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赌城单身周记,让我们谈谈爱情如何形塑一个人吧。爱情里一个“好人”是时间炼成的,要养成一个兼容并蓄有内涵的恋爱者,往往要经过许多时间淬炼,我们当初的傻气,总熬不过岁月漫长,只可惜,难以等待钢铁炼成,心就没了火侯。(推荐阅读:【赌城单身女子周记】女人要的,是做为一个人的完整可能

可是,现在人们的所谓爱情啊,早就连一句“多年以后”都撑不过了。

蚊子爱吃五仁月饼,我是不能理解的,但世上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再多一道不解的题也没什么。

利亚在咖啡店跟我说起旧友五仁君闹离婚的事情,我差点把喝到一半的榛子拿铁喷了一桌。“不会吧?我今年初才拿到他婚后发的第一个新年红包,怎么一年不到就闹离婚了。”   

细节反正我是听不下去了,一想到五仁君在男女关系上的各种不靠谱,以及日后聚会中我不得不对他的花边新闻装傻扮懵装聋作哑,面前好端端一碟千层肉酱芝士意大利面陪我郁郁寡欢。利亚跟蚊子说起这事,忍不住问:“这世界怎么渣男特多?蚊子你说是不是?还好意思找我出谋献策草拟离婚对白?”

五仁君是做太太们生意的,想离婚,又怕影响事业发展,皇牌业绩地位不保;一想到妻子之后很可能孤独终老,又有点于心不忍。这一切的一切,听说是利亚当年狠狠拒绝了他的追求,他去喝酒解闷,有女同事好心来劝,结果交往多年后和对方修成正果,如今却说彼此貌合神离,好像过去八年的时光,不过是将就、将就和将就加起来的蹉跎。

五仁君每次见到我都很爱问:甚么时候交个男友啊?甚么时候结婚啊?甚么时候嫁入豪门啊?然而连路人也能察觉出,他的提问节奏和语气老是怪怪的,也不是真的期待你能给他个甚么喜讯,而是暗暗盼望你也能像他,终有一天穿着礼服去跳海沉沦似的。(延伸阅读:

王朔在《致女儿书》写道:“你必须内心丰富,才能摆脱这些表面的相似。煲汤比写诗重要,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头发、胸和屁股比脸蛋重要,内心强大到混蛋,比甚么都重要。”这绝对是个可圈可点的父女赠言,我猜五仁君正苦恼修饰的离婚对白和安慰劝说,其道貌岸然的程度与此不遑多让。

每次听到这种残酷的成人故事,我倒是怀念起王朔的《看上去很美》:真希望在电影里过日子,下一个镜头就是一行字幕:多年以后。

可是,现在人们的所谓爱情啊,早就连一句“多年以后”都撑不过了。


【赌城单身女子周记】

主角是30岁父母双亡的澳门女子卡比,以及美国华裔女闺蜜“利亚”和台湾来的男闺蜜“蚊子”,三个单身者之间充满电影、美食、酒、爱和欲望的故事,有一点亚洲版《欲望城巿》的感觉,不同的是,这不是一个寻求 Mr. Big 或真命天子的故事,而是探讨单身女子如何在二十一世纪处理和欣赏孤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