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书店店长蔡瑞珊在女人迷为你选书,青鸟书店最近进了五十本革命历史书单,也为你在线上集结给八零后的独立书单:我们该如何在记忆不全的景况之下,透过记忆的搜集采纳,感受到重获自由的可能?蔡瑞珊说,拥有被记忆的历史,我们才真正有能力思考未来。(推荐阅读:

米兰.昆德拉:“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在“青鸟书店”正中央,我陈列了这几本书《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如此沈重的议题在如诗般温柔的书店,乍看之下有些突兀。书里共三册的内容探讨台湾民主化至今,究竟我们记忆了多少,遗忘了多少,而这一切完整吗?

记忆里的小时候,我所读的历史课本里并没有太多关于台湾民主的故事,许多资料都是从发生抗议的活动间,我悄然经过,无意拾起散落在路边的文宣碎片,或者走至一间暗巷内搭着昏暗灯光的小书店,才能看得见这一本本震撼人心的书名与报刊。(推荐阅读:

初期看到时:老实说我并没有太多感受,可能因为未曾有过的记忆,假象的存在着,我试图想要填补那段日期的空白,这一切都是从此开始。

因此在“青鸟书店”里,我时常翻看陈芳明的《革命与诗》,也从《百年追求》里的文字纪录,寻找过去。在那个政治的年代,陈芳明在书里写道:“我彷佛觉得自己是被遗弃的台湾孩子,如果不大量书写,如果不重新认识自己的历史,我的被遗弃,最后注定是被遗忘。”而正在此地的我,如果没有透过他们的书写文字,过去早就被抛弃了。

书店里进了满满50本革命历史书籍,我想表达着:“要拥有被记忆的历史,才有能力思考未来”。

因为我们都是一群记忆不全的台湾人!

这五本书单,正是以八十年后的年轻人为背景,以五个关键词来反思生命祈求找到自身的独立灵魂!

记忆:《革命与诗》 陈芳明
自由:《单向度的人》 赫伯特。马库色
思想:《反抗者》 卡谬
觉醒:《我是公民也是媒体》 台大新闻研究所企画。洪贞玲主编。徐元春审订
幸福:《重生的书店》 稻泉连

年轻的一辈,对于台湾过去的记忆是陌生的,我也是,偶然看见陈芳明《革命与诗》,从书中情绪强烈的文字和海外流亡的华人眼中的陈述,改写了我心目中对于台湾的理解。(推荐给你:

《革命与诗》

这是一本如诗一般的革命日记。

陈芳明:“当你开门时,一颗子弹穿胸而过。我终于深深觉悟,像我这样的思想犯,回乡的道路无疑是通向死亡。”他是一位西雅图的博士候选人,到背叛诗学投身政治的入世哲学家;见证了岛上的巨变,他的抒情也跟着毁灭。他改写阿多诺(Theodor W. Adorno)的话:“美丽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一段在噤声年代里,述说身在海外面对左右派立场的对峙,几乎被撕裂的心情,种种刺痛、悲伤、惆怅、失落等复杂感受。

终于决定参加许信良筹备的《美丽岛周报》,无疑是渐近中年时的关键决定。那时开始偏离文学,也终于离开学术。南下之旅,等于背叛了亲人与朋辈的殷切期待,也背叛了十余年苦苦追寻的诗学道路。

诗与政治之间,是多么遥远的距离。——陈芳明

《单向度的人》

来自李明璁少年时奔跑带走的禁书,他引用了鲁迅从铁窗内呐喊着自由的苦楚,现今从资本集中的世代去回忆过去期盼的自由,却是更为讽刺的以自由禁捁了自由,这正是一本可以让你重新省思的书。(推荐阅读:

拥有投票选择主人的权利,并不表示你就不是奴隶。

能坐在沙发上任意切换电视频道,在百货商场或网购平台比价血拼,在消费场所享受休闲娱乐,你拥有所有这些“选择”,是否就等同于拥有“自由”?

难道这不过是发达工业社会的“控制”变得更高明、更细腻、更体贴、更无所不在?它似乎指引一种更舒适美好的生活;但相对,想要改变现有框架的主张、更具超越性的理想和渴望,都被压抑或嘲讽。我们因此难再深刻地质疑批判,反而认同拥抱那个主宰我们生活的力量,以它的利益和需求为我们自己的利益和需求。表面上越是多采多姿的歌舞升平,骨子里越是了无生趣的冷感疏离。

于是,你我都可能逐渐变成扁平、苍白的——单向度的人。

假多元的花花世界,掩饰不了真单调的苍白困局。
学作一个解放的自由人,从看穿这个陷阱开始。

《反抗者》

卡谬的《反抗者》中提及:反抗行动引发意识的觉醒:在揭竿而起之前,奴隶忍受所有压榨,甚至经常能接受比激起他反抗的命令还更该反抗的命令。为了存在,人必须反抗,反抗的角色就如同“我思”。

“在荒谬经验中,痛苦是个体的;一旦产生反抗,痛苦就是集体的,是大家共同承担的遭遇。反抗,让人摆脱孤独状态,奠定人类首要价值的共通点。我反抗,故我们存在。”——卡缪

卡缪常被认为是提倡荒谬思想的大师,但这种简化的描述只构得到卡缪的创作初期。这位成长于两次世界大战间的文学大师,面对世界剧烈变动的景况,无可避免地去探究为何文明的发展却带来了巨大的破坏。他更进一步去讨论,从个人进到与他人的关系、人类群体社会时,该又如何面对群体生命的挑战,是更入世、更社会性的思考。

《反抗者》是卡缪处理个人与社会群体关系的重要着作,思考着种种人类社会巨大的难题:

人要脱离被奴役的身分,便必须反抗,被逼迫到一条界线时,要站出来说“不”。如果为了反抗不义,是不是可以用尽任何手段?若为了远大的目标,是不是就该牺牲一切,即使是必须杀人?反抗与革命之后,如果建立起来的社会又形成另一种压迫专横,该如何解决这难题?

思索反抗对当代的我们更形重要,如何反抗但却不致于形成全面毁灭的虚无,或者避免反抗之后却建立起另一座牢笼。卡缪的推敲是我们不可或缺的永恒提醒。(同场加映:

《我是公民也是媒体》

《我是公民也是媒体》如实记录了太阳花革命时代所有年轻人起而抗争,为自己争取自主的光,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在每个年轻人心目中也成为一道已然跨过的关卡,在跨过的那一刻,我们已获得全然的自由!

没有任何人可以代表这场运动,但每个人都不可或缺!

24天、80多人、1,234则新闻;3小时、3,600多人、693万元⋯⋯等等这些数字印证了新媒体在太阳花运动中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奇迹!零时政府、大肠花、沃草⋯⋯等等异军突起,尽显新世代发挥了监察政府、仗义执言的公民意识!

太阳花运动除了创造台湾民主及社会运动历史之外,也将网路社运与媒体创新再推向高峰!长达24天的太阳花运动,有各式新媒体平台,扮演资讯传递、议题辩论、动员参与等功能,在短时间内发挥高度影响力。参与者透过科技网络连结、分享、支持、采取行动,去中心化、自主地参与,共同成就了这场运动。(同场加映:

《重生的书店》

最后希望从《重生的书店》里,在日本311地震被海啸毁灭的城市中,重新从书店里找到面对未来希望而活得踏实的幸福感。正因:“独立不是追求隔绝,独立是为了自由。而自由,是为了追寻幸福。”这是青鸟的本质,也是书店想表达的真正独立意涵。(推荐阅读:

借助书籍的力量,在最绝望的时候,书店是人们追寻希望的光,而这就是书店存在之必要。

面对被海啸冲毁的书店,书店老板问:“我们该怎么办?”经销商中央社的斋藤先生无言以对,只能不停地说:“我们一定会帮助你重新站起来,千万不要放弃。”日本纪实作家稻泉连在日本三一一灾后,于同年五月展开为时一年的田野调查,造访遭受海啸重创的福岛县、宫城县及岩手县当地共十二家连锁书店及独立书店,试图解答:书店在灾区的角色究竟是什么?这些想法背后又有哪些故事?

书中每一则书店重新站起的真实故事,之中充满汗水,当然也不缺泪水,直击心灵深处,超越面包也超越“智性”的生存需求,其背后不只是对于书籍与阅读的坚定信念,更是对生命和希望的最高敬意。藉由这本书的出版,也希望我们能再度深刻省思数年前震惊世界的这场天灾与人祸,让我们携手一同面对困境,走向重生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