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被紧锁在柜子,我们是否一定要拿到同志的标签、骄傲说我是同志。或者想像一个世界,那里没有切割,所有人都能自在地成为自己。

“我们是一群不听话的孩子,因为我们知道,即便我们说得再多,大多数的人依然不会倾听我们的声音、诉求、或是灵魂。于是我们只能反抗,大声叫嚣,只为了唤醒更多的沈默与求得沟通,因为我们的爱与你们一样,都与世界连结的方式,期盼有天在连接之下,得到真正的和平。”

对于世界来说我所谓的爱,应该是自由平等的,像一大片花田,不同颜色的花朵总是可以自由的绽放,并不会有人质疑哪一朵花奇不奇怪。但将这样浪漫的比喻放在性向身上时,就像有一朵花开地不自然,人们会对它指指点点,它就必须更用力的绽放,只为显现与其他无异。于是“出柜”如同不被认同的花儿一样,必须用行动来证明自己,让世界察觉这“不一样”的存在,才能够稳妥的继续绽放,但这过程总是难上加难,但这真的是必要的吗?

关于“出柜”这件行为存在的必要性,我始终无法理解。

“选择是人主观之下的行为,但在这广大的世界上,我们同样也能选择客观。”

人之所以会思考,有着不同的价值观,都是源自于爱这广义的情绪与行为,它是与整个世界连接的轨道,但在这似乎不愿意放弃旧有框架的世界里,许多人都放弃思考转换这件事。

抽象地来说:思考是平面的一张白纸上,写下许多感想与解答;但人的灵魂是立体的,即是由无数个平面组成,在平面与立体之间被绊住是很正常的现象,只是太多人对于转换思考这件事抱持着保守的心态,甚至说那只是一种不愿意改变的行为。所以放弃看见人那立体的灵魂之中,转换角度能看见那更多未知美好的机会,在主观与客观切换之间。(推荐阅读:

我们真的被深深地被绊倒。

“只要有着情感,我们便会做出选择,而那些情感源自于爱,与世界的连结之必要。”

性别多元并非是后天演化出现的,或者是说性别本身就是多元的,因为爱并没有区别。我们的喜怒哀乐都是源自于爱这个原始的情感,但爱情却是不一样的,它诞生于两人之间,也于是性别在这时候被放大来看,而爱却在此时变得如此狭隘。只因为我们避免掉了选择正视这些存在,而如我先前提到的,人的灵魂是立体的,爱是许多颜色交织的,我们在立体的平面上不断地增添色彩,最后成为一个个饱富多彩的形状,每一个都是令人陶醉的美。

那些不愿放弃旧有框架的人们,就像个顽固的艺术家,只用自己喜爱的颜色去涂抹自己的世界,这而样的行为等同于放弃了突破与回归原始的机会。

“倘若我们假说世界是一座柜子,而里面放着许多框架时,纷争从此衍生。”

任何文化都是多元的,它也是源自于生命之演化,而让这世界的生命如此丰富,这时候我们再换个角度来看这广阔的世界,假设它就是一个巨大的柜子。充满着各式各样的爱而并非爱情时,出柜这项行为也许就不是那么地必要,我们活在一个巨大空间里,只是人总会选择将自身套上固有现成的框架过着生活,不允许外来的观念入侵。但这也只是先将自己框住的结果,外面的世界早已经如此充满色彩,且它其实从未改变。

只是总有人不愿意改变,或是说这样的不愿意也只是一种选择,但当你回溯到这样的情绪其实也是源自于本身的爱时,多元这件事也许就不会如此地骇人。

因爱是本能,不属于任何一种框架与空间,它就是超越柜子容纳的存在,自由并且灿烂。就像你的衣柜里总会有着许多衣服,有着许多的款式与颜色,但穿上它并不会改变你本身的模样,因为你知道衣服只是衬托外在的物品,而你的灵魂不会因它而改变。(推荐阅读:同志,不该只有在大游行才能笑得灿烂

“经由尊重与沟通延伸更多的精彩,你会发现生命原来就是如此简单而并非艰难的。”

生命皆为平等,不论种族与性别,更遑论多元,那都是我们可以容纳的部分。而爱让我们有了选择,有了尊重,只是用的方式稍微出了偏差,在最初与现今的价值观里改变太多,甚至支生了许多不一样的理念,而回头看时这些都是源自于爱。

我们因为它而成长,拥有了更多的希望与绝望,经过了太多的离别与偶遇,在选择的道路上不言有他。没有任何一个灵魂的爱需要经由另外来审判或是论断,因为爱是一样的,在纷纷破开框架之后的每一个灵魂都是自由的,选择自己所爱,尊重他人所爱,因为它就是如此纯粹。

“生命,并非标签能表态;而人也是。”

人并非物品,但在现今观念演化下,我们会下意识的向他人贴上标签,标签就是固有的那些印象,而“出柜”也只是其中一种用来辨识他人的标签。所以请撕下它看见不一样的爱,与更多的生命连结,当我们选择正视每一个都应该被尊重的模样时,爱就会产生并且连结成一个无限的圆,乘载所有因为标签所困扰的生命,他们终将能安身立命。

而我选择去正视爱,去切换角度不断的发现更多的样貌,而它其实从一开始便存在着,只是我们没有去察觉而已,当你察觉这一切并非那么复杂时,你会发现生命是如此的美丽。

“我们可以选择任何一种样子过活,但别忘了爱这件事,不是选择就能了事的。”

“它可能谈论起来是沈重的,但它同时也是最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