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贩卖部开张,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里的小店,贩卖着人们的各种情绪、与向往的特质。如果,“感觉”是可以钱买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匮乏,你想买些什么?让我们听第一个情绪贩卖部顾客的故事,她需要的,是好好哭出来的勇气。(推荐阅读:

清晨五点,铁门一拉开,除了大排长龙的人群,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话语形容了。

这是开在士林夜市最边边,晚上相较于一旁的繁华,那里则是一片荒芜;我们只有一块漆成军蓝色、上面印有浅驼色字样“贩卖部”招牌的小店。原本是观光客绝对不会走到的偏僻地方,但现在也会了,而且都是一大早,不论老人小孩,最多是上班族和帽子压得很低的模糊脸孔,通通在早晨市场营业前就来排队,那时渔获还没送到、菜商也尚未抵达,天色仍暗灰灰的。

我们什么情绪都卖,其实也不光是情绪,像是天真、忌妒、外向、直觉种种“特质”也卖。它并不是强加这些东西在你身上产生的效果,而是引出你心中原有的快乐或直觉能力(但大部分购买者好像都懒得知道)。

“我要开心。”排在第一位,身穿黑色衣服、西装裤的男人低声沙哑地说。他的公事包看起来用了很久,上面还留有一些酒渍残留。

“好的,一瓶 1500 元,效用是一小时,使用时请找个安静不受打扰的地方使用,绝对要记得的是……”他拿了就走,但我还是向他喊着重要的指示:“五分钟喝一小口分五次喝完且不能和其它药物或情绪搭配使用喔!”

事实上,几乎没人听我说完。这让我有点沮丧,老板说这是很有效的东西,不分正负面,使用半年后就能有明显恢复精力和自信的效用。更重要的是不具成瘾性,但我这两年看到的客人有增无减,熟悉的面孔更沮丧地来,陌生的面孔则是满怀希望地来。

而到了下午,通常客群比较不同,理由不外乎开心类的一早就卖光了,或说,傍晚或下雨天好像比较多人不想买“开心”。

“你们有没有卖……难过?”她看起来像大学生,应该是第一次来吧,我想。

“有的,就是这一小瓶椰褐色的,一瓶 1500 元,效用一小时,使用时一定要找人陪你在旁边,绝对要记得的是,十分钟喝一小口,分三次喝完,且不能和其它药物或情绪搭配使用。”

她仔细听完,直接坐在店门口旁的石阶喝下第一口。

“那个……你要不要找个其它舒适一点的地方…”我有点尴尬,毕竟我要收摊回家了。
“你能陪我一下吗?反正现在没客人,看起来你们情绪也卖光了。”她冷冷地说。

“好吧,那我一边收东西喔。”我经常这么做,因为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们需要这些情绪或特质?我听过购买快乐的那位黑衣男子说,他的事业前途太令自己沮丧,他妈妈也很沮丧,但每人一次限购一瓶,所以每次两人都分着用;我也听过有人纯粹想让自己无忧无虑地享受 Party,所以买了一瓶来试试看,她把它当作迷幻药类使用,但效果并不是那样,后来也就没看到她了。(推荐阅读:

“我没办法让自己掉下眼泪,”刚刚买了“难过”的女大学生接着说:“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哭不出来了。即便很难过,像现在,我还是没办法真的发泄出来,好像隔着一层铁壁,我的难过撞不出去,只能困在一起被它吞噬,然后就是我疯狂崩溃地大吼。”

“听起来比难过还要难受……”

“上礼拜和我前男友分手,我们整天吵架打架,你看,这是分手前最后一道伤口。”她露出肩膀上的瘀青,然后喝下第二口药水,“我妈在天堂肯定不忍心看我这样,但她两个礼拜前过世,他是我最好的支柱,我完全没能承受这种打击啊。”

“她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我一边收好始终没卖出去的“关怀”,一边思考她身旁是否有人能协助与倾听她的声音,“……不晓得你有对其他家人朋友说过这些事情吗?”

“没有……我爸是个整天喝酒的废物,我弟在我妈死前就从不回家……我觉得我没有朋友。”她说话哽咽,感觉身体正在抗拒眼泪的反动,“……也许从我爸和我妈闹不和开始吧,那时候我都躲在楼梯间啜泣,从缝隙中看到他们大吵、摔碗、甩门出去。从我国中到她死前都是这样,我当时只能每天哭,哭久了,就哭不出来了。”(推荐阅读:

接着说:“她告诉我,别相信男人,因为她从来没遇上一个好人。我懂,后来我交了男友也懂她在说什么了。哼,可悲的是我每一次又都被那些烂货吸引,然后吵架、分手,我觉得自己好可悲……”

“很像自己无法克制去爱人的冲动,但每次又免不了伤痕累累。”她看了我一眼,仰头喝下最后一口药水。“似乎只有妈妈懂你的辛苦,因为她是这样走过来的……而现在,你好像也正在走妈妈走过的路。”

她点头,我们沉默了十分钟。他静静的,掉了两滴眼泪。

“暂时先这样吧……”他吸了很大一口气,再缓缓吐掉,“你说的对,我妈影响我真的好大,连我们挑选男人的眼光都很像,或许该换个方式了……谢谢你,坐在我旁边让我觉得不是一个人,我也许很需要这个……”

我微笑:“我想我们都需要有人陪伴,有时候即便对方对我们再差,有一点点的爱就让我们难以放手。但可以想想看,他是否真的是适合你的人……”我看她气色好多了,我也差不多要回家了,“刚看到你哭出来,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吧。”

他笑笑地,边擦眼泪地说:“对啊,我也没想到,这肯定是药水的功用吧。”

也许啰。

我总想着,药水买了是买了,但只能有效一小时,更重要的或许是,买下这款情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而我们又如何不靠药水的功用,持续发挥这项情绪/特质呢?

【情绪贩卖部】你想买什么?

这家店刚开幕不久,我也只是被一位神秘的老板聘请的员工,但总在关店前的夕阳下,会看到一两个寂寞的身影,这时,我喜欢听听他们买了什么情绪/特质?他们的故事又是什么?

原因没什么,只是我想更了解你,更瞭解人们脑袋中思索的、感觉的是什么,才让我们内在苦痛不堪、远离人群、甚至自虐成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