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在澳门谈吃、谈爱、谈人生。这回她如同电影《当哈利碰上莎莉》的女主角一样,仔仔细细地点餐,把餐厅经理都弄昏了头。其实啊,仔细的不是点餐,而是生活,毕竟一个人过日子,也该活得高潮迭起。(推荐给你:

“愿我们像莎莉一样,即使一个人也能高潮迭起。” 

“消费满五十港元,免费送一杯桑格莉亚。”我捏着餐厅的促销餐牌,犹豫不决。蚊子要一杯热可可,他妈的四十八块,我盘算着要一份“心太软”,这样桑格莉亚就到手了。

 “那红酒是什么产地牌子年份?能否拿来瞧瞧?里面是新鲜现切的还是罐头水果?‘心太软’的那一球香草雪糕是自家做还是外面买的?哪个牌子的?……”餐厅经理面对一连串提问,显得措手不及,大概在澳门没遇过如此计较的客人。当她不置可否地打量着我时,餐厅叮叮咚咚的钢琴背景音乐忽然换了一首,曲与曲停顿间,是整个社会的画外音──“这个价钱,免费送的,还想怎样。”

蚊子说我令人叹为观止的点菜方式,和电影《当哈利遇上莎莉》中的控制狂莎莉有得一拼。 “我的批要加热,雪糕放旁边,不要加在批的上头,可以的话要草莓不要香草口味。如果没有,那就不要雪糕要鲜奶油,但罐头奶油的我不要。”(推荐给你:

我承认我有时真的和莎莉一样龟毛。但我跟蚊子说,人贵自知,什么食安啊消费者知情权啊服务态度啊,在澳门都是扯淡。其实蚊子和我一样嘴挑,去吃握寿司,总是把油份最高的那几块生鱼片挑出来,请寿司师傅轻轻用火炙一下,让油脂变得更甘香。或是在烤肉店,请侍应提前把果盘送来,牛肉夹生菜吃得多了,夹着柚子吃,别有一番风味。

男人和女人是否能成为纯粹的朋友,是《当哈利遇上莎莉》的核心命题。构思剧本的过程中,失婚导演 Rob Reiner 当时单身已长达十年,实在没有理由不让男女主角在结尾分道扬镳。电影开拍后,导演堕入爱河,安排男女主角上了床,友情却并未因此摧毁掉。(推荐阅读:

几年前的圣诞节,我独自在纽约旅行,特意跑到 Katz’s Delicatessen 吃熏牛肉三明治。电影中的莎莉就是在那里和男主角哈利闲聊男女关系,吃到一半突然假装性高潮,引得邻座的老奶奶也赶紧点一份莎莉的菜。我坐在莎莉的位置上,拍了张自拍照电邮给蚊子:“愿我们像莎莉一样,即使一个人也能高潮迭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