业、一同维系一个家。

我问生下孩子改变了什么?两人一致打趣说:“没睡饱吧。”

周周笑着接续谈:“人生的目标更清晰了,有小孩以后更有责任感,对未来更积极正面,虽然照顾小孩很累,对未来的看法更有期待。”大龟连忙补上周周身为母亲的荣誉心,她说周周的责任感很强,简直到了有强迫症的地步。

孩子生下来在月子中心的时候,挤奶就像交考卷,大龟第一次拿着周周 20 c.c 的母乳到柜台缴交,没想到隔壁的交了满满的一罐奶:“他还拿了第二罐咚一生放在桌上,我肃然起敬啊,回去后跟她说,她每次挤奶都超拼命。”

周周说,不能输啊、跟他拼了。

大概就是这股拼劲,带两人携着两个孩子来到这一步。虽然他们总是爱玩笑有了孩子后,更感恩自己的生活,因为孩子实在太皮,独处的时光好不容易。可是大龟那一句:“看他们每个阶段慢慢长成自己的样子、慢慢会顶嘴,就很有成就感”才是真的。

你是我的油门,我是你的煞车

大龟与周周,爱的慢火细熬,一转眼十七年,两个人从最青涩的年纪熬成了一个家庭,我问你们认为对方在自己生命里扮演什么角色?

大龟说:“就是一个床伴的角色。”随即我们哄堂大笑。“我很乐观,我是会天马行空的人,会想一堆把戏。她是一个比较会拉住我的人,不管是我过份乐观或特别疯狂,她都可以让我停下来。所以,她是我的煞车吧。”

周周生性更被动一些,她说那大龟就像她人生的油门,给她向前的力量。她嘴里没有甜言蜜语,一句你是我重要的家人,已经是最深切的告白。

大龟回想起妈妈过世时,自己的不知所措与害怕,当时周周冷静而理所当然的说,我们就一起照顾与承担吧:“她说的话,让我觉得人生再难都有人会跟我一起。当时我妈垮下,就我的天垮下,这个女的就跑出来说,我帮你扛一半。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从心里觉得自己很幸运。”(你会喜欢:

你是我的油门,我是你的煞车,天塌下来,两人还能一起扛。这样的人生,相爱无惧、陪伴前行。你说,她们还怕什么呢?

采访这天,老天也给她们留下一幅动人光景,座落在高楼的家里,落地窗阳光洒下,外头时光正好,看着窗外,有道彩虹,正为爱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