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的健检体验自白,医生嘱咐着她:“你要多运动啊。”那样优越的态度意味着什么?你能想像当你身为一个胖子,世界指着你的鼻子说,你该怎么吃、怎么生活。为什么我们认为胖子应该要服从瘦子的意见,但反过来,却不曾看见他们真实的生活样态?(推荐阅读:

文/空心二胡

昨天去医院检查内分泌的时候又遇到我人生中最让我感到厌恶的事情。

事实上当我看内分泌科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我要检查什么,而且也应该早就知道我会遇到什么情况,但即使已经心里有数,我还是遇到这件让身为胖子的我觉得很不被尊重的事情。

一进门,医生跟我和家母解释了我的检查报告以后,医生用一种不以为然但语带傲慢的口气说“妳要多运动了啊!”听完这句话的当下,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从九月运动到现在已经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了,而且因为去年上半年有进行运动,下半年因为考试的关系进行节食以维持体重,加上上个礼拜又幸运减下一公斤,所以现在的我跟以前比起来我是有稍微瘦一点,但是这样的成果对瘦子来说似乎也不是“成果”,因此当我被这样“好心”的“建议”时,这个当下我还挺不耐烦的。

但是让我不耐烦的不是只有这一点,当我回应医生对我的建议时,医生总是用一种相当质疑的眼神看我,并问我“妳运动多久”、“妳通常做些什么运动”,而且在我解释的时候也经常打断我的话,而我说出我的运动方式时,医生又经常带着一种相当露骨的优越感,处处否定我的运动方式,并提供一个无关痛痒的方针叫我照做。

至于一旁的护士小姐也急于给我们母女两一堆“建议”,好像沈静在自我的陶醉里,滔滔不绝的叫我应该要如何如何瘦,如何如何减肥,而家母则在我旁边跟她解释我的生活活状况,结果整个诊间明明我是病患,却从来没有人在乎我的经验和看法,就像我好像不具有独立个体的资格,我的状况和方针就全凭其他人为我解释。

我在百般不耐烦的情况下,终于忍不住拉高分贝,大翻白眼的说明我每天的生活作息,以及我的饮食和运动方式是怎么回事,而这个时候我才稍微有一种被尊重的感觉,这次诊断也在此告了一段落。

冒犯人的不是减肥这件事,而是⋯⋯

有很多瘦身拥护者经常抱怨女性主义者不准他们减肥,而且也一厢情愿的觉得胖子好像都不是很喜欢听到跟减肥有关的事情,然而事实上无论是女性主义者还是肥胖者,这些人真的都对瘦身话题不屑一顾吗?如果要说这些人真实的感受,我想应该没有人有那种闲功夫去管别人到底要跟自己谈些什么内容,但是为什么女性主义者和肥胖者经常对瘦子的“善意”感到反感,并不是在于你们讲的内容,而是你们讲话的态度!

我想应该不是唯一只有我感受到这种不被尊重的感受,我发现每当瘦身拥护者在对肥胖者提出建议,或者是一群瘦子在讨论一个胖子如何瘦身的时候,无论这个胖子到底想不想进行讨论,他一直都被当做一个与他无关的客体,好像即使是讲他的事情,也丝毫跟他没有关系,而他的经验和感受也不被尊重,甚至他无论说什么都要矢口否定,这样对待肥胖者的方式,到底是真心要为肥胖者好?还是根本是瘦身拥护者的自以为是?

我必须要作出很严肃的说,我们肥胖者每天过的生活,几乎都是像这样不被当做一个正常人来看待,我不知道一般瘦子对待其他议题是不是同样的态度?但是我发现绝大部份的瘦子,好像在谈及减肥议题的时候,似乎会用一种“胖子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不是’”的态度去对待胖子这个个体,好像即使胖子听从瘦子的建议进行瘦身,他们的所作所为在瘦子眼中从来都不是一回事。(同场加映:

到底有哪种人可以傲慢到自以为是神,可以这样毫不客气的不尊重任何一个个体的?那怕他只不过是脂肪比较少。

讲得很不客气,但这是实话!

别生气,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有多无知

很多瘦子都以为,胖子不瘦下来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胖,所以才要每天在他身边耳提面命,甚至剥夺他做人的基本权利,才会让这些胖子意识到他身上的油可以燃烧多少个油灯。然而这些瘦子在凝视、嘲笑以及臆测胖子的同时,也丝毫不知道在胖子眼中,他们也同样对瘦子打分数。

瘦子以为胖子什么都不懂,然而事实上什么都不懂的其实才是瘦子,而且他们不但不懂,并且跟不想减肥的胖子相比更加自欺欺人。

你以为你们对胖子说话的态度是好心,但实际上你们完全是目中无人,因为你们根本不会想听胖子怎么说,哪怕她已经遵从妳们的建议去做;你们以为叫胖子减肥是为了健康,事实上你们从来不在乎一个人到底是正常还是满脑子大便,因为你们只是觉得身为瘦子可以拥有剥夺别人话语权和把人客体化的权力,所以你们才会拿健康当遮羞布来行使身为瘦子的特权而已!

然而瘦子们知道自己这些露骨的优越感,就像沿街的垃圾车一样,即使身在远处也还是臭气熏天吗?答案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些瘦身优越论者,并不会像肥胖者一样,每天被提醒不可以显摆优越感,甚至他们随便放个屁,大多数的群众还会为他起立鼓掌。

如果整个社会容许特定人拥有剥夺某些人的权利并使之客体化,甚至还觉得这种权力运作是理所当然应该被鼓励,你怎么觉得利益团体会意识到,自己的不尊重人真的非常不尊重人?(推荐你看:

所以当有女性主义者和肥胖者提到身体意识时,这些没能力理解何谓身体意识的人自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于是他们只能用简单的头脑理解为“噢!原来谈及瘦身议题很冒犯”,所以就“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了。

但是女性主义者和肥胖者想要的尊重真的只是“不要谈及瘦身议题”吗?事实上即使向胖子谈及瘦身议题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过错,而是我们在乎的,是瘦子们对于肥胖者的态度,是不是将对方视为一个平等的人看待,而不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认为胖子应该要服从瘦子的意见,而自己可以任凭自己的接受度,决定自己是否要把胖子的话当人话。

不要让人教你什么是态度

为什么我们会一直强调“态度”这件事情?因为“态度”的好坏决定了观念的传播,以及整场对话是否能继续下去。

有些群体的愤怒可能很难让人体会,可是也真的不会复杂到让人难以理解,也许你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你瞧不起的群体到底在愤怒什么,但是至少不要在用一种理所当然的优越态度去俯视跟你不一样的群体,当一群人为之愤怒时,请静静的聆听对方的怒吼,而不是什么都懒得理解就觉得对方在无理取闹,如果你觉得你的自尊心被任意剥夺是人之常情那倒也罢,但是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喜欢别人把你当无关的客体,那么在谈及瘦身议题时,请心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