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自杀的人在当下往往是解不开走不出的痛苦,一旦真的自我了解离开人世,留下来的人,考验才正要开始。面对排山倒海的自责、痛苦、不断回想当天要是怎么样就好了 ...。从此罪恶感和对方的身影萦绕在脑海中,久久无法退去。我们想说的是,亲爱的,你真的辛苦了,这么多苦痛换你接手承担,但唯有自己允许自己好好活着、原谅自己,才能真正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同场加映:其实,不是你的错

文/Yvonne 蔡宜芳

文中案例已经过一定程度改编,以符合助人专业伦理

“我不是个好妈妈…当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拉他一把”

这个五十多岁的妇人一进谘商室就开始啜泣,说没两句话就嚎啕大哭,整整二十分钟一边说一边哭,哭的痛彻心扉。

她二十七岁的儿子因为罹患忧郁症以及工作压力自杀过世至今快三年,她到现在都还是好自责,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儿子,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我应该要拉他一把,可是我没有拉他一把,我还骂他,我以为这样可以激励他振作起来,我一直觉得他不够努力,怎么可以一点小事就这么消沉,可是我不知道其实他那时候很无助,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居然还骂他 …”

“可是妳拉他一次,可能还会有下一次 … 妳没有办法每一次都帮他 …”我缓缓的说。我希望这个妇人在未来的某天可以原谅自己,接纳自己的无能为力,同时相信自己已经尽力了。

但可能这还需要好长的时间。

“我知道,大家都这样说,可是我觉得我拉一次是一次,但我没有做到,当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还骂他,我只要一想到那时候他有多无助就觉得自己好该死 …”妇人重复说了几乎同样的话,不管怎样都无法原谅自己。

“那天,我回到家发现他自杀,原本我还想说过几天有比较长的假可以陪他出去散散心,可是来不及了!”

“我始终觉得…他还在我身边,从来就没有离开过”

“每天下班后我回到家,我就打开照片一边看一边哭,哭累了就睡着,我睡在我儿子的房间,我可以感受到他还在我身边,他还会帮我盖被子!我女儿和我先生都不相信,可是那是真的 …”妇人保留了儿子房间原本的样貌,每天晚上都睡在儿子的床上。

“我常常梦到他,他在梦里笑的好开心,可是当我一张开眼睛,却发现那只是个梦 … 最近,他也不出现在我梦里了,我好害怕…为什么他不来找妈妈了?”

“妳能和谁说妳对儿子的思念呢?”

“我先生、女儿好像都好了,可以继续过生活,所以我没办法跟他们说,他们每次都叫我不要想那么多 …”

时间像是冻结一般,只剩下时钟滴答滴答的响。坐在椅子上的我努力忍住泪水,喉咙却像有块大石头卡着。

原本,这个妇人陪着他儿子来看精神科,儿子过世后,变成妇人开始看精神科,然后,医生转介到我这边开始进行谘商。

“自杀者遗族”是由学者 Edwin Shneidman 提出,指因自杀死亡事件而遭受痛苦的人,强调这些人也是自杀事件的受害者。很多原因会影响一个人的悲伤程度。其中,“预期性失落”和“非预期性失落”是很重要的关键。

“预期性失落”让人们提前有心理准备可以面对亲友的过世,像是医师预期病人剩下几个月的生命。

而自杀属于“非预期性失落”,因此可能让人感到震惊及难以承受,因而产生更复杂的情绪反应。若自杀者遗族目睹自杀者过世的画面,像是上吊、坠楼、溺毙,那这可能构成挥之不去的画面,甚至产生创伤经验。

社会也用不同的观点看待死亡方式,如果是因疾病或灾害过世,可能容易被社会所理解及给予关怀;而自杀,往往是很难以向外人启齿的“潘朵拉的盒子”。

我们的文化怎么看自杀这件事呢?自杀常被视为可预防的状况,因此有些自杀者遗族会承受外界的压力及误解,“你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呢?”“你是不是没有好好关心你儿子?”,自杀者遗族也常背负着自责,“要是我早点发现,要是我有接到那通电话,要是我 … 他就不会走了!”

而自杀者遗族往往致力于寻找答案,但却无法确定自杀者最终自杀的原因,而在其中摇摆不定。另外,我们往往视自杀为逃避或不尊重生命的行为,像是有些宗教认为自杀者会不得超生等等,因此自杀者遗族背负着外界的质疑,而无法好好的陪伴自己走过失落。

自杀者遗族可能对于自杀者有强烈的气愤,气他们就这样抛下了自己,或是气自己对于自杀无能为力,因为这件事情引起波澜,但却无法找出答案或是自杀的意义;而自杀者的身亡,也可能影响家庭中的经济、居住等问题,或导致家庭内部的冲突或避而不谈自杀这件事。

自杀者遗族可能面临非常多面向的问题,期盼我们能给予更友善的支持及陪伴,倾听但不批判,若有需要,鼓励其就医或寻求谘商等专业协助。这位妇人开始寻求精神科以及谘商的协助,是跨出了好大的一步,我在心里由衷的祝福她。

如果你是自杀者遗族

亲爱的你,这阵子真的辛苦了!好痛又好累的你,不知道可以向谁诉说 …

伤痛若要平息,可能需要几载的时间。当你允许自己好好的悲伤好好的愤怒,承认自杀是无法挽回的事实,开始能原谅自己,不再背负着罪恶感,允许自己好好重新活着,你将会帮助自己找到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当你愿意踏出那一步,你会发现你并不孤单。我愿你的伤能得到抚慰,有一天,你将拥有力量好好疼爱自己。而生命中所承受之重能化作羽毛般的柔软轻盈,飞向新的生命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