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家吉田修一创作的小说《怒》改编电影,剧情描述一桩震惊全国的凶杀血案,凶手行凶后变脸销声匿迹,案件迟迟无法侦破。电影里的每个角色看似诚实,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究竟谁才是下狠手的真凶?作者陈太阳影评,带你走入电影世界,要问我们一个问题:信任的模样,是什么?(推荐给你:

 

信任的样子,会是怎么样呢?

有时候我们都看似很轻易地流露出善意,接着很自然地表露出信任的样子,但其实我们并不真的那么信任彼此,当事情到来,纵使是多么细微的事,力道都足以撼动曾以为比石坚的信任,深深信任,竟不如自己想像,是那样美丽、深厚、坚实。(推荐阅读:

“跟你在一起我觉得很放松”

电影里头某一支线的主角这么说着,不必多解释,我们自然而然地都会选择一个让自己相处起来轻松的人依偎,像是不在乎对方的过往与莫名的出现在自己生命中,开始时不太在乎,只觉得彼此相处如此自在,那就是了吧,可以称作“信任的样子”,张开手臂,欢迎他住进自己的房子,接着是自己的生活圈,然后是介绍自己最在乎、最深爱的人,搭起信任的桥梁,便是邀请你进入我的生活。

你会一直在那个偌大的房子里等着我,无论我多么晚回来,你都会等我的吧,还有那支我给你的电话,不论我什么时候打给你,你都会接起的吧,我想,这样就代表着我们彼此之间的爱与信任。

只是过阵子,看到了对方无意间泄漏的讯息,心中的警示就这么响起了。

“他是不是没有真的爱我?”

“他是否其实是个充满谎言的人?”

“他是不是其实虚构了他的过去?”

所听闻的、所相信的,从眼前这人“本身”,扩散到“身旁的人”时,突然地怀疑起自己曾经那些无所畏惧的“信任”。

我看见了他在咖啡厅与另一个人相谈甚欢,那个是我没见过的人,也没有听他提过;我从他口中听他口诉了他的过往,我曾经相信他的,可是我其实没有参与,我又怎么能真的相信他的过往就像他所说的那样?

原来信任是那样脆弱,有时还带有一些廉价的同情,因为他懂得我的泪水、因为他似乎能理解我的曾经、因为他彷佛与我同在那个悲伤的同温层,因此我们的信任没来由的建立,原来、原来信任带有同情,那不叫信任,那只是一种,移情作用。(推荐阅读:

看见一个影便开始怀疑,总觉得对方隐瞒的事比自己想像的更多,那些相视而笑的曾经、那些没有包袱的相处、那些毫无顾忌的分享,最后都被怀疑击退。

最后才明瞭我们是那样的自私。

“被信任的人”知道自己被对方信任,是源自于“同情”,才发觉自己是那样难堪还有一点可悲,可自己曾经想像过,就算不能永远一起,至少要能相邻到老的。

“回家吧”,盼着信任还能重拾,只是曾经深信的,一旦产生怀疑,就再也无法重来了吧。

无论对方给了自己什么交代,多么完整,最后信与不信,端看的是自己的决定,那颗信任的心,一旦偏移,都没办法再完好如初了。

“信任他人”与“被信任的人”都是无力的,无法全心的信任他人,也没有办法承担原来对方对自己的信任来自同情,这样的愤怒该发泄在谁身上呢?恐怕是没有地方能够宣泄,这一切都可怜地令人伤感,以为对方能够全然接受自己的过去的,可到了故事最后才发现,对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陈述的过去,相反地,以为自己对眼前的爱情与友情是深信不疑的,却在某个刹那怀疑起这一切,才发觉自己的信任这么廉价和经不起挑战。(推荐思考:

信任的人与被信任的人,都像是走钢索的人,却不断地想叩头,所以这一切都岌岌可危吧,随时都在崩溃的边缘。

“我无法原谅他,因为曾经深信”——电影《怒》

信任的样子竟是如此丑陋,对不起,对不起了那些原来真真正正不是坏人的那些,也对不起自己,到头来,自己的信任原来不够纯粹,信任,是种很复杂的情绪,当信任瓦解的那刻,无法原谅的除了他人,还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