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受欢迎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晚上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在一段好似注定会结束关系的两个人,都曾感到一种矛盾的心情,既想被爱,又觉得自己不值得被人爱,反反覆覆。最后两个人选择放手,在关系最美丽的时刻,符合当初的注定,却忘了自己也有改变这一切的可能。(推荐阅读:

我明白太放不开你的爱,太熟悉你的关怀。分不开,想你算是安慰还是悲哀?而现在就算世界都停摆,生命像尘埃。分不开, 我们也许反而更相信爱。

亲爱的海苔熊:

我们都知道这是一段注定会结束的爱情,但究竟是哪一天,确切是哪一天,我们在每次吵架时都感到特别慌,却又特别不想放开。但是有必须放开的理由,他说自己配不上我,也不愿意为了我做其他改变,我也不要他这样。 我们说穿了,都不是相信爱情的人,所以只想活在当下。(同场加映:

We killed flowers because we think it's beautiful. We killed ourselves because we think we are not.

— 绮拉,2016/2/28 上午 2:17:04

亲爱的绮拉:

你的故事很短,却深深地钉进我的心里,那句“我们都知道这是一段注定会结束的爱情”,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一个让我现在打起字来都会鼻酸的故事。

“在一起的第一天,他就告诉我,他不会和女朋友分手。我很清楚,我以为我可以克服,我以为我不在乎,我以为只要他爱我,就算是一半也好。他说他很糟糕,他有很多的缺点,我跟他说我也是、我甚至没有办法好好的去爱一个人。

于是我们两个人都像孩子一样拥抱着哭了,到今天我才明白,那是一种纯然地被懂 — 原来不是只有我觉得自己不好,还有人愿意陪我一起不好。”她说,直到今天我还可以感觉得到她声线里面的颤抖。(推荐阅读:

“这样的被懂,让你觉得自己不是孤单的?”我不太确定她的感觉,尝试问问看,没想到我话还没说完,她就低头擦眼泪了。

“恩,有一种在孤岛上,找到另外一个罹难者的感觉。我们一起生火、一起取暖、到夜里就疯狂地做爱、贪婪地过着没有明天的生活。我们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可以多久,但是就是不想要一个人独活。”

“而你们后来果然真的分开了。”

“是啊⋯⋯所以那时候谘商师问我‘所以你打从一开始,就觉得这段感情会结束’时,我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全身起鸡皮疙瘩。我发现每次争吵、每次和好,我都像是在实现自己的预言。一部分的我觉得我们没有未来可言,另外部分的我,却又耽溺于这段关系给我的拥抱和缠绵。

或许我害怕的根本不是分开,而是剩下我自己一个人。而在那背后还藏着更深的害怕是:我不是不相信爱,我只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值得被爱。”

缺乏爱的人,渴望被爱,但又因为不曾好好地被爱,所以在感情里互相伤害,彼此渴望,又让彼此失望,但这个失望又让双方产生更多的渴望。(推荐阅读:

于是他们常常分别,偶尔见面,总是担心着有一天会分开,但却又放不开。因为是彼此的重要他人,最熟悉的关怀往往也能够带来最大的伤害。

有些人会在在一起的一开始就说,他配不上你,也不愿意为你改变。那些听到对方说这句话的人,可能觉得有点受伤、可能告诉自己不强求也是一种温柔,但我在想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是:他们之所以不敢强求,是因为害怕失落?

与其,说不相信爱,不如说是不相信自己可以长久地、稳定地、不变地被爱。“我可能也不值得他为我改变吧”他们对自己说,不期不待,不受伤害。

为什么分不开

“你觉得自己和对方半年内会分手的可能性多高?”这是 Koudenburg, Gordijn, 与 Postmes (2014) 用来测量两个人感情稳定度的题目之一,虽然它并不是该研究的主要内容,但我觉得这个测量也指出了一个秘密 — 其实在分手前半年,我们就能察觉到感情有问题。

“明知道没有结果,但为什么还是不愿意放手”常常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答案,直到最近看到的一则演讲真的是豁然开朗:

“我们不会渴望已经拥有的东西,真正让我们渴望的东西有两种,一种是可以看得到,却又吃不到的东西,另外总是你本来拥有,却不慎失去的东西。”— 整理自 Esther Perel (2015)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一脚踩进没有结果的感情,都有可能让我们陷入这种进退维谷的窘境。我们在感情里面缺乏安全感的时候,通常会做出两种事情:过度投入,或假装不在乎,然后在这两种焦虑里,却伤害了那些很靠近我们的人(熊按:失去他/她之后:佛洛伊德谈失去、复原与重生)。

“我们扼杀花朵,是因为它的美丽;我们扼杀自己,是因为我们自认并不美丽。”你在信件的最后这么说,一开始我看了觉得有点黑暗,但后来我在想,如果你也开始愿意接受自己是漂亮的,是不是也就不必再残害下一朵花?

“你所需要做的,不是要你成为别人,而是让你成为你自己。”—《功夫熊猫 3 》

也许有一天,当寂寞的尘埃都沈淀,或许我们还是不太敢相信爱情、或许我们还是会害怕会在一段感情里失去,但我们也开始愿意让自己“在非常脆弱的时候怀念你”,愿意让自己,成为自己,就好。(同场加映:

听完了海苔熊说完故事后,有没有想起些什么呢?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开始发起呆,想起许多往事?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想起某个人、某个小动作、某个让你感到伤心或幸福的时刻?

每一首歌,都带着记忆走来,写下你的故事,让海苔熊以心理学视角,理解你的伤口、轻抚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