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得到忧郁症不是你的错,治愈这条路上不孤单,会有人懂你的难,有人懂你的痛,陪你一起度过接下来的岁月。今天【小郁乱入专栏】用数字告诉你,其实每个人都有可能得到忧郁症,最重要的是,发现之后对抗病情的决心和勇气!(同场加映:【小郁乱入专栏】面对忧郁症,我们该如何自处

忧郁症号称是二十一世纪的健康杀手,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全球共有超过 3.5 亿人罹患忧郁症,但因为忧郁症的污名化严重,许多人不愿承认自己生病了,因此从未寻求治疗。

依照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忧郁症的女性的终身盛行率约在 10-25%,男性为 5-12%,每五个女性就有一个在一生中有一次的忧郁症发作的危机。

2020 年造成人类失能(disability)前十名的疾病,第一名是忧郁症。另外根据哈佛大学的研究,造成人类社会整体疾病负担(Global burden of Disease)前十名的疾病,第二名也是忧郁症。

忧郁症会造成一个人无法工作,生产力下降,同时造成家庭社会严重的负担。

忧郁症常常早发而持续,甚至有些会复发,有 15% 的忧郁症患者最后会死于自杀,这些都造成了家庭社会的损失与遗憾。(同场加映:【小郁乱入专栏】三部了解忧郁症患者心境的电影片单

在台湾,卫生署国民健康局忧郁症调查指出,调查按人口比例估算显示:8.9%的人有忧郁症状,约 200 万人,其中重度忧郁者,约占 5.2%,约 125 万人。

而以流行病学盛行率估算,忧郁症在台湾造成的经济成本一年为 405 亿元,其中药费、医疗照顾等直接成本只占百分之廿二,约 89 亿元;但因忧郁症无法工作造成的生产损失,占了百分之七十六点三,金额高达 309 亿元。

那在我们隔壁的中国呢?

中国抑郁症患者高达 7000 万。

保守估计,大概有 2 亿人在一生中需要接受专业的心理谘询或心理治疗。但在美国,从事心理谘询和治疗的心理学家、心理健康师、社会工作者和精神护理人员约 30 万人。(同场加映:一张医生痛哭照,揭开医学界说不出口的秘密

而在中国,通过资格考试的心理谘询师只有约 2 万人。国内一线城市心理谘询师的收费已经达到 300~1500/ 小时,价格之高已经让普通人难以承受。

而中国未来十五年内,可能需要 200 万到 300 万名心理谘询师及相关工作人员。

综合以上忧郁症相关的盛行率、职场家人负担损失、与医疗使用等等,可见忧郁症对整体社会经济造成了很大的负担。

而根据国外学者估算,忧郁症治疗所造成的社会经济负担上直接医疗所需花费只占所有花费的 28% (药物 3%、其他医疗花费 25%),其余间接的花费损失则有 72% (请假 27%、生产力下降 28%、死亡 17%)。

若能鼓励患者提早作完整的治疗,相对可以减少不需要的间接花费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