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模特儿出道,人们说过她是花瓶是公主,现在,没有人会质疑她是个演员。许玮甯是极富饱满能量的人,每一部戏,她都经过一层蜕变,越来越让人想专注凝视。从《恶作剧之吻》、《16个夏天》、《麻醉风暴》、到《菜鸟新移民》,世界,将看见她的身影。(推荐阅读:

这两年在演员角色上的突出表现,大家终于不是在模特儿堆里头发现她,而是认真地看许玮甯演戏。现在的她几乎像变了一个人,像一个真正的演员。

今年上半年的国片《失控谎言》,每个看过的人都会对许玮甯的表演赞起大拇指。事实上,还距离现在不久的几年前,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人找她演戏,她曾在电话中和母亲哭着说我没救了,我大概一辈子就这样了。

可是,倔强的女孩啊,彼时的孤立无援,没有让她放弃,那个小时候便被妈妈拉着去看舞台剧,看电影,立志长大要当演员所以才去念剧校的心愿。她开始减去婴儿肥,放下一段过去的恋情,一个人去旅行,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因为,她要完成梦想。

最近许玮甯很投入地准备开拍在即的《红衣小女孩2》,还记得第一集拍完后的“阴影”还久久停留在她心中。

以前听到神秘的、灵异的故事她总是闪躲远远,为了突破自己的限制,硬着头皮接下的恐怖电影,让她大叹一口气说:“我最近很焦虑就是因为,我…我很…,拍完红衣第一集我也觉得很震撼,在那个状态里面,一直到拍完很久,在我身体还停留着,有时候我还是会觉得,是不是有个东西在那边…那个印象太强了。如果第二集还像当时那样,我会很害怕。”(同场加映:

导演这次开了荣格的心理学书籍、灵媒访谈实录,和其他片单等作业,许玮甯说,当成是研究一个心理科学的态度去做功课,否则很难褪下恐惧来看待角色。

我是谁?演员的深度催眠

此刻我们的话题进入到神秘学的领域,她在荣格(与佛洛伊德并列为当代的心理学大师,其深入通灵,炼金术,潜意识与梦境等的研究,使其创始的分析心理学介乎科学与神秘之间。)的书中读到频率,振动与灵魂的关系,早期精神分裂患者往往被认为是超自然事件,直白一点讲,就是被一般性的误解为鬼上身。

透过心理学分析,实是因为患者振动的频率,与附身的灵体产生共振,所以精神分裂患者呈现出来的,好像是相同躯壳中住着不同的人。以科学智识的角度探索,对于精神病症,和通灵等超自然现象,她得到学理上的理解,也可以脱去有色的眼光,同时,终于不再那么恐惧。

密集准备的同时,她也发现,演员就是一门深度的自我催眠的表演,在看了心理类相关的影片后,对着镜子的自己问说,你是谁?“问久了之后真的会有错觉,我是谁?

人的心理会有一个声音,当你一直自问自己是谁,自我就会压低,就会进入另个角色,或是让另个灵魂进来。”她也回忆起,以前刚拍电影时,写完角色自传,已经觉得做了很多功课,“但其实真正进入电影中,发现功课是做不完的。每次要进入角色的世界,把自己的自我放到最小,角色的放到最大。很像变魔术一样,我自己也慢慢才学会怎么转换,尤其这两年演的戏,都是蛮难下戏的。拍摄过程,一直做功课,直到整部戏结束,角色的准备,也才真正结束。”(推荐阅读:

尚未上映的《目击者》中,许玮甯说在其中的演出,呼应了心理学系统中的自我催眠,每天拍摄结束后,她继续写角色日记,用剧中主角的思维与个性,记录下每天生活、心情的感受,透过书写,再去强化角色本身,让角色真正进入她体内,她说“没想到可以这样催眠自己,还蛮酷的。”。

演戏达到灵魂的 high

自从演戏后,许玮甯形容自己变得更轻松自在,以前的她害羞胆小,曾经因为个性错失演出机会,她看上去总是冷静自持,谈话清晰理性,讲到此,她终于笑出来,原来全是因为怕丢脸,她说:“我平稳是假象,其实我内心的独白超多,也有很多纠结,因为我爱面子,自尊心很强,怕丢脸,不想让别人看穿我情绪,所以我很少表现出来。

我记得之前在金马奖颁奖典礼很紧张,我在上台前一刻说,天哪我太紧张了我的心跳都快跳到嘴边了,(五月天)石头很惊讶的说你有紧张吗,完全看不出来!我除非紧张到不行,否则我宁愿压下去,当时我真的怕自己在台上晕倒,先跟石头讲,让他预备着,以防万一!”

只有喝酒和演戏时,是她最不理智的时刻,她说:“我在演戏的时候完全不会怕丢脸,以前会。当我不理智的时候,我反而是很豁出去的,有种 high,达到心灵奔放的感觉。”从第一部电影《相爱的七种设计》开始,她体会到什么叫做入戏,从一整部戏中仅有一两场,慢慢的越来越多,全然投入释放的场次逐次增加,也让她越来越 high。

从小就规规矩矩顺从所有安排的许玮甯,家里说的,学校教的,公司给的,就和你我一样,安静的接受一切不会出错的计画,“所以很多人都不开心…,”笑称自己俨然成为心理学大师的她接着说,“因为很多教条和拘束,大部分的人都被绑的紧紧的。”

这么说着,演员还真是一门幸福的生意,“的确对我这种个性而言,演戏是幸福的。我活了一天别人,过了一天别人的生活,当了一天坏小孩。会得到一种释放,没有拘束,好过瘾喔,都宣泄出来了!”

生活中的这些女人,给她支持的力量

现在的生活是一个人住,每周有三四天的时间会回家和家人们在一起,家庭关系的紧密,是她最大的安全感,却也是她现在这么怕鬼的原因!小时候就和妈妈与阿姨们住在一起,晚上和阿姨睡在一起时,他们会敲床板“扣,扣,扣。”,问还小的玮甯说,有听到吗,如果没听到,继续悄悄的敲更大声“叩!叩!叩!”,如果听到了,阿姨们就装神弄鬼说没听到。再不然,就是把还小的她骗进全黑的储藏室反锁吓她,即使理解了是恶作剧,现在看到全黑的空间,或超自然事件,她还是汗毛竖起,远远躲开。

写的好像阿姨们都坏心肠,其实在她心中,妈妈和阿姨,像是她小时候的闺蜜,“我们现在聚在一起时,有时还是很疯,虽然他们老了(笑)。我和妈妈和阿姨们相处起来很像姐妹,我的阿姨也都是外向、很敢玩的,讲话直接,没心没肺、独立坚强,‘女人就是要有自己肩膀’类型的。”以前闲了有空也不想回去,觉得烦,现在则是看家人吵吵闹闹,也是一种安定,我笑她怎么就开始白发宫女话当年了,她笑说自己也终于长大了。

“长大”,总是五味杂陈,伤过人、也被伤,绝望过,也骄傲过,但情绪总是会过去。在熟人面前才会人来疯的许玮甯,其实很依赖女性好友在身边的陪伴和开导,工作上给她稳定力量和提携的,一个是现在的经纪人,一个是林心如。她的经纪人,被形容像插画人物“胖妞美美”,曾经一路开导很会钻牛角尖的许玮甯,理性地为她分析事情的条理,给她方向,也一起打拼,于公于私,两人都有很紧密的革命情感。(同场加映:

新婚不久、幸福满点的林心如,则是在许玮甯最低潮的时候,拉她进入《16个夏天》,饰演暗恋林心如的瑞瑞一角,这一拉,也为许玮甯拉到了人生第一个演员奖,金钟奖“最佳女配角奖”。

她说“那时在戏中我真的很喜欢心如,下戏之后我看到她都会脸红,都觉得很尴尬,我们除了像姊妹,也多了一层,曾经是恋人的感觉,很微妙,也好像曾经一起经历过学生时期、一起长大的朋友。那段时间拍戏我们每个人都很深入,像同学、像情人,回到现实中,我们又成为好朋友。”

曾经有好一段日子,找她演的角色都是千金、骄纵大小姐,总之就是白富美、高贵美,现在许玮甯很有自信的说,就算接到同类型角色,也一定能找到这个人物有别于类似角色的不同处,哪怕是百分之一都好。好的演员,就是紧抓住一丁点儿的百分之一不同,靠着自己的诠释,完成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以前我会很想要尝试所有没做过、没演过的,很怕被局限被定位,所以每件事我都想做好,后来我发现,我一次只能专心一件事。”

近期,她很喜欢《再见瓦城》,也欣赏导演赵德胤,“我会想拍他的戏,我有一点被虐狂,像这样的导演会不断把你推挤到边缘,磨你,挤压你,让你真的变成那个人,那个应该很过瘾,角色会发挥到淋漓尽致。”

就像她说的,现在,就算是重复的演出大小姐,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每个演出都像是一个开垦,演员就像是身与心这片天地的拓荒者,每个角色在一寸一土中揉捏出来,最后打造出一座雕像,那是由演员诠释成为的人物雕像,当下的许玮甯,显然很享受作为一个雕塑者,她还在不停的磨练着,怎么塑造出一座最完美的雕像。

【本文由Marie Claire美丽佳人提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以下延伸至站外)
许玮甯,「性感还是要包装在优雅里面,不能让人家一眼看透”
许玮甯,和另一半相处的最好方法
许玮甯:八年的感情很纯粹 但跟过去告别是必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