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华盛顿邮报释出影片,川普大谈调戏女人之道,“抓住女人的私处,接下来你能为所欲为”,他为此公开道歉,同时也说自己只是说说,从没真的付诸实现。我们来谈谈,为什么我们不该接受川普的“更衣室闲谈”?(推荐阅读:你的一票会给川普还是希拉蕊?

“抓住她们的私处,接下来,你就能为所欲为。”"Grab them by the pussy, you can do anything."

“你如果是个明星,她们就会什么都让你做,所有你想的到的事情都可以做。”"And when you'are a star, they let you do it. you can do anything."

“我试着要干她,她已婚,我对她发动热烈攻势,待她像个婊子,但我得不到他。这几年看到她,她改头换面,胸部变得又假又大。”"I did try and fuck her, She was married. I moved on her like a bitch, but i couldn't get there. She's now got the big phony tits"

“我想先来吃点口香糖,我想我等一下会情不自禁亲她。你知道我对美人毫无抵抗力,我就直接亲下去,像磁铁相吸。直接强吻,等都不想等。”"I just start kissing them, it's like a magnet. Just Kiss. I don't even wait."

那是 2005 年,一辆大巴上,川普和电视主持人 Billy Bush 相谈甚欢,川普自信满满的聊起调戏女人之道,看到漂亮女人就想吻,反正先往私处抓下去就对了。由《华盛顿邮报》披露的这则三分钟影片,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共和党支持者纷纷表态不再挺川普。

川普随即发表声明,称这是“更衣室玩笑”,而且已是多年发生的私人对话了。并且指称比尔·柯林顿说过更多糟糕的玩笑,做过更糟糕的事,比自己糟糕更多。最后他说,如果有人觉得被冒犯,那麽他道歉。

道歉文里头,川普写下“我说过我不完美,也不会假装我是完美的人。我确实有说过这些话,但认识我的人都会知道这些话无法代表真正的我。我确实讲过蠢话,但这些蠢话跟其他人真正做过的行为,依然有很大的差别。”

厌女事件簿:人人身边都有一个被姑息的川普

一直在想我们该如何评价川普?

当年我们认识他,他有好多身份,是亿万富翁,房地产大亨,美国小姐理事,曼哈顿的哥伦布圆环有个广场以他命名,记得他多次在节目中谈起女儿,称她性感,说要不是自己是她爸,都想跟她在一起,彷佛性感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称赞。(推荐阅读:

他以口无遮拦的形象出线,打着“美国该风光再起”的旗帜,主张树立高墙阻挡外来移民,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

三月,他大咧咧地说,堕胎的妇女应该受到惩罚;四月,他以柯林顿外遇攻击希拉蕊,他是这么说的,“如果希拉蕊连老公都满足不了,她凭什么认为自己能满足美国?”;九月,他笑称环球小姐马查多就是个“猪小姐”。(同场加映:

川普的厌女发言,可以写成很长的事件簿,而每每都有人出面替川普辩护,“至少他很真实”、“他不过是不加以掩饰”、“我们选的是总统不是老师”,或许恰恰反映的是:我们已经太习惯活在一个普遍厌女的社会,人人身边都可能有一个被姑息的川普

当不尊重被合理化为“更衣室的闲谈”

争议影片在第二次总统辩论赛中被重重提起,川普道歉的同时,也直接反呛希拉蕊,你要不要看看你老公真的做过什么糟糕事?我可是什么都没做过。

回应影片,川普的立场很明显,他说我不过是闲聊,我从没有真的付诸实现,意淫无罪,你们不能用私下闲谈定我的罪。

川普的回应很有意思,无论他做与没做,我更想问的是,是什么原因让川普轻而易举把“对女性的羞辱”合理化为“更衣室的闲谈”?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的社会容许这样的“日常闲谈”?而这样的“闲谈”,满足了谁,又巩固了什么?

我们想要的当然不是表面高喊“政治正确”,关掉麦克风,走下舞台,一句女人是猪,一句女人有钱就好上的社会。性别不平等总是在生活里,川普这样一句“无心之过”的“强暴语言”比想像中更重要,因为那正是女人日以继夜,努力反击的日常。(推荐阅读:订阅女人迷性别观察

何春蕤在《驱散强暴的阴影》一文中提到,“强暴之所以可恨,不再是因为它毁坏女人的名节,不再是因为它造成一生的伤害,而是因为它侵犯个人的身体主权,违反了个人的空间权利──不管侵害者和受害者之间有什么样的亲密或陌生关系,是女人还是男人,是成人还是小孩,侵犯都是一样可恨的,都是要被全民声讨的。”

当强暴语言一再在日常生活里被姑息,我们可能养出纵容强暴与性侵的社会,我们之所以要起身反抗,不是为了“保护女人”的立场,而是为了尊重每个人的身体主权,是为了不再有下一个人,认为自己能不问意愿,就伸手进他人身体。(同场加映:

我们想要一个怎样的候选人,我们想要一个怎样的未来

许多人说,这次美国总统大选太艰难,川普跟希拉蕊根本比烂。

希拉蕊的女性主义立场摇摆,像只变色龙,她总是解释不清楚邮件门事件自己的立场,她高举的彩虹旗不知道是不是作秀?川普的种族歧视与厌女已成经典语录,他说中国是窃贼,别再让他们强暴美国;他说要筑起高墙,带绝望已久的美国重返光荣,许多人不敢想像那又会是怎样的美国?

人们频频回首,思考着,美国怎会走到这一步?

我想以蜜雪儿欧巴马演说里的这句话,给遥远这一头的我们一些想法,“我们选择的不是民主党或是共和党,不是左派或是右派。不是的,这个选举以及往后的所有选举,我们都在决定谁有能力形塑下一代的生活。”(全文:

我们手上固然没有那张美国总统选票,但同样的,每一次的日常表态,都特别珍贵,你愿意给哪个人领导国家的机会?你愿意给哪个不够好的人学习的机会?你服气什么样的意识形态?你反抗什么样的不平现状?你希望想像什么样的明天?

日常的选择就是一场一场的选举。而撇开口水战与乌贼战,一个领导者将带领一个国家前往什么样的未来,是更黑暗还是更光亮,我觉得那才是一场大选里头最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