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与《植剧场》系列合作,走完《恋爱沙尘暴》来到《荼蘼》。杨丞琳独挑大梁,诠释摆荡在职场与家庭间的女性,如果人生有两种版本,你认为平行时空的自己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让我们一起听杨丞琳谈自己的生活与爱情观。进入演艺圈十多年,她一层层撕掉媒体贴的标签,用演技专业、与歌唱实力,让所有人重新认识杨丞琳这个名字。(推荐阅读:

她是杨丞琳,台湾演艺圈都认识的名字。

杨丞琳有几个绰号很有意思,粉丝喜欢喊她丞哥、老杨,这么气派的昵称,也是杨丞琳给我的印象。杨丞琳到来前,摄影大哥说:“她呀,我从小时候拍到大,现在长大了。”话说得很巧,这次专访里谈了很多杨丞琳的转变,她经常提起,就是长大了啊。

杨丞琳从女子团体起家,因可爱教主窜红,近十年来,媒体还是喊杨丞琳可爱教主。她说挺不好意思的,但也感激这名称,我问你希望别人怎么记得你呢?她笃定地说:“我的名字就可以,我就是谁。”(推荐阅读:

我不只是可爱教主,我是杨丞琳

杨丞琳说:“我很怕媒体灌输观众我‘一直’是同个样子,因为我很努力想让喜欢我的人看见我的不同面貌,这些辛苦我希望不要因为一个标题轻易被抹煞。”

我问你怎么看这名字给你的一切?她说:“我因为它成功,也因为它有负担。这个名字意味在当时是非常深刻的,才会一喊就喊了十年,因为它我有了在观众心中的风格。”丞琳说自己从小时候出道就常被问“你怕不怕自己娃娃脸被定型?”

她一向相信,没有人经历了成长还会一样:“就算你的脸皮、五官还是长这样,你的眼神也会不一样,骗不了人。”十年来杨丞琳伴随着这个质问成长,所以她更挖掘自己深处的潜力:“我也希望我的粉丝喜欢我,是能永远怦然的。所以我要带给他们一直恋爱的心情,我不想要一成不变。”

“可爱教主,那是我曾经的名字,是大众知道我的称号,现在我不需要头衔,我就是我。”

所以我们记忆中的杨丞琳,是海派甜心、是林晓如,是郑如薇,也是有独到气味的主持人,从唱着《暧昧》的迷惑,来到《年轮说》的辽阔,无需加冕,杨丞琳的名字足以说明她的一切。可爱,只是她千万分之一个美好特质罢了。(同场加映:

我想演一部观众引以为傲的作品

丞琳说许多支持她的人一直怪她不接戏,但是只要看完《荼蘼》他们就懂了。

“我如果硬是去接差不多的东西,或是我演来很轻松赚赚钱的,我不觉得他们会以此为傲,观众即便喜欢你,但他们还是有很多要求的。我想演一部他们会以我为傲的作品。”

《荼蘼》就这么来了,等了五年的这部戏,她说,我三生有幸、能演这么一部。首次与王小棣与徐誉庭的合作,她本都没读,就告诉经纪公司:“这部戏我要接,要几天都给他们,钱不要来问我,我的目标就是我要演。”

剧本最打动丞琳的是它写实之处,这部戏让她发挥了过去自己在演员身份没有发挥到的写实演技:“它以女性生命为出发,探讨每个人在人生交叉口面临的选择题,身为女性,我当然对女性观点有很多感觉,这个角色横跨 26 到 34 岁,我刚好 32,我能理解二十几岁的人在面临的处境,也能想像几年后的自己。”(你会喜欢:

除了偶像明星,你还有什么标签?

杨丞琳五年不接戏的空挡期,怕自己演了不够好的剧本,坏了台湾戏剧圈。对现在的她来说,演戏是一种满足:“我没有把演员身份当工作,我真的很投入在角色跟剧情,我想要了解这一切,我想要更认识自己。

我问她怎么看待台湾戏剧环境?她不愿妄自断论,只期许自己要做当责的演员:“我希望每个演员能知道,如果要演戏,就要当个演员。我现在还是看到比较多偶像明星,当然我也许也是所谓的偶像出来的,但是至少我过去的心态,不会是把这个摆在前面(丞琳式的狂笑补述:确实我是有偶像的姿色)。”

她的意思是人不能抗拒别人要怎么贴你标签,但是除了偶像明星,你还有什么标签?“观众看得见的,你要相信你有能力演得更好。无论环境怎么样,都要有责任心,不能只是追求画面好看。”在她脸上我看见很真挚的期望,举手投足都是充满视野的演员。

“我不信台湾没人才,只要不管身处在什么产业,我们都能保有自己的一点反骨,所谓很糟的环境,可能就可以更好一点。”

拼命三娘:你相信的自己才是真实的

丞琳说身为演员的责任是自己一直在追求的:“也因此我五年来没拍台湾长片,我去年有接《滚石爱情故事》,但是我挑了一个最平凡最淡的剧情,那就是大多数的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小人物,我想找到他们平凡中的不平凡。”

《荼蘼》里的郑如薇也是这样的女孩,丞琳谈郑如薇:“她就是一个,路人。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谈稳定的恋爱,好像年纪差不多,好像可以结婚了。可是突然来了一个工作机会,她很想看看,自己可不可以不一样。”我说那郑如薇身上的不平凡是什么呢?

丞琳从来不是欲拒还迎的人,她说,我觉得是我给她的耶。“演员跟角色的关系是这样,你会从角色身上发现自己,也会给角色不一样的灵魂。”

郑如薇是安逸现状的女孩,所以当人生人有了大转弯特别痛苦,郑如薇的人生有两种方案,方案A:选择职场的独立女性、幸福却没有着落;方案B:对爱情死心踏地,进入家庭。她走在时空的平行线上,发展出两个人生。

丞琳看来,似乎更接近方案A,她说自己本来就很有企图心也好胜:“你看我现在,我绝对就是女强人那种,我喜欢把自己逼到绝境。”说杨丞琳是拼命三娘不为过,我问她有没有因自己的企图心迷惘过:“我以前知道大家喜欢我可爱,但是差不多时间也真的受够了,我就把头发剪掉。他们从无法接受到崩溃,直到喜欢我短头发,你知道这中间是为什么吗?”(推荐阅读:

她认真起来时,我下一个题目的内容都要遗忘了,因为那双投射出晨曦阳光的眼神太令人专注:“你自己表现出什么样子,比别人框住你、要你成为什么样子重要很多。你要相信你自己,你相信你自己这么做没有错,而你表现出来的样子坦荡荡,人们就会认同。”

在爱情的路上,记得回头感谢自己

对杨丞琳来说,《荼蘼》其一挑战是要诠释两种人生,因为自己是属性独立的女生,第一次演绎步入家庭的女生,她别有一番见解。

“我觉得不管是哪种人生选择,只要对得起自己就好。这部戏的方案B郑如薇让我第一次有了母爱,很多人热爱我身上的母性光辉。虽然郑如薇选择家庭后看起来好像比较平凡,但是她身上有很多坚毅魅力。”看向方案A的人生,丞琳说:“女人在认真时、拼到底时,就会散发出一种无可取代的美丽。”

无论选择哪条路,戏没有给标准答案,因为答案都在自己心里了。《荼蘼》更像宽容地说,嘿,其实你现在的人生也很不错,别跟平行时空的自己较量了。就像丞琳最喜欢本里的那一句话:“我们都不要后悔了。

这句话,她字字咬起来都很扎实。她说不要后悔了,是对人生最好的敬意。

“在戏里,好像是在跟男主角说,但我自己觉得也好像如薇在跟自己对话,告诉方案A与方案B的人生,一旦我们选了,就这么做下去吧。”

我问丞琳,你会选择哪种爱情观呢?她说:“两者对我来说都很极端,选择步入家庭的如薇太过无私,另外一个女强人如薇又太任性自私。我觉得要取中间平衡,我在爱情里比较习惯保护自己,但这是一种提醒,在做很多付出时,我要回头感谢自己。”(你会喜欢:

“对我来说,表态自己是很重要的。不要往内吞、让自己内伤,也不能只用任性表达需求。”丞琳也这样盼望亲爱的女生,别忘了在爱里,留余地给自己回头,留空间给自己感谢。

活进人生里:如果我只有工作,就枉费此生了

演完一部提炼人生精华的戏,杨丞琳正好出了《年轮说》,像是缘份般地与戏契合、成了《荼蘼》片头曲。我问那句“给在爱里死去又活过来的人”什么意思呢?她吐舌说其实是唱片公司的意思啦。丞琳自成一格的幽默,就像她独到的主持风格,不必当话最多的那人,却有即刻松软人心的能力。

对她来说,这首歌不只献给爱情,更像说书人生,青峰写的词像是与戏最好的对话,丞琳说这首歌是属于每一个人的:“人在出生开始,会经历很多痕迹,一步步学习、成长,才活成自己。年轮就是让你看不清出口跟入口,所以你并不知道人生的碰撞在哪个时刻、你什么时候会走回头路。你会不会,又遇到同个人?”

这么多的问号,丞琳怎么解?她性格分明,说自己害怕未知、控制欲强一直是到近两年才有了转变:“我试着让自己抛弃预设立场,担心下一步该怎么样,试着迎接生命的惊喜,试着去飞去闯。”

毫无顾虑地去飞,对她很不容易,因为她一直是按照航线起飞的人。过去她一直生活在工作里,她说很深刻:“从很久以前就听国修老师讲,演员就是要好好的生活。当你真的有好好生活再去演戏,就会懂为什么,你会更有同理心。”

开始生活,她学着放弃更多工作机会:“如果我一直被捆绑在工作里,就枉费此生了。我觉得自己应该要停留下来,像《年轮说》的歌词,时间暂停、再继续。的确我们都应该停下来,看看还会发生什么。”(你会喜欢:

“少赚钱少曝光,但我换来的是我的生活提升了,我跟家人朋友感情更好了,我完全知道什么是演员了。”

释放软弱,就开始坚强

怎么做个演员呢?丞琳觉得自己十年来最大的成长,其一好像就是知道该怎么哭了。她说着刚做演员时面对镜子哭泣的艰难,好气又好笑。哭戏,不是培养泪腺发达而已,是懂得释放自己的软弱:“我从小就不是用哭解决任何事与表达的,越感性的时刻,我越逼自己。过去很害怕别人看到我哭,是因为自己放不下倔强。”

过去的抗拒,因为生命的经验有了宽容,她明白杨丞琳不会在这个时刻选择哭泣,不代表他人不会。丞琳人生哭得最惨的时候,都放进戏里了,情深意重的感情,她留给角色、回馈观众。

“以前我只要有一个台词 NG,走位不对,就会非常难受。开始面对生活后,我磨掉很多自己的锐利。也因为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多不同的样子。原来我可以哭到不行、痛到不行,然后再站起来。”

她是一个帅气也率性的女生,被喊丞哥是很合理的,杨丞琳做事俐落,看发稿的照片快狠准,有一股正义气质,面对世界的恶意不愿沈默。或许你也注意到,每当有性别、同志权益、人权相关的时事,记者老会去问杨丞琳怎么看。因为她是不会对权力低头的人,不畏惧世故的人,不甩流言蜚语的人。

痛到不行,再站起来,这是杨丞琳对人生态度的简言。她多像荼蘼这种花,在春天,它是最后盛开的一朵、是归于平淡前奋力灿烂的迸发,杨丞琳正盛放着,只开在自己昂首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