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贩卖部开张,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里的小店,贩卖着人们的各种情绪、与向往的特质。如果,“感觉”是可以钱买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匮乏,你想买些什么?自信,原来是许多人在成长中遗失的礼物。(推荐你看:

这小店为什么开张?这些药水哪边来的?里面的成分到底是什么?我心想,有一天一定要在老板打电话给我的时候问他!事实上,我被雇用也是一次奇妙的经历。当时,老板只在某数字网站上刊登需要一个专职人员,“情绪贩卖部,〈征店长兼副店长兼店员兼打杂〉,寄一份履历来,附上三张生活照与自传。”

就这样!谁会去应征?老板在想什么?三张生活照你是色老头吗?

碎念了三天后,我默默地把资料寄去……

当天晚上,即接到一通没有号码的电话,“喂,请问你是OOO吗?”是一股低沉的男性嗓音,“恩…是的。”我说,“我是情绪贩卖部的老板,看完你的资料了,很适合这份工作,明天早上四点半到指定的地点上班吧。”这声音应该拿座诺贝尔和平奖的,“……好,另外请问工作内容主要是什么呢,还有薪资和聘用日期怎么计算呢?”,“你会满意的。”

我被无条件说服。

此后,老板只有一次台风前晚打电话给我,叫我自己决定要不要开店,还有一次我分手后,他打来叫我隔天别上班,安慰了几句,莫名有用。就这样。

一做转眼三年,每天的人潮络绎不绝。随着一张张脸孔经过、踌躇、说说心里话、再回到公司、家庭、或和另一半的感情中。我听了数不尽的故事,这肯定是我此生最珍惜的宝藏。(同场加映:

而每个人每个时期都有不同需求,像是近期,需要“自信”的年轻人好多,我看着一个接着一个身穿高贵华服、昂首跨步,但也有一些垂头丧气、拖着沉重的步伐,似乎没有经验过任何一丝值得为自己骄傲的时刻。

前面那种人每天都来买,我不知道是好是坏,他们看起来很有自信,却仍需要这药水?

我总再三提醒,“‘自信’每隔十五分钟喝一次,共分四次喝完,建议比较看看使用前和使用后的区别!”

因为自信背后缺乏的,总是无法认清自己的勇气。有一部分人,他们自己不断饮下这亮金菊色药水,或是爸妈逼他们每天喝下一杯、或好几杯,就能头抬的高高的,做起事来动作迅速(未必有效率)、决策果断(未必正确,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膨胀的自尊虽使眼前一片光亮,却只够照见当下的一景,殊不知阴影在旁地里埋伏他,待会儿在角落处要袭击他。

看着一早卖光的“自信”,我想起 Amber 坐在石阶上和我说过,“哼,他们越是要我喝,我就喝给他们看!”他每天被盛气逼人的爸爸喝下三瓶药水,于是皮肤愈来愈呈现亮菊色,索性放弃自己的身体,就是要让爸爸知道,他最后会让自己的女儿落到什么下场……

“我听了很心疼……你说你是个演员,但喝的越多,你在镜头前就越显得肤色异常,也越让自己没自信。”我感概地说。

“嗯……我越表演,却越害怕受到大家的注视、害怕来自外界对我外型上的批判。所有人都告诉我:‘你缺乏的是自信,有了自信,你上台就越勇敢展现自己。’他们越说,我越是迷惘……”我感受到 Amber 的心揪成一团。(推荐阅读:

这个迷惘说的是:自己究竟真的没自信吗?还是被说着说着,被爸爸骂着骂着,被社会群众用力凝视着之时,早已忘了向内观看,也没有勇气回顾真正的自己长什么样子?

Amber 接着说:“我看了好多本心理励志方面的书籍,但我依然害怕、依然不知道自信是什么……”

我听见这是打从心底,对自己最根本性的质疑:“我是什么?”

从小承受来自父母亲的期望,期望过重就成了压力,“你似乎变得不晓得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甚至该为什么难过或开心,你说……你爸越碎念,你越是要给他们难看……像是在说,越要给他们一个难看的女儿作为报复……”

亲爱的,所以我才会在二十年后的那天,发现面目沧黄的你与夕阳余晖融为一体,你说:“我想买自信,让我瞭解自信尝起来的味道是什么.......”

但我听见你开始疼惜自己了,不再是完全被爸爸束缚的女儿,不再被那“战胜爸爸”的愤怒所捆绑。你想要尝尝自信,尝尝当你可以为自己而活的时候,那滋味是什么。(延伸阅读:

这是一个不同以往的转折点,我很佩服你有这样的勇气,就像你还告诉我:“如果可以,我希望和更多人分享这件事情。”我看见你已经走在新的道路上,不需要问我“自信”究竟是什么,因为你正骄傲地在实践它了。

【情绪贩卖部】你想买什么?

如果你也想和我分享,你买了什么?你的故事是什么?又可能蕴含什么意义?我很乐意听你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