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期待的李安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未来3D”版 (120 FPS 3D 4K)在君品酒店举办记者会,女人迷为你全程做文字纪录直击,听听李安聊他颠覆时代的勇气。新片最高规格为每秒120格、4K画质、3D立体影像,全票800元,将在京站威秀播映。(同场加映:

“我想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逼真效果,让人体验什么是真正的临场感,每秒 120 格的流畅程度,就像真实世界一样。”——李安

当观众已经习惯于每秒 24 格的画面,李安大胆于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提出未来 3D 概念,选用每秒120格的超高速摄影,体现真实感,并将 3D 技术首度用于剧情长片,颠覆过往大家对“特效大片才适用 3D”的既定印象。

李安的新片,无疑将带来一场电影变革。每秒 120 格的超高速摄影,放大演员所有细微动作,对演员而言,考验其表演功力,开启新的表演方法。对观众而言,更是前所未有的感受,我们能够重新想像,真实与虚拟之间的界线,会不会根本并不存在?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记者会现场更新

三百多个人的记者会现场,闹哄哄的,两点到了,所有人都在等待李安。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记者会开始,主持人开场,揭示一秒一百二十格的影像效果,影像传输的效能,将达到电影史上从未看过的规格。台北会是首映城市,也是全球五个城市中(洛杉矶、纽约、北京、上海、台北),以最新技术呈现的城市之一。

以下为李安发言节录,

这次回来台湾,看到很多热情的媒体,觉得很感动。我们说未来 3D,但其实不是未来了,已经是现在式了。

我在拍少年 pi 的时候,感觉有个未来在那边,但我不知道怎么做。在我心里面,我们的数位电影允许我们做三维的世界,电影是写实照相术的艺术,去做抽象的东西,去说故事,他的影像本身已经比较真实了。

我现在做的东西,就是数位的突破,更接近我们用两眼望出的世界。我其实不是为了做动作片,做大场面,我很纯粹地,是想把脸看清楚。

通常我们拍脸,因为有闪动,24 格,平面,和我用真的眼睛看人,跟看很好的演员表演不太一样,我一直觉得很可惜,我的电影捕捉不了真实。所以我希望未来电影是,跟眼睛看出去的很像,又同时不遗失他的戏剧性。

我现在已经六十几岁了,我不想等待未来我现在就想看到。拍片我也是新手,我还在学习,先做出来给大家感觉看看。

这部电影不是新,而是贴近真实

我觉得自己有个最大长处是我不懂电脑,不懂技术,我是“不知民间疾苦”的导演,我一直要求,一直有所理想。我常常要求以后,别人就跟我说“没人这样要求过”,我才知道喔原来是这样。

所以对我来说,反而不是新,我是用最老最久的方式在做。普通 3D 讯息,40 倍的讯息,很简单的镜头我用了很久,还拍不出来,心里也害怕。

我是觉得很幸运,艺术其实也是一种实验,你一成不变的做,那就等于办公了是不是。我喜欢冒险做一些新的尝试,我喜欢冒险的过程有新的东西生出来了。

你慢慢感觉看电影不是置身事外去看别人的事情,而是你走进去了,那就是你的一部分人生。最大的突破,是你看电影的基本心态改变了,你用一种新的方式与故事结合,互动关系改变了。这对我来说是新的启发与新的挑战。

电影是重新体验与重新创作的过程

艺术不是你有什么东西,而是你没有什么东西。差距是你的艺术。

24 格有 24 格的艺术,120 格有 120 格的。我很有意识地要跟过去的表演方式有所不同,我会遇到挑战,光不够立体,动作不够大......等。现在我们的影像有了立体感,我们也需要有所调整,而这个调整,都是艺术创作的本身。

每个版本我都重新创作了一版,过去几个月,我就是在做这件事。这是对电影重新体验,重新创作的过程。其他是看 24 格跟 3D 这是我亲手下去做的。即使我用 24 格放,也比一般的电影更清楚,我把很多东西混进去了。比以前有更多进步。

Q&A 提问:不可能的事,我才有兴趣

Q:这是全新的规格,克莉丝汀史都华专访时也提在片场常常跟不上你拍摄的速度,请问导演要如何请演员改变新的表演方法?

A. 在拍片前,我有跟他们先警告了。这部片不能化妆,必须素颜,我们有保养师,气色看得进去。我知道演员一定会不太有安全感,他们一定都有一个安全网,但是如果你表演看起来就是像表演,那就不真实了。演员也有些习惯动作,必须要打破。

我也在观察摸索中,我邀请演员跟我一起。他们也都把自己豁出去了,演员也是,工作人员也是,你要提醒自己,am i good enough for the job。其实不是学习了,因为我们没有老师。

你做成惯性的东西,你不对了你都不晓得。其实很多事情,是不一定要这样做,你并不知道。

我们敢这样做,也是觉得骄傲了。不光是害怕,害怕的背后是兴奋地,觉得有点新鲜感。我是关起门,自己研究,没有汇同其他大导演商量,我光是自己研究,就已经非常头大了。

别人说我疯狂,看到成品我确实相信,有这样一个媒体在那边,等着我们去探索它,去开发它。我也期待我的同业未来跟我一起。

Q:导演曾经说,拍《喜宴》时沮丧时几乎要捶墙了,到《绿巨人浩克》时,你说被扒了一层皮,这次你会如何形容自己的状态与心力交瘁?

A. 很多人问我你想没想过放弃?我说有,每天至少想三次。拍完《卧虎藏龙》我觉得我都要去退休了。

一方面我折磨自己到不行了,你要突破业界还有大家的观影习惯,这是很难很痛苦的事情。我不管是从电影的语言,文化的背景,到技术观影习惯突破,好像《卧虎藏龙》以后,只是困难的事我还没兴趣,不可能的事我才有兴趣。

一方面我觉得很累,一方面我觉得有挑战我才有劲。不拼命的时候,好像做电影也没什么意思,不做电影我觉得更没有意思了。我们这种人,大概这辈子就来干这件事,我就是做到做不动,

这东西才刚开始,我觉得我等不到了,所以我跳下去做了,觉得自己有个责任感。我自己是很折磨的,却又想到一个比较大的世界在那,我们人类看电影,心理活动是如何呢,我想我能做这个东西,我就觉得我有责任把它实验出来,让我来吃这个苦头。

我当然会抱怨,但我的满足感跟刺激感也是很多。我不去问为什么了,因为有意思我就可以前进了。

你说这片子为什么要这样拍?对我来说,我们能不能用更清晰的方式去做梦?在下个梦出现之前,我想先回归到真实。就像在《少年 Pi 的奇幻旅程》里头一样,他有第二个故事,但我也要不停地去创造第一个故事。(同场加映:

Q:导演是否方便用简单的语言,让大家想像未来 3D 可能是什么样的观影感受?

A:未来 3D 不是我取的其实,对我来讲就是数位电影。这个 3D 有深有浅,我们座标有 X 轴 Y 轴,我现在是加了 Z 轴进去,你两个眼睛不停扫描,在脑子里产生一个印象,跟电影活动是相像的。

若要形容,高格数就像你看慢动作,看得好清楚,但是动作并没有慢下来。过去电影 24 格,一直会有格数限制,我们很难做突破,太快就看不清楚了。但是静态里头,也有很多活动。

他不是未来这么玄,是我们跟电影的关系其实还停留在胶片,但科技早已经到另一个媒体了,只是我们人脑还停留在过去。

这样的电影,感觉很写实,身历其境,这个观众要自己决定:我看电影喜欢置身事外,还是置身其中?

电影是个 show-me business,我讲得太多,都没有现场看来得震撼。我们的眼睛是 8 K,16 K,我的电影是 4K,但我觉得突破了,电影就是另一回事情。我希望大家可以去比对不同版本,这次我出了三个版本,电影本身的差异与再创作,都是很有意思的。

Q:导演是先有了技术,才遇到故事,还是先有个故事,才遇到技术?

我先想做这件事情,接着遇到这个故事。这部片,技术在先,但是我在资金上受到很大的挑战,延了一年多还在找。

一个新的东西出来,你总也要给观众一个理由。我觉得这个技术的突破,是很像军人打仗的状态,对周遭环境一切都敏锐,当他们回来被放在中场表演里,他们的情绪是受不了的。我把战场跟个半场秀放在一起,有个冲突感出现。先有技术,然后出现了故事。

当我们眼睛看得清楚,我们就可以很主观的,让每个观众都假装自己是比利林恩,打造很强烈的认同感。

Q:第一次与儿子李淳一起拍片,感觉是什么?

我拍下来,觉得父子可以一起工作那是愉快的事。其实我对演员是非常折磨的,对于自己的孩子,难免有点保护心态。保护孩子的心态跟训练演员的习性,是挺不相容的,但这次我觉得算是挺好。

我将来还希望继续拍,太多东西我不懂了,我想继续钻研下去。我不知道大家看完 120 格,还愿不愿意回头看 24 格,但如果可以,推荐大家每个版本都看过一次,比对其中的差异。

Q:导演建议我们看这部片,预备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我觉得什么样的状态都可以看,我希望大家看电影,都是觉得忘我的。忘我,是我的工作,不是观众的工作。像我,我喜欢脸部的特写,去观察脸部的细致表情,让我觉得有种亲密感,细腻感。

我有个迷糊却也坚定的信念,我就是要看到这部片。

你不要把别人口中的可以与不可以当作一个定律,你想做你就要去做了。你不去挑战它,你不让人看见未来的希望是什么,电影的演进就慢了。实验就是这样嘛,有时候你也去做点笨事,笨的人用笨方法一直试,有时候就灵光一闪了。

技术还是比较简单的,你拿这个技术要怎么做艺术,这更难的一回事,更难是改变这个世界的既定习惯。

我想的是,一个媒体出来,你有个应对方式,你要用这样新的媒体,来呈现艺术。媒体本身没有高下,不同的媒体要有不同的反应。

Q:导演你挑战过各种类型,每每有大家意想不到的挑战,这次对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通常一般讲得比较迷迷糊糊的电影类型,像是歌舞片或是爱情片,我想用新的媒体型式、新的视觉效果去做个突破。这部片之后,我希望去尝试比较虚幻的东西。包括似有似无的爱情,比较奇幻的电影类型,用新的媒体技术来做做看。

结束问答时间,李安离开前慢慢地站起身,朝媒体席挥了挥手,我感觉到近未来的重量在他身上,他的步伐不疾不徐,但从头至尾,都没有放弃过前进的信念。感谢李安,用一部电影,让未来与现在更加靠近。

走入《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故事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改编自广受好评的畅销小说、班方登(Ben Fountain)所着的《半场无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以媲美美式足球超级杯的感恩节美足赛事为背景,描写年轻士兵比利从枪林弹雨战场上回到美国,只为了在歌舞升平的比赛半场时段接受英雄表扬,残酷血腥“战场”与虚伪和平“半场”形成讽刺对比。

参与演出除了新生代演员乔艾文,还有知名演员包括冯迪索、克莉丝汀史都华、盖瑞特荷德伦、克里斯塔克、史提夫马丁、李淳。

不再失真的电影画面!四问四答解码未来 3D 概念

Q:关于未来 3D,我们到底会看到怎么样的画面?

A:第一是这版本画面解析度可以达到 4096 X 2160,除了解析度是一般银幕的4倍,通常一般数位 2D 或 3D 电影的整体影片档案大小约 100-200GB 的容量,但本片为超高帧率影像,加上饱和精纯的色泽,容量达到 40TB!所以这次播放设备都是全世界最新科技的大合作,光是媒体伺服器就能处理每秒  32GB 无压缩讯号。此外,此规格颜色表现因为透过雷射光源,可完美呈现绝对真实的颜色。

Q:那跟我过去看的 3D 不同吗?

A:过去的 3D 影片观众看到的亮度约为2.5-4.5fL(英尺朗伯),这版本的亮度高达 28fL,等于是以往你看到 3D 电影的 9 倍之多,可见李安继《少年Pi的奇幻漂流》后再度打造全新 3D 体验。

Q:那整体硬体设备不就花大钱?

A:是的,因为除了要改装影厅,另外要组合强大的雷射光源系统,全球画格处理最快的投影机、全球最顶尖的媒体伺服器等,调校设备等成本,目前光为了放这部片就要花出 3000 万的投资成本。

Q:所以全世界有几个影厅播映此版本?

A:全球只有 5 家戏院,分别是美国洛杉矶、纽约、中国北京、上海以及台湾台北京站威秀影城。所以影迷朝圣绝对要来一趟,这是你此生必看的版本!新片最高规格为每秒120格、4K画质、3D立体影像,全票800元,将在京站威秀播映!