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酒谱】,品酒的日子也品味男人,找到人海与酒海里最对味的那一抹香气与眼神。今天来个小奢华的香槟 Comptes,像当年遇见的 K,浅尝之后,留给人十足的幻想。(推荐阅读:


图片来源:The Finest Bubble

满开着小白花的花田里,飘着柠檬的香气的微风拂过脸庞。眼前出现的是精瘦的金发男子,让人神清气爽。微笑只是浅浅的,带着些许知性又傲娇的性格,很可爱。

说到香槟,我有很多朋友都错误的以为香槟应该是甜美的气泡酒,但是香槟其实是只有在法国香槟区生产的非常干(Dry)的一种酒,佐以在经过瓶中二次发酵后所产生的细致气泡。同时,香槟也分为‘无年份(NV)香槟’和‘年份(Vintage)香槟’。与其他葡萄酒不同的是,不是每年都有年份香槟的,只有在酿酒师认为最好的年份,才会单独使用当年所收成的葡萄来制作年份香槟。当然,年份香槟的价值也就不言而喻了。(同场加映:

如何才能够说明一个好的香槟,我不想用一些很技术性的字眼来说明,非常简单的回答就是“怎么样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一些所谓的把妹酒,就像一味讨好女孩的男人,虽然容易亲近,但是总是少了一点魅力;粗糙短暂的气泡是一种呆板且粗暴的调情;沈淀下来想回味时没有余韵。酸度高是香槟很重要的个性,就像有骨气不随便到处示好的男人,能让女孩不断有期待和想像;细致优雅而持续上升的气泡,在入口后创造出难以形容的情趣;缭绕在口鼻的悠长余韵带着烤土司的温暖香气,让我们无法自己的想要再喝上好几口。

Comtes de Champagne Blanc de Blancs 是泰亭哲很有名气的一款酒。虽然不是香槟中的贵族,也算的上是香槟中的偶尔小奢华了,同时他也是一款经典的年份香槟。100%的 Chardonnay 做成的白中白,在香槟年产量里只有5%,其口感非常细致,清雅的高酸度虽然有些高冷,却很纯粹。在一个特殊的酒会上以此酒优雅的叹息声下开场,与三五好友在露天的看台上聊着天,没有时间压力,我认为非常的惬意愉悦


酒杯里的酒这么少的原因是因为太诱人,喝了好几口才想起来要拍照。

“喝酒是需要缘分的”,带我进入没有尽头的品酒路上的老师常常这样说。

只要口袋够深,要喝好的酒贵的酒不难,但是喝到能打动自己的酒,除了缘分还是缘分,这是我在累积葡萄酒经验的路上越来越能体会到的事实。其实,人与人之间不也是如此吗?

常年在外东奔西跑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能认识这样的你。K 是一个很爽朗同时也很细心的人,第一次见面我们就轻松自在的聊天,语言上的隔阂不是问题,因为我们都知道发自内心的笑容是最好的沟通。K 有法律和经济背景,自己在香港,深圳,日本创业,而我是一个100%的理科女。

他的独立和知性是清爽的高酸度,他的细腻和深度的思考是精实的骨干,他的幽默爽朗是温柔绵延的气泡,近一年的接触中我们谈话之间的深度和广度超越了我以往的经验,然而我们也都很有默契的保持着距离。(推荐阅读:

你问我是什么原因?或许是深怕一下喝完就没了而格外小心翼翼。他是一瓶小奢又美好的 Comtes,能带给女孩们优雅又有分寸的幻想。然而幻想终究敌不过现实。当我试着想把幻想拉近现实时,原应持续下去的香气和尾韵就这样硬生生的消失了。

Comtes 围绕着清新怡人的柑橘和小白花的香气,高酸度的骨干做为主轴性格很到位,大概因为是100% Chardonnay 的白中白,是一支知性的酒,细致的气泡给人很从容不迫的趣味,回味的长度有些单薄而有点可惜。虽是缺点,也是特色。(同场推荐:

说实话,我认为这支 Comtes 没有达到我前述的100分魅力男人的水准,但是在生活中能碰到这样的他也已经相当难得。有的时候不完美反而让人难以忘怀,不是吗?

不知道有缘喝过这支酒的各位女士们同不同意我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