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饰品牌女裤男穿的尿痕事件,我们不责怪体制留下的规则,只想问,未来,我们有没有可能活在更好的世界?

前几日服饰品牌 Vieso 因拒绝男客试穿裤子掀起品牌争议。店家基于“卫生”理由拒绝男客试穿:“男生在小便之后因为不需要擦拭,所以常常会有内裤上面有尿痕的问题(这个部分我们都有求证过),在这个前提之下,女生顾客非常在意被男性顾客试穿过后的商品。”(原文:Vieso

网友与店家对骂争论“谁才歧视、谁才平等”,店家再次回应,把试穿女裤的男性称为“圈内人”(意旨同性恋者)突然那歧视的矛头更有敌意了。

店家说因为圈内人好多好姐妹,在网路上闹的很,可是大众媒体上,还是很多支持店家的声音:“如果把这个敏感的议题,移到跟真实世界人口、性别、性向、分布比例都比较一致的媒体呢?(没错,我们上遍了各大媒体)渐渐的,这个世界真实的样貌就出来了,您会发现,原来大部分的男性跟女性都不能接受男生试穿女生裤子。”(原文:Vieso


(图片来源:来源

原来,这就是世界真实的样貌。不评论究竟该不该让生理男性塞下那件裤子留下尿痕,我想带大家一起看,我们的世界对所谓“不一样”有多不友善。

男生为什么不能穿女裤?

在这样的争论中,男生不能穿女裤是基于卫生问题。这样的问题不只出现在特定品牌,而是对多数服装的分野来说,男装就是男装、女装就是女装。以服务女性为主的 Vieso 来说,“那一类人”从来不是店家认定的主要客群,店家以“圈内人”指涉,这个的说法像是邀请喜欢阴性气质的男性同志或是跨性别族群对号入座。Sorry,我们就是只服务堂堂正正的女性,所以只能跟不属这类族群的你说声抱歉了。

当然,这样的傲慢或许是场误解。因为坚持卫生习惯并没有错,有问题的是我们壁垒分明规则,以及缺乏同理心的羞辱。

事件发生后,与身边朋友讨论男生买女裤的情形,事实上,不只 LGBT 族群买女裤,很瘦的异性恋男生也可能买女裤。“男生买女裤”为什么受到异样眼光?除了二元论与刻板印象,我想讨论的是在阳刚社会里的阴性他者。

“他者”一词是在父权文化脉络里经常提到的词,指称女性角色。意味女性是受支配、从属于男性的。心理学阉割情节提出“他者女性”缺乏男性阳具,故不是完整的人。

以 Vieso 事件来说,许多言论对 LGBT 族群的不理解指出了恐同(homophobia)与恐跨(Transphobia),“他者”成了闯入女性场域的“非正统男性”。(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恐同与恐跨怎么来?

这次事件发生,一位关心性别运动的跨性别者吴馨恩到店要求试穿,遭店家以“观感不佳”拒绝,他也说明台湾对跨性别者抱持歧视,许多性别认同异于主流的人,都会遭受异样眼光看待。

恐同与恐跨由以下的文化背景塑造:

1.男性霸权(male hegemony)和厌女情结(misogyny)(同场加映:
2.性角色(sex-role)论:表述每个特定社会对不同性别行为和责任的观念和期望。
3.其他文化风俗、宗教教义、医学疾患论,也是塑造性别刻板的原因。

恐同不等于恐跨,甚至两者间会有互相排斥的个案,但塑造背景相同,以现况来说,跨性别族群权益还需要更大量的发声,跨运圈经常说“顺性别霸权”,也就是说社会在关注女性权益或同志权益的时候,往往只照顾顺性别(Cisgender Women/men)权益。

在 Vieso 事件里,我们不确定反应“歧视”的当事人自己的性别角色为何,但是我们看见许多跨性别者探出来头,说明他们平时遭受的歧视待遇不仅如此。

跨性别者的生活权:连生存都觉得艰难

从生活到生存,身为一个跨性别者还有长远的路。譬如台中一中老师曾恺芯老师“变性”时担忧自己的职场工作,是许多跨性别者都有的困扰,尽管他们心里是完整的男/女人,因为外表却获遭受社会异样的对待。

跨性别是不被体制疼爱的一群人。身为已经做生理变性手术的跨性别者,台湾医疗环境并不支持他们每个月要负担的高额医药费,也少有专业的医师为跨性别者服务;每次走进公共厕所都要忍受无数恶意;因为偏见得不到 Offer.....。

甚至,跨性别者活在大量的仇视中。不是每个人都是 Caitlyn Jenner,更多跨性别者在无声的夜死去,除了今年八月土耳其跨运者 Hande Kader 被亲哥哥杀死的个案,无数熬过身体疼痛的跨性别者熬不过心里的煎熬。(推荐阅读:

性别不明关怀协会理事长吴伊婷在 2015 指出数据:“今年全世界已有 73 名跨性别者死于仇恨或歧视行为。另外,根据美国国家跨性别平等中心调查,跨性别者的自杀率高达 41%,比一般人高出许多,而性别不明关怀协会也在一次非正式调查中发现,台湾有多达 70% 的跨性别者有自杀念头。”


Caitlyn Jenner

从教育到职场,无论亲密关系或是家庭、至整个社会体制,跨性别者得到的资源少之又少。大众以“不男不女”的眼光审视他们,再度深化了性别的阶级里。

“我们的自杀率是一般大众的 9 倍,这便是我们生活的现实。因此我在今天真正站了出来,不再一个人活在自我的‘真实选择’中,我要尽可能地帮助别人活在没有羞愧和恐惧的世界里。我在这里坦荡荡地分享我的故事,希望有一天,我们将不再需要纪念每年的 11 月 20 日(国际跨性别纪念日)。”——跨性别模特儿 Geena Rocero

我们期待有一天国际跨性别日的死去;期待有一天,“不一样”不再会让任何服饰店里的女性恐惧;期待我一天,我们身上背负的认同,能受到世界的祝福。(推荐给你:

在 Vieso 事件中,我看见的不是无脑的老板或是不会做公关的品牌,也不是恼羞的群众。而是一个个,每天都可能遭遇恶意对待、如实活着而无助的阴性身影。尿痕事件里,最大的受害者不是一个人、不是投诉者,而是世界 73 亿人口里,不敢表现柔软的男人、不能走出性别期待的女性、没有生存空间的跨性别,每一个,因教条而驯化甚至不敢思考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