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想像你未来即将有个女儿到来这个世界,你希望她面临一个怎么样的世界?一个女生,要面临自己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更要去看见社会期待她们怎么活。我们如何在上一辈性别刻板的箝制中,不伤害父母且活成自己的样子?就从这一刻的你自己开始吧!(推荐阅读:

文/张嘉琦

如果终有一天要孕育生子,小时候的我总嚷着一定要生女儿。因为女儿总是贴心,好多电影里妈妈跟女儿像姐妹的关系总令我心生羡慕。我总是想像,将来我要帮她扎辫子、选衣服,房间要漆成我自己从小喜欢的粉红色,要给她一个充满爱的家。但是越长越大,曾经有一阵子,我发现自己其实很害怕未来生的是女儿,而且越来越怕。

因为我自己是个女儿,我明白女儿体内总流窜着母亲的哀伤,我明白处在一个家中当女儿多么不容易。

母亲的期待很容易会随着血液贯穿在女儿的人生里,那样的期待来自母亲上一代,或者来自母亲自己;那样的期待时常压着母亲自己也喘不过气,却也在不自觉中流传给下一代。或许男人们会说,嘿、我们也很辛苦啊!我知道,但我只是个女儿,只能说我明白当女儿的难。 

因为我自己是个女孩,我明白女孩青春期会遇到的各种不安,我明白要同时学会接纳自己与认识别人多么不容易。女孩与女孩间的勾心斗角、女孩与男孩间的情欲拿捏、女孩与自己间的信心建构。每一个都好难。

我们都曾经在青春少女时开始依赖朋友,拿出自己的真心相待,相信母亲说的:“想要别人怎么对妳,要先怎么对待别人。”却可能因为外表被嘲笑,因为太热情被质疑真心,因为学不会爱与被爱而受到伤害。女孩的自信心很容易在一次次小小的挫折中被打击,最后溃堤,不确定自己的形状,不停赤裸着和这个世界碰撞。

因为我自己是个女性,我明白女性在社会上面临的复杂窘境,我明白要解构这个社会对女性的压迫框架多么不容易。甚至有时候,我觉得根本没办法解构,我好不容易花很多力气看见了、理解了、有感了,却也不知所措了。这个世界对女性是那样的不公,太多事情男性可以做的女性不能做,女性在工作场域还要时时提防着保护自己,与男性维持亦敌亦友的关系。 (推荐阅读:

因此,我曾经非常害怕,怕我没办法好好照顾我的女儿,我怕我身为母亲时,纵使爱她,却也把自己的愁苦和怨怼加诸给她,我怕我察觉到她在爱情友情和自我认同里受困时接近不了她,我怕这个社会对她不公,像曾经对待许许多多的女性一样。 

但这样的害怕无济于事。然后我才逐渐明白了,我好不容易花很多力气去看见、理解、有感女性主义后,能够怎么样才不会不知所措,我逐渐明白了能够怎么样将害怕的感觉化为力量,我逐渐明白,我希望未来我的女儿能够处在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我不期望给女儿一个完全安全的环境,很多时候我们没办法避免他人对我们的伤害,但是我要给她一颗坚强善良的心。我想要让她明白,她的出生与存在对我来说多么美好,她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她本身已经足够。

我想要让她知道,我们没办法控制别人如何对待我们,但我们可以决定自己的真心,永远要以真心待人。但如果受伤了,要记得哭,哭过后要继续相信,相信世界上依然会有美好的真心。如果开心,记得大声笑,去感受当下真实的快乐。(同场思考:

我想要让她看见,这个世界很美好,但也不是童话故事。身为女孩的我们,多么幸运,但也会有很多辛苦。别害怕,要勇敢去面对这些疼痛,如果想,就去帮助别人;如果没办法,就先顾好自己。 

我想要跟我亲爱的、未来的女儿说,我希望妳能明白,要爱这个世界,但一定一定要先学会爱自己,没有什么比自己更加重要。要让自己快乐,不要压抑自己,也不要勉强自己。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无情,但如果不好的事情发生在妳身上,不要急着怪罪自己,而我也不会怪妳。如果有心事,请与我说;如果开心或难过,请拥抱我。请记得,我会一直一直在这里,努力用最温暖和最温柔的心,去陪伴妳成长。妳未来的母亲,会永远爱着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