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新短篇,姐语录带你看横生在城市的女子样貌,她们明知再也不是妹,自称一声姐。或者说,她不甘只是妹,所以做个姐。姐的年岁不一定大,但她的心肯定辽阔;姐买醉、姐流泪,姐不是什么都很会,只是不想装不会。无论是生活还是另一半,许多人常对姐说,你眼光太高了。可是姐始终不明白,可以拥有最好,那何必将就?(推荐阅读:

办公室旁坐着刚满 25 岁的同事,一天到晚喊累,姐瞪大眼睛地说“我在你这个年纪,没有一天下班直接回家的,不是跟朋友约吃饭,就是要逛书局、百货公司,那时好像得了资讯焦虑恐惧症,深怕哪个新品上市、新餐厅没去,就觉得好像混身不对劲,人生不完整。”25 岁的同事感到不可思议地说“我只要连续约三天,周末就是一觉不醒,瘫在床上。”姐回想,自己年轻时有太多想做的事,想看的世界,连累的时间都没有。

老派的姐,喜欢语言的温度,总会在夜深人静时,拨室内电话给几个知心好友,互相聊聊近况以及畅谈最近有看到哪些不对劲的事。这晚,姐想起白天在办公室与同事的对话,年轻时为什么好像拥有用不完的时间探索,而年纪增长后,对人生自主权变多的同时,属于自己的时间却相对感觉越来越少,怎么样都想不透。

姐忍不住打给一起长大的好友,这位好友毅然决然辞去城市工作搬到乡村生活,从公关女强人变成每日在家练习空中瑜伽,最后出国进修运动相关证书,开始在乡村教起小朋友拳击。姐常想不透,那么靠着城市一切而活的人,怎么能 180 度大转变,过着完全不同的人生。

电话那头的好友一句解了姐疑惑,“因为我们时间被偷走 1/6,我没时间跟无关紧要的人耗,我只想要我的生活中满我在乎的事物。”“1/6?什么意思啊?”姐问道,“因为以前我们半夜两点睡,现在晚上十点就精神不济,每天硬生生少了四个小时。”两个姐在电话上恍然大悟地大笑。

是的,一天 24 小时,硬去掉了 1/6 ,所以对于剩下的时间,姐不想浪费,也没办法挥霍。

回想起来也是,年度评估时,姐只想要能够挑战不一样的专案,因为不想将宝贵时间浪费在每年大同小异的案子中。从前每年一定要去的日本血拼之旅近年来被家族旅行取而代之,因为那走得歪歪扭扭几个月大的侄子,比东京闪耀橱窗更让姐舍得花时间停留珍惜。

记得关颖有次出席活动,因为身上靛蓝色小洋装与脚上缎面深蓝色高跟鞋有微乎极微的色差,不仔细看肉眼真的看不出来,她却从头到脚不对劲,直称因为两个颜色没有配好,感到十分焦虑。是啊,姐懂的,因为身上穿的、嘴里吃的、眼睛看的,都排除了所有“差不多”的选项,姐的人生里,去芜存菁的只剩下“绝对”,而这种“绝对”是经过无数次反覆筛选的结果,当然不容许一分一毫的妥协。(同场加映:

姐常被说眼光不要那么高,许多事凑合凑合也就过了。但姐才不愿意,人生能随心所欲的时间每年都成倍数减少,那么占据这些时间里的所有事物,都必须是绝对美好以及绝无妥协。

别再说姐看不上眼的人、事、物太多,是姐真的没时间,把这些不痛不痒看进眼里。

对于眼光太高的指控,姐只能摊手说“不是看不上,是那些根本不在姐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