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小姐】女人迷全新短文单元,小姐去运动,不为讨好谁,为了取悦自己,渴望一个重新流汗的身体。这周来聊聊运动的目的,有人说是塑身求个好体态,有人说是为着身体健康吧,有人说是那运动后的快乐多巴胺呀,当谈“减肥”显得不够“政治正确”的此时此刻,我说运动教会我们最多的,始终是诚实。(推荐阅读:

女性主义近期有许多关于减肥、塑身与身体认同的活泼讨论:做为一个深信女性主义是改变社会力度的女人,当我认真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不够“完美”之际,当我盯着隆起的小腹,捏捏我松垮的臀,我该怎么跟我不满意的身体对话?(推荐思考:

如果我对自己的身体不够洒脱、不够自在,有改变的冲动,我如何分辨,我究竟是服膺父权价值,又或是走在自我建构的实践道路上?如果我确实想减肥,想塑身,我是不是就不算个“新女性”呢?

曾几何时,塑身与减肥的欲望,成了不能说的秘密,说出口就显得不够政治正确,就显得失去身体能动性,于是人人以“健康”为名,钻进健身房,各怀鬼胎,从前盘算着体重,现在计较着体态,难道真有不同?

这个问题太难了,怎么答都不对,无论从女性主义或自我认同都是。所以,不下结论,我想从我自己的故事说起,这是一则赤裸告解,可能也是许多女人不时就闪过脑海,不知如何说出口才好的话。

那时依然艳夏,跟一班夥伴约好到海边冲浪,海滩上身体形形色色,脱下外衣的瞬间,我突然很认真地感觉自己的身体 Not Ready,我不够结实,腰很松,腿肥软,小腿没有线条,泳衣在身后勒出小小的纹,暗自难堪。

我盯着镜子,这确实是我的身体,胖了不少,还没准备好,而我却已经要出发了。

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不够坦率,于是,拥抱自己的身体从一句高声疾呼的口号,成了有点疼的实践过程。事后回想,那样的不自在非常需要,映照我的所在位置,硬是照得我一身赤裸。

或许,我们之所以运动,不见得是为了塑身减肥,不见得是为了求个健康,而是为了让我们愿意坑坑巴巴的,学着对所有身体发出的讯号更诚实一点:包括身体的不美,身体的酸疼,身体的抗议,练习不再逃避,才有机会进而与身体更和平共处,找到自己最适合对待它的方式。

这件事情太不容易了,而运动给了我们一个理由,坚定地踏在这条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