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金钟 51 届落幕,李天柱的得奖感言把同志议题搬上台面。他说“我对同性恋没有恨意,我怜悯他们,但他们造成全人类的灭绝。”不,我要说的不是歧视,我要说的是身为“优势族群”的人们,什么时候才能看见自己为何这么理直气壮地相爱?而为何在相爱之余,要抹煞其他人的相爱轨迹?(推荐阅读:

昨晚金钟 51 届落幕,李天柱高举手上“迷你剧最佳男主角”奖杯,在台上以祝祷词代替谢词,高呼未来希望后辈多多拿奖;后台受访他更抬头挺胸,“我公开的这么讲吧,我不会支持同性恋,因为这会造成人类的灭绝,我对同性恋的人没有恨意,我也爱他们,怜悯他们,但我必须要说这是错的,我不会为了一点点的钱去背书、出卖自己的信仰,这对我们后代子孙是一个非常大的诅咒。”

李天柱开口说爱,要同志背起社会乱象的罪名,说同志角色是人性扭曲,说同志相爱是世界灭绝的开始。以“爱”之名,他说得眉飞色舞,散播的到底是爱还是恨?我看不明白。

女人迷粉丝团放上了讨论,有人推文说,“你叫人尊重同志,但你怎么就不尊重李天柱的‘不支持’?”就事论事,李天柱大哥的演戏专业获得肯认,但是他的一句不支持与毁灭论,认真地打压到了另一群人的人生。

我一直都知道,这世界之所以经常叫我们失望,是因为有一种最艰难的歧视,叫看不见自己的优势,理直气壮地说世界就该只有一种秩序、一种相爱、一种异性霸权,不愿看见世界的辽阔,不愿看见活着的人的真实处境。

这个月底,同志大游行的题目是“假友善”,我觉得多麽应景。同志需要的从来也不是谁口中廉价的爱与怜悯,而是身而为人的尊重,相爱是不需要谁来宽恕的。

可是,同志在街上牵手尚且还得偷偷摸摸、职场求职老板一句头发这么短你还是个女的吗、以为等个二十年,社会总算更多元了,人人都能说上一句我爱同志朋友,兴高采烈看个金钟,竟遇人指着鼻头说,都是你们同志害得我们全人类灭绝。

我想起我的同志朋友 B。一次分手,他怯懦地问我,“是不是没有人会真心祝福我们幸福?”他说觉得好累了,恋人以哥俩相称,瞒着家人,但看着爸妈盯着电视上殴打同志与爱滋污名的新闻,出柜吞吞吐吐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想起我的同志朋友 M,她一路帅气,可最怕没法跟女友走到未来。她说自己有自信一直爱她,但始终无法给她一个想要的家,法律不允。听见陈绮贞说,“与其举办自己婚礼,我更乐见同性合法结婚”时她哭得好惨。

听他们告诉我的故事,我听见更多的是,自己从没怀疑过的事。当异性恋已对结婚的教条提出反动,同志族群从未有过结婚权利,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依然是太遥远的誓言。

爱并不公平,有人享受优势的祝福,把其余相爱都看成邪魔歪道;有人坑坑疤疤埋头走着弱势的路,一路始终辛苦。我多想请身为“优势族群”的人们,能不能试图看看自己的“幸运”为何这么理所当然?能不能带着与生俱来的“幸运”,去争取更多人的权益?

直至那一天,相爱成为所有人的日常权益与许诺,我想,我们才能问心无愧的,来讨论爱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