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2016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川普与希拉蕊之战,从国家政策延伸到家的门户,看看他们是不是为好男人、好母亲。希拉蕊以性别平权为领帅,号召起了属于自己的时代。这一条路,有人赞许有人摇头,一起看看,我们对一位“女总统”还有多少要求?(推荐阅读:

美国总统大选来到,川普与希拉蕊・柯林顿之战,像是一则难看的笑话。诽谤、攻击、舆论频传,人们说两人在比烂,投给希拉蕊・柯林顿那一票是因为太厌恶川普,并不是真心支持她成为美国总统,你怎么看?

我们都不是美国公民,但美国一举一动牵系着世界的政经体系,外行人看热闹,不评论到底选谁好。想说说,在这场选战里,希拉蕊・柯林顿参政的“性别意义”。

她的名字:那位先生外遇的女人

川普老说:“希拉蕊・柯林顿的未来政见是什么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太多过去。”

“有过去”的女人成为一种非战之罪,她的人生经验复杂,与在政坛上的专业有何关系?

希拉蕊・柯林顿身上有这些名字:美国前第一夫人、美国前国务卿、那个丈夫曾外遇的女人。以及今年可能增添的新名字——美国第一位女总统。

那么,民众到底喜不喜欢她?

反川普的声浪不小,但今年五月时,其实希拉蕊・柯林顿与川普一样不受欢迎。五月地三次全国性民意调查中,她的反对率和川普处于同一区间:57%。其中 6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不赞同柯林顿的价值观。64% 的人认为她不够诚实或不可靠。

讨厌她的理由很多:比如说大众认为 90 年代的她很死板,现在的她却太有弹性。对媒体与选民来说,她的性别立场却一直让人迷惘。媒体认为希拉蕊・柯林顿没有坚定立场,见风转舵。特别是在前总统比尔・柯林顿发生外遇时希拉蕊・柯林顿的表现,让大宗女性选民深表不认同。

很多人认为,她并不应该为了丈夫而强颜欢笑站台,于是丈夫犯的错都落在女人身上了,选民称她是个假面妻子、酸她真是为偷腥夫辩护的女性主义典范。大家对她的“公开女性政治人物”立场感到失望:她不该选择与丈夫的性丑闻站在一起,她不该背弃美国的女性权益运动。

希拉蕊・柯林顿的女性主义

希拉蕊・柯林顿到底是不是女性主义者?以及她的女性身份,与她的政治立场有什么关系呢?

以现在希拉蕊・柯林顿的立场来说,她经常在公开场合倡议“女权及人权”,她站在厌女的川普面前,极尽所能地表现自己的阴性气质与柔软手腕。但你还记得,2008 年希拉蕊・柯林顿与欧巴马总统大选对战时,她刻意模糊自己的性别,只愿意让人们看到她的坚毅与勇气,不曾在台面上谈论自己的母亲与女性身份,对抗欧巴马,她拿出了比男人还男人的手段。而刻意模糊性别的希拉蕊・柯林顿,终究输给了欧巴马的种族主张。(推荐阅读:

就连 2008 年总统大选选前,有人以“你砸开了美国父权主义的裂缝,是美国妇女运的的历史性高潮”夸赞希拉蕊・柯林顿,她都回覆:“这与性别无关。”

然而尽管她推却自己的性别身份,但参与选举的性别意义并非在于希拉蕊・柯林顿,而是对支持她的女性选民。这样的状况,与台湾选出第一位女总统无异,我们希望做什么职业都无关性别,要先看见“性别局限女性能力”的现况。

希拉蕊・柯林顿在 2008 年的败选感言说过:“就我个人而言,每当有人问我作为一个女人竞选总统意味着什么?我从来不会说,我之所以参选,是因为自认我能成为一位杰出的总统。我的回答始终是:以女人的身份竞选,我很骄傲。但是,我只是一个女人,同成千上万的女人一样,我意识到这个社会对女人存在着种种障碍和偏见,而且经常是无意识的。我想要的美国,是一个能尊重和包容我们每一个人的美国。”

当时希拉蕊・柯林顿承诺,我们会在下一次,打破这层玻璃天花板。

这句话不假,她“重拾”女性身份,2016 年,希拉蕊・柯林顿以一个母亲、妻子、一个女人的样貌,回到参选政坛。

2016,好总统与好女人

虽然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希拉蕊・柯林顿像变色龙般转换立场,但我们知道这个决定她在 2008 败选时就做好了。

她带着自己母亲的身份站在美国公民面前,今年七月希拉蕊・柯林顿正式接受总统候选人提名并发表演讲,当晚她的女儿以“我身为希拉蕊・柯林顿的女儿感到非常骄傲”宣言感动了不少人。从前希拉蕊・柯林顿不敢透露的温婉形象,在 2016 的选举台上展露无遗,她是位好妻子、好母亲、好外婆。

最后,希拉蕊・柯林顿泪水盈眶的抱住女儿说:“天花板不复存在,只有天空才是极限”。她一举打破的 2008 大选时人们最诟病的“没有母爱”。

是的,这是多数美国人热爱的希拉蕊・柯林顿,不要再做女性主义的叛逃者、不要帮偷腥丈夫辩护,希拉蕊・柯林顿的存在,就是该为不能发声的女性说话。希拉蕊・柯林顿用“温柔”软化了职场女强人的 Lean In 形象。(同场加映:

她的为难在于,要满足美国女性主义者对女性未来期待,又要满足美国南方妇女的保守观念。“人们根本就没有下定决心,到底需要什么感觉的女性领导,这就是人们真正纠结的东西。”纽约民主党参议员说得很好,第一任女总统之路难行,是因为我们的世界正在接受变化。

我想值得想像的是,我们总有一天,可以不再以女人的内建母爱,评估她的实力与专业。站在职场上,她就是一个人,而非女人。

过去,我们不曾思考我们要一个怎么样的“男”总统,期待未来有一天,我们也不需要思考国家需要一个怎样的“女”总统。

但愿,希拉蕊・柯林顿对性别议题宏观的期许,不只是选前支票、更能从各项方针拟定:“我真的相信,如果一位父亲、一位母亲能够像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样看着自己的女儿说,‘你在这个国家能够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包括当上美国总统’,那将带来非常巨大的改变。”

无论如何,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希拉蕊・柯林顿历经挫败,每次重新站上台,都能重塑自己被放大的女性身份。她享受掌声、她无惧失败,她表现优秀的那么理直气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