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拼命奔向成为大人的道路之前,你有想过,“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吗?“成熟”对于年轻的我们来说是诱人的,再过一段时间,“年轻”开始成为我们内心的蜜糖,在这样的轮回里,我们不解为什么还是不满足,你可能开始对一切的变化感到坦然、对于外界的称赞淡然以对,当你清楚自己的样子,一切都豁然开朗。(同场加映:成为大女子的路上,我们一路舍弃,一路捡拾,慢慢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老妹,妳还记不记得少女的时候,那个学会化妆的周末夜,妳第一次踩着夜市买的高跟鞋,骄傲地赴朋友的邀约;搭捷运的时候,妳记得旁边的型男多看妳好几眼,路上还被高调的外国人吹口哨;妳生平第一次走进 Pub,吧台边的男人看妳看得嘴巴合不拢,而就在妳找到位子坐下的时候,对面的朋友第一句话就是“妳看起来好成熟。”。

是的,那时候的我们,觉得成熟是一件了不得的称赞:那代表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大人、可以开始主导自己的人生、有权利谈自己想要的恋爱、争取自己想要的自由。

成熟让我们觉得有力量,因此年轻时的我们,曾经不管在外貌或是内心里,都拼了命地想要扮演成熟。

可是后来,妳慢慢看见比妳年长的熟女之间,出现了一种妳不能理解的词汇:“冻龄”、“回春”、“抗老化”,再也没有人喜欢被说成熟,“妳看起来好年轻”反而是让人笑得合不拢嘴的官方语言。

妳开始不懂了,为什么女人好像从来没有为自己现在的状态满足过?

老妹哲学:我没有很稀罕年轻时的自己

妳在新闻上,看到日本 80 年代偶像小泉今日子的专访,引起妳的震撼:“老是被说好年轻,我非得高兴不可吗?”

五十岁的小泉理直气壮的表示,自己不喜欢被当美魔女,拒绝崇尚逆龄,认为符合自己年纪的外貌才是理想。

妳恍然大悟。

是的,无论是外表或内在,妳其实都没有很稀罕所谓的逆龄。 现在的妳,拥有少女时期的自己没有的一切:妳的人生有讲不完的疯狂故事、妳的情感被打磨得相当细致、妳能够看得出别人笑里藏刀、听得出别人话中有话、能够对别人的冷箭一笑置之;妳的气质撑得起有质感的衣服、懂得化自己适合的淡妆、妳会说流利的外语,也有足够的勇气和财力带自己去任何地方。

现在的我,是过去的我一心想要成为的女人。

妳有这样的骄傲,因为妳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成为今天这样的自己,而妳也会用自己想要的方式,继续变老下去。

妳有自信,在未来人生的任何时候,妳都会把日子过得好到不想跟年轻的自己换;因为妳,永远都在成为过去的自己,一心想要成为的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