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安生没了爱人失了房,法律不闻不问,他独活好辛苦,选择一跃而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去看见,同志生活景况的所有艰难?

礼拜日晚间,68 岁的法籍教授毕安生从 10 楼住处缓缓坠下,坠下的时间好似他伴侣曾敬超死去后,他独活的一年那样漫长,毕安生很寂寞,再握不住爱人的手。


照片来源:李晏榕 FB

毕安生跟曾敬超的生活曾经休戚与共,民国 80 年他们相识,35 年的岁月,像点连成线长出日常,他们在法国巴黎与台北木栅两地合购置产,想好一起变老的以后。

以后来得很快,措手不及,曾敬超罹癌,他躺在床榻上那一刻,毕安生突然觉得他们好远。作为同性伴侣,他们无可奈何的是法律前的陌生人,毕安生无权表达曾的生前意愿,合购的房产在《民法》规定下,依法过户给曾的哥哥,而不是如曾生前遗愿,留给亲密爱人毕安生。

毕安生没了爱人,失了房,突然什么都没有了,他也不知该向谁抗议,该向那迟迟未过的法律吗?他很无力,一年以后,他选择往下坠,知道自己会替同志事件簿上长出新的年份。(同场加映:

毕安生的学生李晏榕律师写下,“毕安生心里面明白,曾敬超希望一切尽早结束,越快越好。然而,医师的对口是曾的家人,作决定的是曾的家人,因为他们没有结婚,在法律上,就是两个不相关的陌生人。过了3天,曾走了。那一天,毕在家里,不愿意进食,只不断地喝着伏特加,昏睡,醒来,哭泣。”

你看了想哭,可是毕安生的故事,不过是成千上万故事里,极其幸运被看见的一个。

平权不只是伴侣注记:前一个与下一个毕安生

早在 2001 年,同运老先觉祁家威就为同志婚姻平权声请大法官释宪,被以“不予处理”的程序方式驳回。15 年过去,我们没等到法案通过,倒是等到从“农安街案”到“同志酒吧被勒令停业”的诸多血迹斑斑。(推荐阅读:

2015 年婚姻平权法案喊得势如破竹,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的蔡英文特意在同志大游行(10/31)当日上传影片,表态支持婚姻平权,她说“在爱之前,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是蔡英文,我支持婚姻平权。让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去爱、追求幸福。”有其时代意义。

蔡英文上任后,却像另一个世界。新上任地法务部长邱太三四两拨千斤,改说政府支持的是成立“同性伴侣法”,修改民法太复杂,所以会替同志伴侣“另立法律”,泾渭分明。

截至目前,同志伴侣等不到婚姻平权的“家庭”保障,只等到一张略显单薄的同志阳光注记。阳光注记是去年五月,由高雄开始发起的户役系统注记行动,立意确实良善,注记后,你会得到一张“当事人确曾申请注记彼此为伴侣”的函文说明公文。(推荐给你:

而实务面,根据注记规范,若双方完成注记,可在医疗上被视为“医疗关系人”,在医疗法上拥有部分权利,优先次序排在配偶、亲属之后,于是即便注记了,最理解你的伴侣,仍然被远远排除在替你表态的行列之外。

我想了很久,想不明白,为什么同志争取权益如此困难?

大法官主张修宪!同志权益不只有婚姻平权

毕安生的故事,隔了三天,闯进国会。

19 日上午,大法官被提名人黄瑞明进行资格审查,民进党立委萧美琴提及毕安生一事,认为现行法律歧视,违反宪法赋予人民平等、自由的保障。萧美琴指出:“婚姻制度给双方的不只是法律的配偶关系,还有医疗同意权、赋税优惠、财产继承、子女收养问题,让同性恋者无法受到公平对待。”

黄瑞明同意,认为不该在民法外另开“同志伴侣法”,并支持透过修法或释宪管道,落实婚姻平权。他说“支持婚姻制度就不该对同志有任何歧视,民法婚姻若只限于异性,违反平等权的保障。”

另一位被提名人詹森林也在时代力量立委高潞·以用询问“邱太三主张的另立专法”是否违宪下,表态支持同性婚姻,并指出直接修改民法对同性恋者价值维护比较表彰,他比较倾向这样修法。

看着毕安生的故事,人们感慨地说,你看 35 年,异性恋的婚姻都不见得有如此耐性,同志结婚议题再次浮上台面。

可是我们不能也不该遗忘,作为一位同志,他们的生命里远远不只有结婚。结婚甚至不该被神化为“已是平权”的象征,结婚是保障生活细节的一个环节,让他们无所窒碍地相爱,但生活始终更宽阔,藏有更多艰难。

十月份,黄玉芬议员才提出“同性恋霸凌异性恋”说法,要求中小学课纲撤下多元性别意识教材,在叶永鋕死去后,还有多少同志在校园里遭受霸凌?我们的教育文本与教育环境真的够友善吗?(推荐阅读:

再看职场环境,台湾同志友善企业联盟的数据指出,15%~43%的同志员工曾在职场经历过歧视与骚扰,8%~17%的同志员工因自己的性取向而未被聘请或遭解雇。我们只有为数极少的同志友善企业连署反歧视公约,多少同志在职场上忍受着歧视语言,看他们的性倾向与性别认同永远先于工作能力?


2016 台北市同志公民行动

我们也要问,现行尚未健全的长照政策中,是否记得把同志纳入权益保障的一环?同志丧偶与同志自杀事件,我们的社会该如何因应?同志何时有领养权,能落地生根地孵育出一个家庭?(推荐给你:

同志大游行走到第 14 届,今年的主题是“假友善”,给这个时代的我们很深刻的提醒。爱不是万能,有时候只有爱并不够,我们不能再用一句“我爱同志”的口号,继续漠视他们生活的真实需求。

婚姻平权只是一个引子,带我们看见他们生活的更多细节,不足之处还有太多太多,但若我们愿意把同志的生活系在心上,一步步交还给他们应得的权益,从学校到职场,从年少到老龄,从婚姻权到领养权,直到那时,我们才能问心无愧地说,台湾正坚定地走在性别平权的路上。(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