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电影重读——1986 年的巴黎野玫瑰,写下法国新浪潮的爱情经典。爱是疯狂的、颓败的、无畏的,男孩遇见前所未有的一位女孩,她偏执、她笃定、她令人上瘾。第一眼,谁都知道这是悲剧,只是,他们仍想爱下去。(电影同场加映:

“爱情的来临,使人的体温上升 0.2℃。”——电影《巴黎野玫瑰》

活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是为了成为他人心目中的完美模样,生活也好、做人也好、感情也是。

爱上你就算是个错误,我仍然心甘情愿,他人总说:“妳呀,整个人正常正常的,怎么在感情里就老是栽了呢”

其实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在爱上一个人以后,就这样心心念念,毫无怨尤地把对他的爱这么背负在自己身上了,从来没有担心负了谁,反倒担心负了自己的心,在感情里面,如果连自己都不明什么是爱,这世上究竟还有谁能将你的爱重新定义,然后帮你决定呢?

“看你的表情,有一点不确定,眼看被爱情围困的脚步如何看齐,离开了人群,什么都不想听,谁都别问,我早已下定决心,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我还是要爱你,踩着爱情的潮汐,在你我之间来来去去,就算全世界与我为敌,我也不会逃避,我要的不只是爱你而已,我要让所有虚伪的人都看清自己。”——陈绮贞

为什么现代人对于爱情,老是给予一个既定的模样,然后将那个模样称作“幸福的样子”。

有时候真觉得,难的也许从来就不是爱情,而是谈一场,符合所有人期望的爱情。

包含该与什么条件的人在一起,在感情里应该要如何做个理性的人,该如何经营一个大家公认幸福的样貌,好像幸福老早就拥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在那个方框之外,都不能称作幸福。

我以为爱情只问甘不甘愿,不问值不值得,因为值不值得都得到好久好久以后,你才会回头看看这段爱情,在这不长不短的人生里,究竟值不值得,又或许,这还需要一点比较,比方,实质与心灵上,都是需要探讨的层面。(同场加映:

可是面对一段感情,一种爱的感受,最先面对的应该是自己究竟甘不甘愿,若是那些眼泪与午夜低回,你都甘愿承受,那么爱情就是他人无从置喙的了。

就算全世界都与你为敌,你也想要爱,那究竟还有什么阻挠着你呢?

爱情是很复杂的东西,它有时候很讨人厌,也许花上大半辈子的时间,你才发现原来当时那个模样称作“爱”,抑或是,很久很久以后才发现,那时以为的爱,其实根本不是,那只是一时的,姑且称作浪漫的情怀。

“我想我原是一床棉絮 / 本身没有温度 / 只因被畏寒的你所需要 / 冷中相拥 / 竟就有了予人温暖的能力”──〈厚棉被〉,陈依文

在爱情里,或许就只是贪图那个相拥后,交换体温的时刻,寒冷的两个人相拥以后,就有了温度,也才明瞭,原来我们都还有予人温暖的能力,在这么冷冽的城市里。

就算全世界都与自己为敌,也要爱你的那种勇气与无畏,无论什么时候,都不应该忘记,别多过问他人,因为他们都不是你。

跟着电影去买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